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禪真後史 第 11 頁


畢大道:「相公與敝夥計是契愛舊交,故小人不敢多口,既承盛雅,現賜何如?」穆興笑道:「老哥呀,你在公門已久,這兩隻眼珠兀的不識人?劉相公與區區相處最久,是一斬釘截鐵的硬漢,希罕你這些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133)

畢大道:「相公與敝夥計是契愛舊交,故小人不敢多口,既承盛雅,現賜何如?」穆興笑道:「老哥呀,你在公門已久,這兩隻眼珠兀的不識人?劉相公與區區相處最久,是一斬釘截鐵的硬漢,希罕你這些小勾當!便是三萬貫何如?夥計呵,且將瞿先生的收下,劉相公吩咐的遲早唯命,不要恁地小家子樣。」

畢大隻得收下,瞿天民才坐得安穩。四人猜枚行令,大嚼一番。時尚書屋
畢大多飲了幾杯酒,連打了十餘個噴嚏,靠着桌兒齁齁的睡去了。三人又吃了一回,穆興推辭不飲,劉浣令撤去杯盤,閒坐清談,等候畢大醒了同行。劉浣道:「小弟有一妻弟,年已長成,任性頑劣,因無生計,終日遊蕩不已,意欲送他入公門做些勾當,皂甲二役,不知那一條徑路好,乞提摯指點,足見舊情。」穆興嘆氣道:「這衙門中衣食,勸君休想。時尚書屋
寧可捧瓢托鉢,吃一碗安逸飯,免使耽驚受氣,做那下賤的行業。」劉浣道:「我看公門中朋友近貴文雅,個個暖衣飽食,為何反言卑賤?」穆興道:「兄知其一,不知其二。當初在下也看上衙門出入,倚官托勢,賺錢容易,故此營謀進縣。詎知初入門時,就見多般周折,費錢勞力,這是分內之事。時尚書屋
奈何一班一輩的人暗中排擠,上前嫌觸莽,退後憎懦弱,眼灼灼看他們賺錢醉飽,只落得餓眼空囊,路中懊恨。及至看熟了門路,識透了機括,才得手中活動,若賺那良善忠厚的財物,兀自心安;如遇著尷尬狡猾的主顧,得些肥膩,每是牽腸掛膽,睡夢裡耽着干係,惟恐他倒臓挾制,身遭法網。倘是畏刀避劍、奉公守法的,臨事捱落人後,存世焉能發跡?若那心粗膽潑、舞文弄法的雖系做成家業,恆慮上司訪犯。還有那磕頭當拜,肐膝當走,輕則罵,重則打,何等凌辱!起的早,睡的晏,恁般勞苦。時尚書屋
吾輩中人物,能有幾人保守身家到老不辱的?古人云:身不屬官為貴。這條路徑,勸相公休得羡慕。」劉浣道:「老成的確之論,非相知決不見教如此精切。」穆興點頭道:「然也。」
正說間,畢大已醒,立起身來,伸一伸腰道:「阿呀,略睡得片時,卻早天晚,夥計呀,快去罷!」
瞿天民捧茶出來吃了,送出門首,畢大道:「劉相公,心事乞留神則個。」穆興道:「這腐物醉還未醒哩,又來了。」畢大道:「夥計,不是這等說,酒在肚裡,事在心裡。我們做公人的,得了錢是公人,不得錢就是人?比如劉相公許我心事,他是為朋友出錢,一團好意;我等為人錢財,與人消災,臨出門兀自有二句話哩,怎地我就是腐物?」穆興笑道:「這句話也是請教。」

畢大道:「皮廿九是一潑皮,又添上那裘五福,是吃人不吐骨的元帥。我看瞿先兒柔懦,怎與他做的敵手?況且無錢使用,這官事多分不尷尬了。非是我本衙門破人道路,瞿先生別的不必浪費了,只有兩節緊要處,及早措置,免受熬煎。」劉浣道:「那兩處要錢,便望乞明言指教。」
畢大道:「第1處是行杖的牢子,極其刻毒,杖下無情,若不得錢時,這杖子決不輕過。第2件,人命事下獄者多,那獄卒牢頭的威風不減似牛頭馬面,不得錢時,這苦楚實難捱受。莫要嗔我多講,這是緊要的關節處。」劉浣道:「承兄見教,敢不佩聽?敝友倘得出頭,決不忘報!」畢大笑道:「這是後邊的話,猶可從容。時尚書屋
還有一句至緊的話,容弟直稟。」滿面地堆下笑來。時尚書屋
不知講的是甚至緊的話,且看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5回

裘教唆硬證報仇

陸夫人酬恩反目

詩曰[
半七靈丹子母全,豈知秘術出真傳。時尚書屋
酬恩盼天書降,會看潛龍離九淵。時尚書屋
話說公差畢大臨出門作別,又絮了一回閒談,看看講到着己的話來,當下笑道:「尊處所許的心事,冷火放流星,速速速!足見大雅。」一齊大笑,相別去了。數日後,劉浣親送三百貫錢與了公人。皮廿九又幾次稟官催番,二公人怎敢耽擱,分投拘集原被告干證等,齊入縣堂聽審。時尚書屋
裴大尹喚皮廿九上前,細鞫前情。皮廿九將瞿天民同妹夫兔兒往河南討帳致死他鄉,又因妹子皮氏理論踢腹身死情由,細說一遍。大尹又喚瞿天民鞫問,瞿天民也將前因後跡一一說了;又喚干證裘五福、耿直審問。時尚書屋
裘五福道:「瞿天民與耿兔兒取帳一事,小人並不知情。但瞿天民于某日到耿家報知路途被盜,兔兒身死,彼時皮氏聞報情極,奔出堂外,問瞿天民丈夫致死根由,因瞿天民言語支離,兩下爭競起來。瞿天民激怒,一腳踢傷皮氏小腹,以致墮胎身死。小人是耿家貼鄰,的系目擊,並無虛妄,只求老爺天判!」瞿天民道:「皮氏因報丈夫身死,跌撞慟哭,夜間小產,血崩而死。時尚書屋
他與小人內外相隔,何由爭閙?這裘五福是皮廿九買出來的硬證,虛捏情詞,誣害貧儒。爺台不信,但問耿直,小人到他家報信時,曾見這裘五福麼?」大尹點頭道:「也是。」
就叫過耿直,問其備細。耿直道:「嚮日瞿先生來報兔哥被盜殺死,彼時嫂子顛狂痛哭,抵死追究不已,以致兩下角口一場,委實有的。直至夜深,嫂子小產身亡,並不見裘五福在小人家裡。」大尹冷笑道:「這狗才果是個硬證了!」裘五福爭道:「那一日瞿天民與皮氏爭閙時,小的幾次勸解,雙手推瞿天民出去,他迴轉身把皮氏一腳踢倒,血暈在地,又是小人攙扶進去,耿家男女都是瞧見的。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