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粉妝樓全傳中 第 4 頁


大將承恩破虜臣,貔貅十萬出都門。 捷書奏罷還朝日,麟門應標第1人。話說羅爺整齊隊伍,調開大兵,出了長安。前行有藍旗小將報道:「啟元帥今有文武各位老爺,奉旨在十里長亭餞別,請
作者:羅貫中 / 頁數:(4 / 108)

大將承恩破虜臣,貔貅十萬出都門。

捷書奏罷還朝日,麟門應標第1人。時尚書屋
話說羅爺整齊隊伍,調開大兵,出了長安。前行有藍旗小將報道:「啟元帥今有文武各位老爺,奉旨在十里長亭餞別,請令施行!」羅爺聞言,傳令大小各軍紮下行營,謝過聖恩。一聲令下,只聽得三聲大炮,安下行誇羅爺同兩位公子勒馬出營,只見文武兩班一齊迎接道:「下官等奉旨在此餞行,來得遠接。望元帥恕罪!」羅爺慌忙下馬,步上長亭,與眾官見札。時尚書屋
慰勞一番,分賓主坐下早有當職的官員擺上了皇封禦酒、美味珍餚。羅爺起身向北謝恩,然後與眾人序坐。時尚書屋
酒過三巡,食供九獻,羅爺向柏爺道:「弟去之後,姻兄幾時榮行?」柏爺道「多則十日,總要去了。」羅爺道:「此別不知何時才會?」柏爺道:「吉人天相,自有會期。」羅爺又向秦爺指着兩位公子道:「弟去之後,兩個孩兒全仗舅兄教訓!」秦爺道:「這個自然,何勞吩咐!但是妹丈此去放開心事,莫要憂愁要緊。羅爺又向眾人道:」老夫去後,國家大事全望諸位維持!「眾人領命。時尚書屋
羅爺方纔起身向眾人道:」王命在身,不能久陪了。"隨即上馬,眾人送出亭來。時尚書屋
一聲炮響,正要動身,只見西南巽地上颳起一陣狂風,飛沙走石,忽聽得一聲響亮,將中軍帥旗折為兩段。羅爺不悅,眾官一齊失色。時尚書屋
不知吉凶如何,下回再看。
第2回
  柏文連西路為官 羅公子北山射虎

話說羅爺見一陣怪風,將旗吹折,未免心中不悅,向眾人道:「老夫此去,吉少凶多,但大丈夫得死沙揚,以馬草裹尸還足矣!只是朝中諸事,老夫放心不下,望諸位好為之!」眾人道:「下官等無不遵命。但願公爺此去,旗開得勝,馬到成功,早早得勝還朝!我等還在此迎接!」大家安慰一番,各各回朝覆旨。只有兩位公子同秦雙、柏文連、李逢春三位公爺不捨,又送了一程。看看夕陽西下,羅爺道:「三位仁兄請回府罷。」
又向公子道:「你二人也回去罷。早晚恃奉、母親,不可在外遊蕩!」二位公子只得同三位老爺,灑淚牽衣而別,羅爺從此去後,只等到二位公子聚義興兵,征平韃靼,才得回朝。此是後話,不表。
單言二位公子回家,將風折帥旗之事,告訴了母親一遍。太太也是悶悶不樂,過了兒日,柏文連也往陝西西安府,赴都指揮往去了,羅府內只車了秦、李二位老爺常來走走。兩位公子,是太太吩咐無事不許出門,每日只在家中悶坐。不覺光陰迅速,秋去冬來。時尚書屋
二位公子在家悶了兩個多月,好坐得不耐煩。那一日清晨起來,只見朔風陣陣,瑞雪飄飄。怎見得好雪,有詩為證:
滿地花飛不是春,漫天零落玉精神。
紅樓畫棟皆成粉,遠水遙嶺盡化銀。時尚書屋
話說那雪下了一晝夜,足有三尺多深。須臾天霽,二位公子紅爐暖酒,在後園賞雪,只見綠竹垂梢,紅梅放蕊。大公子道:「好一派雪景也!」二公子道:「我們一個小小的花園,尚且如此可觀,我想那長安城外山水勝景,再添上這一派雪景,還不知怎樣可愛呢!」
二人正說得好時,旁邊有個安童插嘴道:「小的適在城外北平山梅花嶺下經過,真正是雪白梅香,十分可愛!我們長安這些王孫公子,都去遊玩:有挑酒餚前去賞雪觀梅的,有牽大架鷹前去興圍打獵的,一路車馬紛紛,遊人甚眾!」二位公子被安童這一些話動了心,商議商議,到後堂來稟一聲。太太道:「前去遊玩何妨?只是不要闖禍,早去早回。」公子見太太許他出去賞雪,心中大喜,忙忙應道:"曉得!
" 遂令家人備了抬盒,挑了酒餚,換了三裝馬匹,佩了弓箭,辭了太太,出了帥府,轉彎抹角,不一時出了城門,到了北干山下一看,青山綠水如銀,遠浦遙材似玉。那梅花嶺下原有老梅樹,大雪冠蓋,正在含香半吐,果然春色可觀。當下二位公子,往四下里看看梅花,玩玩雪景,只見香車寶馬,遊人甚多。公子揀了一株大梅樹下叫家人放下桌盒,擺下酒餚。時尚書屋
二人對坐,賞雪飲酒;飲了一會,悶酒無趣。他是在家悶久了的,今番要出來玩耍個快樂。時尚書屋
當下二公子羅琨放下杯來,叫道:「哥哥,俺想這一場大雪,下得山中那些麋麂鹿兔無處藏身,我們正好前去射獵一回,帶些野味回家,也不在這一番遊玩。」大公子聽了,喜道:「兄弟言之有理。」遂叫家人:「在這裡伺候,我們射獵就來。」家人領命。時尚書屋
二位公子一起跳起身來,上馬加鞭,往山林之中就跑。跑了一會,四下里一望,只見四面都是高山。二位公子勒住了馬直讚:「好一派雪景!」
這荒山上倒有些凶惡。觀望良久,猛的一陣怪風,震搖山嶽。風過處,山凹之中跳出一隻黑虎,舞爪張牙,好生利害。二位公子大喜。時尚書屋
大公子遂向飛魚袋內取弓,走獸壺中拔箭,拽滿弓,搭上箭,喝一聲「着」,颶的一箭往那黑虎項上飛來,好神箭,正中黑虎項上!那虎吼了一聲,帶箭就跑。二公子道:「那裡走!」一齊拍馬追來。時尚書屋
只見那黑虎走如飛風,一氣趕了二里多路,追到山中,忽見一道金光,那虎就不見了。二人大驚道:「分明看見虎在前面,而為何一道金光就不見了,難道是妖怪不成?」二人再四下觀看,都是些曲曲彎彎小路,不能騎馬。大公子道:「莫管他!下了馬,我偏要尋到這虎,除非他飛上天去!」二公子道:「有理!」遂一齊跳下馬來,踏雪尋蹤,步上山來,行到一箭之地,只見枯樹中小小的一座古廟。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