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粉妝樓全傳中 第 5 頁


二人近前一看,只見門上有匾,寫道:「元壇古廟」。二人道:「我們跑了半日,尋到這個廟,何不到這廟中歇歇!」遂牽着馬,步進廟門一看,只見兩廊破壁,滿地灰塵。原來是一座無人的古廟,又無憎
作者:羅貫中 / 頁數:(5 / 108)

二人近前一看,只見門上有匾,寫道:「元壇古廟」。二人道:「我們跑了半日,尋到這個廟,何不到這廟中歇歇!」遂牽着馬,步進廟門一看,只見兩廊破壁,滿地灰塵。原來是一座無人的古廟,又無憎道香火,年深日久,十分頽敗,後人有詩嘆曰:

古廟空山裡,秋風動客哀。
峪無人跡往,斷石橫荒苔。時尚書屋
二人在內玩了一回,步上殿來,只見香煙沒有,鐘鼓全無,中間供了一尊無壇神像,連袍也沒有。二人道:「如此光景,令人可嘆!」正在觀看之時,猛然噹的一聲,落下一枝箭來,二人忙忙近前拾起來看時,正是他們方纔射虎的那一枝箭,二人大驚道:「難道這老虎躲在廟裡不成?」二人慌忙插起雕翎,在四下看時,原來元壇神聖旁邊泥塑的一隻黑虎,正是方纔射的那虎,虎腦前尚有箭射的一塊形跡。二人大驚道:「我們方纔射的是元壇爺的神虎!真正有罪了!」慌忙一起跪下來,祝告道:「方纔實是弟子二人之罪!望神聖保佑弟子之父羅增征討韃靼,早早得勝回朝!那時重修廟字,再塑金身,前來還願!」祝告已畢,拜將下去。時尚書屋
拜猶未了,忽聽得咯喳一聲響,神櫃橫頭跳出一條大漢,面如鍋底,臂闊三停,身長九尺,頭戴一頂元色將中,灰塵多厚;身穿一件皂羅戰袍,少袖無襟。大喝道:「你等是誰,在俺這裡胡閙!」二位公子抬頭一看,吃了一驚,道:「莫非是元壇顯聖麼?」那黑漢道:「不是元壇顯聖,卻是霸王成神!你等在此打醒了俺的覺頭,敢是送路費來與我老爺的麼?不要走,吃我一拳!」掄拳就打。羅琨大怒,舉手來迎,打在一處。正是:
兩隻猛虎相爭,一對蛟龍相鬥!
這一回叫做:英雄隊裡,來了輕生替死的良朋;豪傑叢中,做出攪海翻江的事體!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3回

  粉金剛義識賽元壇 錦上天巧遇祁子富
且言公子羅琨問那黑漢交手,一來一往,一上一下,鬥了八九個解數:羅燦在旁看那人的拳法,不在兄弟之下,讚道:「倒是一位好漢!」忙向前一手格住羅琨,一手格住那黑漢,道:「我且問你:你是何人?為甚麼單身獨自躲在這古廟之中,作何勾當?」那人道:「俺姓胡名奎,淮安人氏,只因俺生得面黑身長,因此江湖上替俺起個名號,叫做賽元壇。俺先父在京曾做過九門提督,不幸早亡。俺特來謀取功名,不想投親不遇,路費全無,只得在此廟中權躲風雪。正在瞌睡,不想你二人進來,吵醒了俺的瞌睡,因此一時動怒,相打起來。時尚書屋
敢問二公卻是何人?來此何干?」公子道:「在下乃世襲興唐越國公羅門之後,家父現做邊關元帥。在下名叫羅燦,這是舍弟羅琨,因射虎到此。」胡奎道:「莫不是粉面金剛羅燦、玉面虎羅琨麼?」羅燦道:「正是!」那胡奎聽得此言,道:「原來是二位英雄!我胡奎有眼不識,望乞恕罪!」說罷,翻身就拜。正是:
俊傑傾心因俊傑,英雄俯首為英雄。時尚書屋
二位公子見胡奎下拜,忙忙回禮。三個人席地坐下,細間鄉貫,都是相好;再談些兵法武藝,盡皆通曉。三人談到情蜜處,不忍分離。羅燦道:「想我三人,今日神虎引路,邂逅相逢,定非偶然!意欲結為異姓兄弟,不知胡兄意下如何?」胡奎大喜道:「既蒙二位公子提攜,實乃萬幸,有何不中!」公子大喜。時尚書屋
當時序了年紀,胡奎居長,就在元壇神前撮土為香,結為兄弟。正是:
桃園義重三分鼎,梅嶺情深百歲交。時尚書屋
當下三人拜畢,羅燦道:「請間大哥,可有甚麼行李,就搬到小弟家中去住!」胡奎道:「愚兄進京投親不遇,欲要求取功名,怎奈沈謙當道,非錢不行。住在長安,路費用盡,行李衣裳都賣盡了,只在街上賣些槍棒,夜間在此地安身,一無所有,只有隨身一條水磨鋼鞭,是愚兄的行李。」羅燦道:「既是如此,請大哥就帶了鋼鞭。」
拜辭了神聖,三位英雄出了廟門,一步步走下山來,沒有半箭之路,只見羅府跟來的幾個安童尋着雪跡,找上山來了,原來安童們見二位公子許久不回,恐怕又闖下禍來,因此收了抬盒,尋上山來,恰好兩下遇見了。公子令家人牽了馬,替胡奎抬了鋼鞭,三人步行下山,乃在梅花嶺下賞雪飲酒,看看日暮,方纔回府,着家人先走,三入一一路談談說說,不一時進得城來,
到了羅府,重新施禮,分賓主坐下,公子忙取一套新衣服與胡奎換了,引到後堂。先是公子稟告了太太,說了胡奎的來歷鄉貫,才引了胡奎,入內見了太太,拜了四雙八拜,認了伯母,夫人看胡奎相貌堂堂,是個英雄模樣,也自歡喜。安慰了一番,忙令排酒。時尚書屋
胡奎在外書房歇宿,住了幾日,胡奎思想:老母在家,無人照應,而已家用將完,難以度日,想到其間,面帶憂容,虎目梢頭流下幾點淚來,不好開口,正是:
雖安遊子意,難忘慈母恩。時尚書屋
那胡奎雖然不說,被羅燦看破,問道:「大哥為何滿面憂容?莫非有甚心事麼?」胡奎嘆道:「賢弟有所不知,因俺在外日久,老母家下無人,值此隆冬雪下,不知家下何如,因此憂心。」羅琨道:「些須小事,何必憂心!」遂封了五十兩銀子,叫胡奎寫了家書,打發家人連夜送上淮安去了。胡奎十分感激,從此安心住在羅府。早有兩月的光景,這也不必細說。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