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禪真後史 第 4 頁


此時更覺欲動難禁,頻咽津唾,兩頰赤熱,小腹內那一股邪火直衝出泥丸宮來,足有千餘丈高,怎麼遏得他下?自古道:婦人欲動而難靜。耿寡婦被這魔頭磨弄了半夜,無門發泄,恨的他咬定牙根,雙手摟
作者:待考 / 頁數:(4 / 133)

此時更覺欲動難禁,頻咽津唾,兩頰赤熱,小腹內那一股邪火直衝出泥丸宮來,足有千餘丈高,怎麼遏得他下?自古道:婦人欲動而難靜。耿寡婦被這魔頭磨弄了半夜,無門發泄,恨的他咬定牙根,雙手摟抱一條黑漆廳柱,兩足交叉,直至小腹中捲了一回,豁刺地一聲響,一塊對象從牝門裡脫將下來,就覺四肢風癱,一身無主,忽然暈倒牀邊,半晌方蘇。又不敢驚動侍兒,只得勉強撐起,把一牀單布被將那脫下的物件取起包裹了,藏於僻處,又取草紙試抹了樓板,撇在淨桶裡,才摸到牀上,和衣眠倒,不覺沉沉睡去。直到次日辰牌時分方纔醒來,覺得身子睏倦,不能起牀,一連將息了數日,漸得平復。時尚書屋

心下感激瞿先生好處,不然已為失節之人了;還喜得隔門廝喚,未審何人,事在狐疑,幸不露醜,暗中自恨自悔。忽一日早上,見房內無人,將門閉上,取出那脫下的對象來看,原來是一團血塊。濮氏看了又看,心下暗忖道:「這一團血肉是婦人家色慾之根,若不天幸墜將下來,這禍孽何時斷絶?」嗟嘆了一會,將此物依舊包藏過了。時尚書屋
自此以後,濮氏竟絶了經水,毫無情慾之念。後人看此,有偈為證:
空彼欲想,斬去騷根。時尚書屋
阿彌陀佛,救苦天尊。時尚書屋
再說瞿天民自那夜閉戶不納,坐到天曉,自想道:「慚愧呀,也做了一個魯男子。但是婦人家水性,見我拒而不理,必生嗔怒,不知這館事如何?大抵事有定數,只索由他!」當下自猜自疑,又早過了數日,依然仆役們伏侍殷懃,茶飯上更加醲釅,心下放寬了。不覺又是季夏,因見天氣炎熱,暫且歇館回家,並不將這事對母親、妻子說知。在家過了月餘,天色漸涼,仍然赴館,一來師徒相得,二來情義優渥。時尚書屋
在耿家處館三年,這耿憲經史漸通,十分文雅,當年初冬,與一宦家結成親事。不期岳翁寫一帖子,差家僮接女婿明春到衙裡讀書。濮氏難於推辭,暫且應允。至散館前一日,接父親濮員外商議道:「如今新親家請你外孫明年往他家下攻書,這事萬分難卻。時尚書屋
但這瞿師長教憲兒何等用功!況且為人謙厚,在此三年,並無一言半語,怎好辭卻?事在兩難,如何區處?」這員外手拄枴杖,側着頭,不知答應甚話出來,且看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2回

醉後兔兒追舊債

夜深碩士受飛菑

詩曰[
保全節操賴書生,願托千金報爾恩。時尚書屋
蠢隷漫辭招劇盜,俯思得失總無憑。時尚書屋
話說濮員外因女兒商議外孫讀書一事,當下復道:「新親翁見招,理應遷就。瞿先生在此數年,爾家禮數卻也不缺,便辭他諒亦無礙。」濮氏道:「爹爹講的是。兒還有一件事體與爹爹酌議。時尚書屋
當初你女婿在河南做客時,被一盧店戶拖欠下絨緞銀一千餘兩,將及十年光景,並無下落,只留下一張空券。數日前,有一船戶來通消息,說這店家近來發跡,每思往彼取討,奈無可托之人。今欲煩瞿師長帶一蒼頭同到河南,清楚帳目,倘得銀時,就將百十兩謝他也不為過,不知爹爹尊意若何?」
員外點頭道:「好,好!這人可托,諒不誤事。我也有些帳尾在彼,一發勞他順便取之,一舉兩得也。」濮氏甚喜。當晚整下散館酒席,濮員外、憲兒相陪。時尚書屋
數杯之後,濮員外道:「舍孫賴老師培植,大有進益,理應久侍絳幃。奈何敝親翁韋君賜翰相招,不得不往,明歲有違大教,心實歉然。」瞿天民道:「小生樗櫟庸材,荷蒙不棄,在茲三載,叨擾多矣!令孫少年英偉,飛黃可待,既是令親翁相迎,理應趨命。但小生無寸功而屢蒙厚貺,含愧不勝!」耿憲道:「先生待我如子,受教實多。時尚書屋
母親另欲從師,不知是何主意?岳丈處明歲是斷然不去的。先生呵,你也怎忍棄我而去?」說罷,不覺淚垂雙頰。瞿天民也撲簌簌流下淚來,勸慰道:「不是我無情相撇,奈是令岳接爾赴館,萬萬不可卻者,豈可因我負了你岳丈美意?幸我家下不遠,時常來望你便了。」濮員外又將河南取帳情由,對瞿天民細說一番。時尚書屋
瞿天民道:「感承老丈與令愛盛情,這是有益於小生,怎麼不去?但未稟知老母,不敢輕諾。」濮員外道:「老夫人薪水之費,早晚自着人饋送,不必在心。小女說千金之托,因不得其人,故遲延十載。若得老師慨允一行,不惟亡婿感恩于九泉,而老夫亦沾余惠矣!」瞿天民再三遜謝。時尚書屋
夜深撤席,濮員外也在書房內歇宿。次早,酒飯罷,送出修儀盒禮,着蒼頭挑了先行。瞿天民面謝了濮氏出門,濮員外領了外孫遠送一程。濮員外道:「日昨所懇之言,萬乞留神,燈夜後相約動身,切莫推故。」
瞿天民應允,兩下作別而去。時尚書屋
不說濮員外二人回家,且說瞿天民趕着蒼頭,同出城外,到家中見了母親、妻子,忙備酒飯款待蒼頭,寫下謝帖,打發去了。晚間,瞿天民將耿憲定親、明春到岳丈家讀書並濮員外所說要他往河南取帳原由,一一對母親說了。元氏道:「汝在他家三載,看待十分盡禮。耿郎既已另從師傅,明春汝又失館,既有這條門路,甚是好事。時尚書屋
取得帳目歸來,諒他決不薄你,再來講時,切莫推卻。」瞿天民見母親允了,心下暗喜。時尚書屋
話不絮煩,轉眼之間,又早冬去春來。上元佳節,瞿天民進城看燈,就便探望劉浣。劉浣整酒敘情,瞿天民又將前事說了,劉浣攛掇該行。酒罷,二人攜手出街閒玩,正遇著耿憲行過,定要留二人到家下吃茶。時尚書屋
瞿天民道:「天色將暮,不必茶了。去歲令外祖所談河南一事,老母已允,尊堂處乞為轉達。」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