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合錦回文傳 第 8 頁


」一日,又有一個秀才來送禮謁見,那人姓奕,名雲,字生棟,是本州一個富家子弟,也是用薦書入泮的。柳公與他敘話間,曉得他家西席尚虛,因便把梁生薦與他道:「你學識未充,不可無明師良友之助
作者:待考 / 頁數:(8 / 69)

」一日,又有一個秀才來送禮謁見,那人姓奕,名雲,字生棟,是本州一個富家子弟,也是用薦書入泮的。柳公與他敘話間,曉得他家西席尚虛,因便把梁生薦與他道:「你學識未充,不可無明師良友之助。本州學生梁棟材是個佳士,何不去請教他?」奕雲鞠躬領命。正是:

求薦不薦,不求友薦。既說不薦,忽然又薦。邑中另有高才,堂上自具別眼。
奕雲領了柳公言語,回到家中,便與一個慣幫閒的門客時伯喜商議道:「我久聞梁棟材的名字,今又蒙太守相薦,便請他來做個相資朋友也好。但他是個孝廉公子,又在盛名之下,不知可肯出來處館。」時伯喜道:「這不難,大官人可寫個名帖付我,待我先到他家致意探他,若肯相就,然後致聘便了。」奕雲大喜,便寫帖付與,教他速去拜望了回報。時尚書屋
伯喜領命而去。原來,這時伯喜乃來家最用事的幫閒門客,性極奸貪。欒雲卻信任他,每事必和他商議。向有一篇二十回頭的口號,單笑那幫閒的道是:
幫閒的要走通腳頭,先要尋個薦頭。初時伺候門頭,後來出入齋頭。設事要來騙飯吃,討個出頭。抓着兩個肩頭,看著人的眉頭,說話到忌諱處縮了舌頭。時尚書屋
酒席上慣坐橫頭,吃下飯只略動些和頭。大老官忘了酒令,他便提頭,大老官有罰酒,他便做個寄酒戶頭。與大老官猜枚,詐輸幾個拳頭,席散要去討個蠟燭頭。若要住夜,趁別人的被頭。時尚書屋
陪大老官閒走,他隨在後頭;與大老官下棋,讓幾着棋頭。大老官賭錢,捉個飛來頭;大老官成交易,做個中人頭。托他買東西,落些厘戥頭;托他兌銀子,落些天平頭。托他與家人算賬,大家侵匿些賬頭。時尚書屋

總之,只幫得個興頭。若是大老官窮了,他便在門前走過,也不回頭。
話說的幫閒之輩,大人家原少他不得。難道都是這般賤相?其中原有好歹不同,若論歹的,逞其奸貪伎倆,設局哄騙大老官,莫說這二十四頭,就比強盜也還更進一頭。若是好的,他每事在大老官面前說幾句好話,這些大老宮往往有親友忠告善道說他不聽的事,卻被幫閒的于有意無意之間,三言兩語,他到伏伏的聽了。這等看來,幫閒的也盡會幫人幹得幾件好事。時尚書屋
莫笑他這二十四頭,卻到也頭頭是道。
閒話休提。且說時伯喜當日拿了欒雲的致意帖,自己也寫了個眷晚生的名帖,徑到梁家來拜望,卻值梁生不在家中。原來,梁生因父病未痊,那日要出外問卜,喚梁忠隨着去了。只有賴本初在家,當下便出來與時伯喜相見,叩其來意。時尚書屋
伯喜將柳公稱薦梁生、欒雲托他致意的話備細說了。本初想道:「我本求柳公薦我,不想到薦了他。」因便心生一計,對伯喜道:「舍弟蒙欒兄錯愛,又承老丈賜顧,足感盛情。今偶他出,有失到展。時尚書屋
歸時,當商酌奉覆。」伯喜道:「在下只道先生就是用之先生,原來卻是用之先生的令兄,不敢動問名號。」本初道:「賤名梓材,賤字作之。」伯喜道:「適間不曾另具得一個賤刺來奉拜,深為有罪。時尚書屋
令弟回府千乞鼎言,在下明日來專拜先生,便討回音也。」本初便道:「不勞尊駕再來,明日學生當造宅拜覆,請問尊居在何處?」伯喜道:「舍下只在郡治之西一條小巷內,但怎敢勞動台駕?還是在下來候教便了。」說罷起身,告辭而去。
少頃,梁生回家,本初把這話與他說知。梁生沉吟道:「父親有病,小弟正要侍奉湯藥,如何出去處得館?」本初便道:「我看起來這館原不是賢弟處的,那欒兄既慕賢弟之名,又奉柳公之命,便該親來拜謁,如何只遣門客代來?這就是不敬了。此等膏粱子弟難作緣,不如決意回了他罷。」梁生道:「說得有理,明日待我去答拜那姓時的,就便回他。」
本初道:「欒生棟既不自來,賢弟亦何必親去?今日那姓時的原只見得我,明日也待我替你去走一遭罷了。」梁生道:「如此最好。」便寫個致意回帖,並答拜的帖,付與本初。
次日清晨,本初取了二帖,又暗寫自己一個名帖藏在身邊,也不喚人跟隨,逕自往郡西小巷內尋問時家。恰好在巷口遇見了時伯喜,揖讓到家中,敘禮畢。伯喜看了拜帖說道:「在下今日正要造宅,候領回音,如何反勞大先生先旆?昨所云,未知令弟尊意若何?」本初道:「舍弟因家君有恙,奉侍湯藥,不便出門,特托學生來奉覆,別有計較。」伯喜道:「家事從長,既有大先生在宅,尊大人處可以侍奉,令弟便出門也不妨。」
本初道:「雖雲舍弟,實是內弟。學生本姓賴,因入贅梁家,故姓了梁,其實內父止有內弟一子,所以不要他輕離左右。內弟若來就館,恐違父命,若不就,是又恐負了欒兄盛情,並虛了郡尊雅意。今有一個兩全之策在此。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