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合錦回文傳 第 5 頁


這薛尚文是個坦白無私、剛腸疾惡的人。這賴本初雖外貌溫雅,此中卻甚是曖昧。一日,梁生讀書之暇,取出自己平日著作及前所譯璇璣圖詩句,與兩個表兄看,兩個各讚誦了一番。梁生又說起所藏半錦,
作者:待考 / 頁數:(5 / 69)

這薛尚文是個坦白無私、剛腸疾惡的人。這賴本初雖外貌溫雅,此中卻甚是曖昧。一日,梁生讀書之暇,取出自己平日著作及前所譯璇璣圖詩句,與兩個表兄看,兩個各讚誦了一番。梁生又說起所藏半錦,兩個求來一看。時尚書屋

梁生隨即取出,又各賞鑒了一番。賴本初便道:「璇璣圖向為宮中珍秘,後散失在外,尋求未獲,今賢弟所藏,雖只半幅,然片錦隻字,無非至寶。近聞內相楊復恭懸重賞購求此圖,吾想楊公權勢赫奕,正在一人之下,賢弟何不把這半錦獻與楊公,到可取得一套富貴。」梁生未及回言,只見薛尚文正色厲聲道:「賴表兄何出此語?楊復恭欺君罔上,罪不容誅,我恨不即斬此賊。時尚書屋
讀書人要明邪正,爾今在未進身之時,便勸人阿附權關,他日作事可知矣。」賴本初被他搶白了這幾句,羞得滿面通紅,無言可對,但支吾道:「我是說一聲兒耍,如何便認真。」梁生笑道:「弟固知兄戲言耳!吾輩豈貪慕富貴,趨炎附勢者乎?」賴本初羞慚無地。正是:
一正一邪,閒日便見。
後日所為,于斯伏綫。
自此,賴本初深怪薛尚文,薛尚文又深鄙賴本初,兩下都面和心不和。梁生明知二人志行優劣不同,然只是一般相待。兩個把文字來請教他,他只一樣從直批閲。文中有不妙處,即直筆塗抹。時尚書屋
賴本初卻偏有心私,把文中塗抹處暗地求梁生改好,另自謄出,送與梁孝廉看。薛尚文卻只將原筆呈覽。梁孝廉看了,只道賴家外甥所作勝過薛家外甥。一日,梁生批閲薛尚文的文字,也替他隨筆增刪改竄停當。時尚書屋
薛尚文大喜,隨即錄出。才錄完,恰好梁孝廉遣人到來,討文字看。薛尚文便把錄出的送去。梁孝廉也便讚賞說道:「此文大勝於前。」
賴本初聞知,十分妒忌,心生一計,要暗算他。原來,賴本初奸猾,凡求梁生改過的文字,另自謄出之後,即將原頁焚燒滅跡。薛尚文卻是無心人,竟把梁生所改的原頁撇在案上,不曾收拾,卻被賴本初偷藏過了。等梁孝廉到書館來時,故意把來安放手頭,使梁孝廉看見。時尚書屋
梁孝廉見了,默然不語,密喚梁生去埋怨道:「你如何替薛家表兄私改文字來騙我。」梁生見父親埋怨,他更不敢說出賴表兄文字也常替他改過的話。梁孝廉一發信定,薛尚文的文字不及賴本初。正是:
直道終為枉道算,無心卻被有心欺。

一日,竇氏又對丈夫提起瑩波的姻事,梁孝廉道:「我向欲于兩甥之內,擇一以配之。今看起來,畢竟賴家外甥的文才勝,可與瑩波作配。」竇氏笑道:「莫說賴家外甥的文才勝,縱使兩甥的文才一般,畢竟是賴家外甥相宜。」梁孝廉道:「這卻為何?」竇氏道:「薛甥是貴家子弟,少甚門當戶對的姻事?賴家外甥是無父無母依棲在人家的,急切沒人肯把女兒嫁他。時尚書屋
我和你雪中送炭。可不強似錦上添花?」梁孝廉點頭道:「說的是。」兩個主意定了,便教身邊一個養娘張嫗把這話傳與賴本初知道。賴本初喜出望外,從此改稱假父為岳父,假母為岳母。時尚書屋

正是:

不須媒妁,不須行聘。
百年大事,一言為定。
賴本初既做了養婿,便分外親熱,不像薛尚文客氣,相形之下漸覺薛尚文疏遠了。薛尚文想道:「小賴的文才未必強似我,卻被他用詐謀賺了這頭親事。」心中甚是不平。一日,出外散步而歸,只見小廝愛童在廊下煎茶,口中喃喃吶吶的怨說賴官人不好。時尚書屋
薛尚文喚問其故。愛童道:「賴官人常哄我到後書房去,弄我的臀,弄得我好不自在。」薛尚文大笑道:「原來,他外面假老實,卻這般沒正經。」愛童道:「他不但弄我的臀,連裡面張養娘的臀也被他弄過。」
薛尚文聽說,一發疑怪,因細問其事。愛童道:「前夜我起來出恭,不知書房門怎地開着,因走到門邊看時,月光下,只見張養娘像馬一般的爬在地上,裙褲都褪在一邊,露出臀兒。賴官人立着在那裡弄,被我看見了。他兩個吃了一驚,再三叮囑我,教我不要說,賴官人還許把錢與我。時尚書屋
如今,錢不見他的,卻又要哄我到後書房去做甚勾當,好不識羞。」薛尚文聽了,拍手笑道:「那張養娘不就是常出來的這老嫗麼,我看他年紀也有四十多歲了,怎還恁般風流。」愛童道:「他人老,性不老哩!」薛尚文呵呵大笑,便做下四句七言俚詩道:
老娘偷約小冤家,潛向書齋作馬爬。
童子不知背水陣,對人錯說後庭花。
又做四句五言俚詩單嘲賴本初道:
老賴真無賴,色膽天來大。
男女一齊來,老少都相愛。
薛尚文將這俚詩寫在一幅紙上,正在那裡笑。不期梁生走來,見了問知其事,失驚道:「不想賴兄做出這等沒正經的勾當。然此醜事不可外揚,吾兄還須隱人之短,切勿宣露。」薛尚文應諾。時尚書屋
過了一日,梁生另尋別事,教母親把這張養娘打發了去,連愛童也尋別事打發去了。另撥一個家人管了門,換老蒼頭梁忠來書房伏侍。處置停當,把這些醜話都隱過,並不向父母面前說破,就在賴本初面前也略不起。正是:
少年老成,十分涵養。
處置得宜,汪洋度量。
薛尚文見梁生恁般處置,又忠厚,又老成,十分敬服。梁生又想:「表妹瑩波既已長成,何不早與賴兄婢娘,省得這頑皮又做出甚事來。」正要將此意對母親說,不想梁孝廉忽然害了痰症,中風跌到,扶到床上,動彈不得。慌得竇氏連忙請醫調治。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