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粉妝樓全傳中 第 9 頁


張二娘道:「莫要哭,哭也無益。只好找到前門,闖將出去。」當下三個人戰戰兢兢,往大門而來,心中一怕,越發走不動了。及至趕到前門,只見那些吃酒看花的人,都紛紛散去了,只有他三人。才
作者:羅貫中 / 頁數:(9 / 108)

張二娘道:「莫要哭,哭也無益。只好找到前門,闖將出去。」當下三個人戰戰兢兢,往大門而來,心中一怕,越發走不動了。及至趕到前門,只見那些吃酒看花的人,都紛紛散去了,只有他三人。時尚書屋

才走到二門口,正遇著沈廷芳,大喝一聲道:「你們往那裡走,左右與我拿下!」一聲分付,只聽得湖山石後一聲答應,跳出三四十個打手,一個個都是頭紮包巾,身穿短袂,手執短棍,喝一聲,攔住了去路,說道:「你這老兒,好好的寫下婚書,留下你的女兒,我家大爺少不得重重看顧你,你若是不肯,休想活命!」那祁子富見勢不好,便拚命向前罵道:「青天白日,搶人家婦女,該當何罪?」一頭就向沈廷芳身上撞來。沈廷芳喝聲:「拿下!」早擁上兩個家丁,向祁子富腰中就是一棍,打倒在地。祁子富掙扎不得,只是高聲喊道:「救命!」眾打手笑道:「你這老頭兒,你這老昏顛!你省些力氣,喊也是無用的!」
此處且按下眾打手將祁子富捺在地下,單言沈廷芳便來搶這個祁巧雲。祁巧雲見他父親被打手打倒在地,料想難得脫身,飛身就往金魚池邊,將身就跳。沈廷芳趕上一步,一把抱住,往後面就走,張二娘上前奪時,被錦上天一腳踢倒在地,護沈廷芳去了,可憐一家三口,命在須臾。時尚書屋
不知後事,且看下回。
第6回
  粉金剛打滿春園 賽元壇救祁子富
話說打手打了祁子富,錦上天踢倒了張二娘,沈廷芳抱住了祁巧雲,往後就跑。不防這邊留春閣上怒了三位英雄。當先是玉面虎羅琨跳下亭子來,見沈廷芳拖住了祁巧雲往後面就走,羅琨想到擒賊擒王,大喝一聲,搶上一步,一把抓住沈廷芳的腰帶,喝道:「往那裡走?說明白了話再去!」沈廷芳回頭見是羅琨,吃了一驚,道:「羅二哥不要為了別人的事,傷了你我們情分。」羅琨道:「你好好的把他放下來,說明白了情理,俺不管你的閒事。」


眾打手見公子被羅琨抓在手中,一齊來救時,被羅琨大喝一聲,就在階沿下拔起一條玉石欄杆,約有二三百斤重,順手一掃,只聽得乒乒乓乓,踢踢踏踏,那二三十個打手手中的棍那裡架得住,連人連棍,一齊跌倒了。時尚書屋
這邊,胡奎同羅燦大喝一聲,輪起雙拳,分開眾人,救起張二娘同祁子富。沈廷芳見勢頭不好,又被羅琨抓住在手,不得脫身,只得放了祁巧雲,脫了身去了,把個錦上天只嚇得無處逃脫,同沈廷芳閃在太湖石背後去了。羅琨道:「待俺間明白了,回來再打!」說罷去了,羅燦道:「祁子富,你等三人都到面前來問話。」
當下祁子富哭哭啼啼,跟到留春閣內。祁子富雙膝跪下,哭道: 「要求三位老爺救我一命。」羅燦道:「祁老兒,你且休哭,把你的根由細細說來,自然救你。」祁子富遂將他的父親如何做官,如何虧空錢糧,如何被沈謙拿問,如何死在監中,如何長安落薄,哭訴了一遍,又道:「他是我殺父之仇,我怎肯與他做親,誰想他看上小女有些姿色,就來說親。時尚書屋
三位英雄在上,小老兒雖是個貧民,也知三分禮義,各有家門,那有在半路上說媒之理?被我搶白了幾句,誰料他心懷不善,就叫人來打搶,若不是遇見了三位恩人,豈不死在他手?」說罷,哭倒在地。三位英雄聽了,只氣得兩太陽中冒火,大叫一聲道:「反了,反了!有俺三人在此,救你出去就是了!」
當下三人一齊跳下亭子來,高聲大罵道:「沈廷芳,你這個大膽的忘八羔子,你快快出來叩頭陪禮,好好的送他三人出去,我便佛眼相看。你若半字不肯,我就先打死你這個小畜生,然後同你的老于去見聖上!」
不表三位英雄動怒。且言那沈廷芳同那錦上天,躲在湖山石背後商議道:「這一場好事,偏偏撞着這三個瘟對頭,打脫了怎生是好!」錦上天道:「大爺說那裡話,難道就口的饅頭,被人奪了去?難道就罷了麼?自古道:'一不做,二不休。'他三人雖是英雄,到底寡不敵眾。大爺再叫些得力的打手,前來連他三人一同打倒,看他們到那裡去。」
沈廷芳道:「別人都好說話,惟有這羅家不是好惹的,打出禍來,如何是好?」錦天上道:「大爺放心,好在羅增又不在家裡,就是打壞了他,有誰來與大師爺作對?」這一句話提醒了沈廷芳,忙叫家人回去,再點二百名打手前來。家人領命飛走去了。時尚書屋
且言沈廷芳聽得羅琨在外叫罵,心中大怒,跳出亭子來大喝:「羅琨,你欺人太甚!我同別人淘氣,與你何干,難道我怕你不成?你我都是公侯子弟,就是見了聖上,也對得你起。不要撒野,看你怎生飛出園去?」喝令左右:「與我將前後門封鎖起來,打這三個無禮畜生!」一聲分討,眾人早將前後八九道門都封鎖了。那三十多名打手,並十數名家將,仗着人多,一齊動手,舉棍就打。時尚書屋
羅燦見勢頭不好,曉得不得開交,便叫胡奎道:「大哥,你看住了亭子,保定了那祁家三人,只俺弟兄動手!」遂提起有三百斤重的一條玉石欄杆,前來招架,羅琨也奪下一根棍棒,即便相迎,打在一處。沈廷芳只要拿祁子富,正要往留春閣去,被胡奎在亭子上保定了祁家三口,眾打手那裡能夠近身。那羅燦威風凜凜,好似登山的猛虎;這羅琨殺氣騰騰,猶如出海的蚊龍。就把那三五十個打手,只打得膽落魂飛,難以抵敵,怎見得好打: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