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粉妝樓全傳中 第 10 頁


豪傑施威,英雄發怒。豪傑施威,慣救人間危難;英雄發怒,常報世上不平。一個舞動玉石欄杆,干軍難敵;一個輪起齊眉短棍,萬馬難沖。一個雙拳起處,擋住了要路咽喉;一個兩腳如飛,抵住了傷心要
作者:羅貫中 / 頁數:(10 / 108)

豪傑施威,英雄發怒。豪傑施威,慣救人間危難;英雄發怒,常報世上不平。一個舞動玉石欄杆,干軍難敵;一個輪起齊眉短棍,萬馬難沖。一個雙拳起處,擋住了要路咽喉;一個兩腳如飛,抵住了傷心要害,一個拳打南山猛虎,虎也難逃;一個腳踢北海蚊龍,龍也難脫,只見征雲冉冉迷花塢,土雨紛紛映畫樓。時尚書屋

話說兩位公子同沈府的家丁這一場惡打,可憐把那些碗盞、盤碟、條台、桌椅、古董、玩器,都打得粉碎,連那些奇花異草都打倒了一半,那開店的只得暗暗叫苦:「完了,完了,先前還說指望尋幾百兩銀子,誰知倒弄得家產盡絶,都打壞了!」不知如何是好,卻又無法可施,只得護定了銀櫃。時尚書屋
且說羅琨等三人,大施猛勇,不一時,把那三十多個打手、十數名家丁、二三十個店內的伙什,都打得頭青眼腫,各顧性命,四下分散奔逃。時尚書屋
沈庭芳見勢頭不好,就同錦上天往後就跑,羅琨打動了性,還望四下里趕着打。胡奎見得了勝,叫道:「不要動手了,俺們出去罷!」羅琨方纔住手,扶了祁子富三人,下了留春閣,胡奎當先開路,便來奪門。才打開一重門,早聽得一片聲喊,前前後後擁進了有二百多人,一個個腰帶槍刀,手提棍棒,四面圍來,攔住了去路,大喝道:「留下人來!望那裡去!」
原來,沈府裡又調了二三百名打手前來,忙來接應,巧巧撞個滿懷,交手便打,沈廷芳見救兵到了,趕出來喝道:「都代我拿下,重重有賞!」三位英雄,見來得凶惡,一齊動手,不防那錦上天趁人閙裡,一把抱住了祁巧雲,往後就走。張二娘大叫道:「不好了,搶了人去了!」
要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7回
  錦上天二次生端 粉金剛兩番救友

話說錦上天抱住了祁巧雲,望後就走。沈廷芳大喜,忙叫家丁捉了祁子富,伺往後去,不防張二娘大叫道:「不好了,搶了人去了!」
胡奎聽見,慌忙回頭一看,見祁家父女不見了,吃了一驚,忙叫二位公子往裡面打來,當下胡奎當先,依着舊路,同二位公子大展威風,往內裡打將進去,沈府中二三百個打手,那裡擋得住,他三人在裡面如生龍活虎的一般,好不利害。
看官,你道滿春園非同小可:有十四五里遠近,有七八十處的亭台,他三個人一時那裡找得路來?沈廷芳搶了祁巧雲,或是往後門裡去了,或是在暗房裡藏了,三人向何處找尋?也是祁巧雲福分大,後來有一品夫人之分,應該有救。沈廷芳同錦上天搶了,卻放在後樓上,復返出來,要想拿三位英雄出氣。時尚書屋
若論三位英雄,久已該將諸人打散了,卻因路徑生疏,再者已打了半日,力氣退了些,故兩下里只打得勢均力敵。不防沈廷芳不識時務,也跳出來吆喝。羅燦便有了主意,想道:「若要顧着打,祁家父女怎得出去?且等俺捉住了沈廷芳,便有下落。」遂混到沈廷芳的身邊,破一步,大喝一聲,一把抓中了沈廷芳的腰帶。時尚書屋
望起一提,望外就跑,眾打手見公子被人捉去,一齊來救時,左有羅琨,右有胡奎,兩條棍如泰山一般擋注了眾人,不得前進。這羅燦夾了沈廷芳,走到門外,一腳踢倒在地。可憐沈廷芳如何經得起,只是口中大叫道:「快來救命!」正是:
魂飛海角三千里,魄繞巫山十二峰。時尚書屋
當下羅燦捉住了沈廷芳,向內叫道:「不要打了,只問他要人便了。」胡奎、羅琨聽得此言,來到門邊,攔住了左右的去路,眾打手擁來救時,被羅燦大喝一聲,腰間拔出一口寶劍,指着眾人說道:「你們若是撒野,俺這裡一劍把你的主人驢頭殺了,然後再殺你們的腦袋。」說罷,將一把寶劍向着沈廷芳臉上拭了幾下。沈廷芳在地下大叫道:「羅兄饒命!」家丁那裡還敢動手:羅燦喝道:「俺且不殺你,你只好好說出祁家父女藏在何處,快快送他出來!」沈廷芳道:「他二人不知躲在那裡去了。時尚書屋
羅兄,你放我起來,等我進去找他們出來還你便了!」羅燦大喝道:「你此話哄誰?」劈頭就是一劍。沈廷芳嚇得面如土色,大叫道:「饒命,待我說就是了。」羅燦道:「快說來!」沈廷芳無奈,道:
「他們在後樓上。」羅燦道:「快送他出來!」
沈廷芳叫家人將他們送出來,家人答應,忙將祁家父女送出來,羅燦見送出人來,就一把提起沈廷芳,說道:「快快開門!」沈廷芳只得叫家人一層層開了門,胡奎、羅琨當先引路,救出祁子富三人。羅燦仗着寶劍,抓注了沈廷芳,悅道:「還要送俺一程!」一直抓到大門口,看著祁子富、張二娘、祁巧雲三人都上了船去遠了,然後把沈廷芳一腳踢了一個筋斗,說道:「得罪了!」同胡奎等出園,順着祁子富的船迤邐而去。時尚書屋
且言沈廷芳是個嬌生慣養的公子,怎經得這般風浪?先前被羅燦提了半天,後來又是一腳踢倒在地,早已暈死過去了,嚇得那些家人,忙忙救醒。醒來時,眾人已去遠了,心中又氣又惱,身上又帶傷,錦上天只得叫眾家人打轎,先送公子回府,他便入園內對開店的說道:「今日打壞多少什物,明日到公子那裡去再算。」掌店的不敢違拗,只得道:「全仗大爺幫襯。」錦上天隨後也向沈府去了,不提。時尚書屋
且講羅燦一路行走,對胡奎說道:「今日一場惡打,明日沈家必不得干休。我們是不怕的,只是兄與祁子富住在長安不得,必須預先商議才好。」想了一會,隨叫家人過來,吩咐道:「你可先將馬牽回府去,見了太太,只說留住我們吃酒,即刻就回來。」家人領命去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