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西遊記補-續西遊記 第 9 頁


拂一拂,輕噴半口法水,低唸一聲:「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敕。」字又 不響。 行者暗暗可憐那道士,便又活着兩眼,叫聲:「大王親夫在那裡?」項 王大喜,登時就賞黃衣道士碎花
作者:待考 / 頁數:(9 / 260)

拂一拂,輕噴半口法水,低唸一聲:「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敕。」字又

不響。
行者暗暗可憐那道士,便又活着兩眼,叫聲:「大王親夫在那裡?」項
王大喜,登時就賞黃衣道士碎花白金一百兩,送他回廟;忙來扶起行者,便
叫:「美人,你為何這等嚇人?」行者道:“我卻不知。但見榻邊猢猻又走
進來,我便覺昏昏沉沉,被道士一口法水,只見他立腳不定,徑往西南去了。
如今我甚清爽,飲酒去罷。”項羽便攜了行者的手,走下高閣,徑到花雨樓
中坐定。但見鳳燈搖秀,桂燭飛暉,眾侍女們排班立定。酒方數巡,行者忽
然起身,對項羽道:「大王,我要睡。」項羽慌忙叫:「蘋香丫頭,點燈。」
兩個又攜了手,進入洞房,吃盞岕茶,並肩坐在榻上,行者當時暗想:“若
是便去了,又不曾問得秦始皇消息;若是與他同入帳中,倘或動手動腳,那
時依他好,不依他好?不如尋個脫身之法。”便對項羽說:“大王,我有句
話一向要對你說,只為事體多端,見着你就忘記起了。妾身自隨大王,指望
生男長女,永為身後之計,誰想數年絶無影響。大王又戀妾一身,不肯廣求
妃嬪。今大王鬢雪飄揚,龍鍾萬狀,妾雖不敏,竊恐大王生為孤獨之人,死
作無嗣之鬼。蘋香這侍兒天姿翠動,煙眼撩人,吾幾番將言語試他,倒也有
些情趣,今晚叫他伏侍大王。”項王失色,道:「美人,想是你日間驚偏了 心哩!為何極醋一個人,說出極不醋一句話?」行者陪笑道:“大王,我平
日的不容你,為你自家身子;今日的容你,為你子孫。我的心是不偏,只要
大王日後不心偏。”項王道:「美人,你便說一萬遍,我也不敢要蘋香。難 道忘了五年前正月十五觀燈夜,同生同死之誓,卻來戲我?」行者見時勢不
能,又陪笑道:“大王,只怕大王拋我去了,難道我肯拋大王不成?只是目
-7
-

下有一件事,又要干瀆 。”
孫行者不是真虞美人,虞美人亦不是真虞美人。雖曰以假虞美人,殺假虞美人可也。
① 干瀆 dú,音讀——冒犯。
-8
-

第 七 回

秦楚之際四聲鼓 真假美人一鏡中
項羽便問:「美人何事?」行者道:“我日間被那猴頭驚損心血,求大
王先進合歡綺帳,妾身暫在榻上閒坐一回,還要吃些清茶,等心中煩悶好了
才上床。”項羽便抱住行者,道:「我豈有丟美人而獨睡之理?一更不上床, 情願一更不睡;一夜不上床;情願一夜不睡。」當時項羽又對行者道:“美
人,我今晚多吃了幾杯酒,五臟裡頭結成一個磈礧世界。等我當講平話相伴,
二當出氣。”行者嬌嬌兒應道:「願大王平怒,慢慢說來。」項王便慷慨悲
憤,自陳其概;一隻手兒扯着佩刀,把左腳兒斜立,便道:“美人,美人,

我罷了!項羽也是個男子,行年二十,不學書,不學劍,看見秦皇帝蒙瞳 ,
便領着八千子弟,帶著七十二范增,一心要做秦皇帝的替身。那時節有個羽
衣方士,他曉得些天數;我幾番叫個人兒去問他,他說秦命未絶。美人,你
道秦命果然絶也不絶?後邊我的威勢猛了,志氣盛了,造化小兒也做不得主
了,秦不該絶,絶了;楚不該興,興了。俺一朝把血腥腥宋義的頭顱兒掛起,
眾將官魂兒飛了,舌兒長了,兩腳兒震了,那時我做項羽的好耍子也!章邯
來戰,俺便去戰。這時節,秦兵的勢還盛,馬前跳出一員將士。吾便喝道:
『你叫什麼名字!』那一員將士見了我這黑漫漫的臉子,聽得我廓落落的聲
音,噗的一響,在銀花馬上翻在銀花馬下。那一員將,吾倒不殺他。歇歇兒,
又有一個大將,閃閃兒的紅旗上分明寫着 『大秦將軍黃章』。吾想秦到這個
田地也不大了,忽然失聲在戰場上呵呵的笑。不想那員將軍見俺的笑臉兒,
他便骨頭兒粉碎了,一把槍兒橫着,半個身兒斜着,把一面令旗兒亂招着,
青金鑼兒敲着,只見一個金色將軍看定自家的營中趲着。那時俺在秦營邊,
發起火性,便罵章邯: ‘秦國的小將!你自家不敢出頭,倒教三四尺乳孩兒
拿着些柴頭木片,到俺這裡來祭刀頭!’俺的寶刀頭說與我: ‘不要那些小
廝們的血吃,要章邯血吃!’我便聽了寶刀頭的說話,放了那廝。美人,你
道章邯怎麼樣?天色已暮了,章邯那廝徑領着一萬的精兵,也不開口,也不
打話,提着一把開山玉柄斧,望俺的頭上便劈。俺一身火熱,寶刀口兒也喇
喇的響了。左右有個人叫做高三楚,他平日有些志氣。他說: ‘章邯不可殺
他,還好降他。我帳中少個燒火軍士,便把這個職分賞了章邯罷。’俺那時
又聽了高三楚的說話,輕輕把刀梢兒一撥,斬了他坐下花蛟馬,放他走了。
那時節,章邯好怕也!”
行者低聲緩氣道:「大王,且吃口茶兒,慢慢再講。」項羽方纔歇得口,

只聽得樵樓上鼕鼕 響,已是二更了。項羽道:「美人,你要睡未?」行者道:
「心中還是這等煩悶。」項羽道:“既是美人不睡,等俺再講。次日平明,
俺還在那虎頭帳裡呼呼的睡着,只聽得南邊百萬人叫 『萬歲,萬歲』,北邊
百萬人也叫『萬歲,萬歲』,西邊百萬人也叫『萬歲』,東邊百萬人也叫‘萬
歲’。俺便翻個身兒,叫一貼身的軍士問他: ‘想是秦皇帝親身領了兵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