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粉妝樓全傳中 第 11 頁


他們弟兄三人,趕上祁子富船,隨叫攏岸上。祁子富跪下謝道:「多蒙二位英雄相救,不知三位爺的尊姓大名,尊府何處,明日好到府上來叩頭!」胡奎用手扶起,指着道:「這二位乃是越國公羅千歲的公
作者:羅貫中 / 頁數:(11 / 108)

他們弟兄三人,趕上祁子富船,隨叫攏岸上。祁子富跪下謝道:「多蒙二位英雄相救,不知三位爺的尊姓大名,尊府何處,明日好到府上來叩頭!」胡奎用手扶起,指着道:「這二位乃是越國公羅千歲的公子,俺姓胡名奎,綽號叫賽元壇便是。祁子富聞言,忙又跪下道:」原來是三位貴公子,失敬了。「羅琨扶起說道:」不要講禮了。時尚書屋

我們今日打了他,他豈肯甘休,俺們是不怕他的,明日恐怕他們來尋你們,你們卻是弄他不過,那時羊入虎口,怎生是好?「這一句提醒了祁子富,說道:」果然怎生是好?"
羅燦道:「三十六着,走為上着,避避他就是了。」祁子富說道:「我原是淮安府人,不如還到淮安去便了。」張二娘道:「你們去了,那錦上天他認得我的,倘若你們去後,沈府尋我要人用時怎生是好?」祁巧雲道:「乾娘不要驚慌,同我們到淮安府去罷。若是于娘的終身,自有女兒侍奉。」
張二娘流下淚來,說道:「自從你母親死後,老身沒有把你當外人看待,猶如親女一般。你如今回去了,老身也捨不得你,只得同你回去便了。」祁子富大喜道:「如此甚好。」商議已定,羅琨道:「你們回去,還要依俺一言,方保路上無事。」
祁子富道:「求公子指教。」
不知羅琨說出甚的,且聽下回分解。
第8回
  五面虎三氣沈廷芳 賽元壇一別英雄友
後說羅琨聽得祁千富問張二娘商議,要搬回淮安去,因說道:「俺有一言。你們是有家眷的,比不得單身客人,踢手利腳的。倘若你們回去搬家,再耽擱了兩天,露出風聲,那時沈家曉得了,他就叫些打手,在途中曠野之地,假扮作江洋大盜,前來結果你們的性命,那時連我們也不知道,豈不是白白的送了性命,無處伸冤。我有一計!好在胡大哥也是淮安人氏。時尚書屋

今日在滿春園內,那沈家的家丁都是認得胡大哥的相貌了,日後被沈家看見,也是不得于休的。依我之計:請胡大哥回府,一者回去看看太太,二者回府住些時,冷淡冷淡這場是非,三者你們一路同行,也有個伴兒,就是沈家有些人來,也不敢動手,豈不是兩全其美!」
胡奎聽了,連聲讚道:「三弟言之有理,自古道:'為人為徹。' 我就此回去,一路上我保他三人到淮安便了。」祁子富聽罷,歡天喜地,慌忙稱謝道:「多謝三位公子。如此大恩,叫我如何補報得!」羅琨道:"休得如此。時尚書屋
還有一件事:你們今晚回去,不要聲張,悄悄的收拾停當了。明日五更就叫胡大爺同你們動身,不可遲誤,要緊,要緊!
「祁子富道:」這個自然。"當下六人在船中商議已定,早到了北門。
上了岸,已是黃昏時分,羅公子三人別了祁子富,回府去了。時尚書屋
且說祁子富就叫了原船,放在後門日,準備動身。一面同張二娘回到家中,將言語瞞過了鄰舍,點起燈火。三人連夜的將些金珠細軟收拾收拾,打點起身。時尚書屋
按下祁子富收拾停當等候不表。胡奎、羅氏弟兄回到府中,來到後堂見了太太,問道:「今日拜客,到此刻才到來!」羅燦道:「因胡大哥的朋友留住了飲酒,回來遲了。」太太笑道:「你還沒有請客,倒反擾起客來了,與理不合。」胡奎介面道:「伯母大人有所不知,只因小侄的朋友明日要動身回去,他意欲約小侄同行,小侄也要回去看看家母,故此約他。時尚書屋
明日就要告辭伯母回家去了。」太太道:「賢侄回去,如何這般匆匆的?老身也沒有備酒餞行,如何是好?」胡奎道:「小侄在府多擾,心領就是一樣了。」太太道:「豈有此理。」忙叫家人隨便備一席酒來,與胡少爺餞別。時尚書屋
家人領命,不多時酒席備完,太太便吩咐二位公子把盞。時尚書屋
他三人那裡還有心吃酒,勉強飲了幾杯。胡奎起身入內,向羅太太道:「個侄明日五鼓就要起身了,不好前來驚動伯母,伯母請上,小侄就此拜辭。」太太道:「生受賢侄,賢侄回去定省時,多多與我致意。」胡奎稱謝,又同羅氏弟兄行禮,辭了太太,到了書房,收拾行李,藏了鋼鞭,掛了弓箭。時尚書屋
羅公子封了三百兩銀子,太太另贈了五十兩銀子,胡奎都收了。稱謝已畢,談了一會,早已五鼓時分。時尚書屋
三人梳洗,吃畢酒飯,叫人挑了行李,出了羅府的大門,一直來到北門,城門才開,還沒人行走。三個人出得城來,走了一刻,早到了張二娘飯店門首。"子富早來迎接,將行李合在一處,搬到船中,張二娘同祁巧雲查清了物件,拿把鎖哭哭啼啼的把門鎖了,祁子富扶了他二人,下了船中。正是:
只因一日新仇恨,棄了千年舊主基。時尚書屋
不表祁子富、張二娘、祁巧雲三人上了船,單言羅府二位公子向胡奎道:「大哥此去,一路上須要保重,小弟不能遠送,就此告別了。」胡奎灑淚道:「多蒙二位賢弟好意,此別不知何年再會?」羅氏弟兄一齊流淚道:「哥哥少要傷心,再等平安些時,再來接你!」祁子富也來作別:「多蒙二位公子相救之恩,就此告別了。」當下四人拜了兩拜,灑淚而別。按下胡奎同祁子富回淮安去,不表。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