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禪真後史 第 5 頁


耿憲別了自回,徑對濮氏說知。濮氏即接父親商議定了,一面整頓行囊,令人相邀瞿天民,預約定了起程吉日。至期,瞿天民別了妻母,徑到耿家相會。濮員外交割了文券,撥一個家僮,名喚兔兒,向來原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33)

耿憲別了自回,徑對濮氏說知。濮氏即接父親商議定了,一面整頓行囊,令人相邀瞿天民,預約定了起程吉日。至期,瞿天民別了妻母,徑到耿家相會。濮員外交割了文券,撥一個家僮,名喚兔兒,向來原隨亡主出外,一應帳目皆經他手,故此着他挑行李,陪伴同往。時尚書屋

吃罷酒飯,濮員外等送出門外相別。時尚書屋
此時正是二月初旬,天氣晴和,百花開放。二人行至傍晚,投店安宿,次日五更動身,一路饑餐渴飲,夜住曉行,不一日已到河南蔡州府地界。二人進城,徑到盧家來。盧店主問了來意,倒也歡喜,迎入客座酒飯,隨即打掃一間淨室,與二人安頓,早晚殷懃相待。時尚書屋
忽一日,整備酒筵,遜瞿天民坐了客位,接親友們數人相陪,酒至半酣,盧店主取一拜匣放於席上,對瞿天民道:「昔日令親耿君賒緞匹一千餘兩與小店貨賣,不期令親棄世,小弟連年構訟,店本消乏,以致拖遲日久,未得奉還。近賴四方客長扶持,漸複舊業。今蒙大駕光顧,該當本利一併奉上,奈春初眾客未齊,生計蕭索。」指着匣子道:「只措辦得本銀六百兩,外有些粗緞布匹雜貨等項,共計一百餘兩,作為利息,伏乞笑納。時尚書屋
余欠本銀四百兩,另立券約,冬底奉償,令親處煩乞鼎言,感戴不盡。」說罷,取過天平拜匣,將銀兩對眾兌明,一封封迭起,又喚伴當捧過布緞雜貨,稱估停當,一併當面交割。瞿天民叫過兔兒,令其檢點收貯。時尚書屋
兔兒踉踉蹌蹌,走向前來,瞅着眼道:「相公且慢着。當初敝主在日,和盧長者交契甚厚,往來最久,故將這若干緞匹托在寶店貨賣。敝主亡後,已及十年,論來一本一利也該還我二千餘兩。今日只還這些,本不足,利又薄,教小人怎麼回覆主母?」盧店家笑道:「管家講得有理,奈本店生意淡薄,一時抽拔不出,以致如此。時尚書屋
所欠之銀,只在歲底奉還,決不爽約,令主母處乞為方便。若說利息,不過表情而已,莫論厚薄方妙。」瞿天民道:「盧老丈是一純厚長者,既已吩咐年畢見賜,今且遵命,待冬間再來趨領。」兔兒道:「我的爺老子,你講的是太平話兒,官路做人情,誰不省的?我小人吃他家的飯,穿他家的衣,領了他家的嚴命,銀子不足斷不回鄉!不然,早晚的熬煎怎了?這二千兩銀子,一文也少不下的!」瞿天民道:「你家主母最是賢德,我回家面言,管教你不受氣便了。」

兔兒道:「瞿先生,你回家見我主母,一言兩語便自去了,終不然在我家過了生世?」
瞿天民怒道:「這廝不痴不醉,為何這等胡談,甚為可惱!」盧店官並眾客一齊勸道:「耿管家面色似有幾分酒意,一時唐突,不必介懷。」兔兒睜眼道:「吃你家的酒不成?不是誇嘴說,我小兔在家朝朝七夕,夜夜元宵,誰似在你尊府,不偢倸,撇人在冷房裡坐。若不是小兔身旁有幾文錢時,眼灼灼看你們呷酒。」盧店主笑道:「適纔已備些薄酒在彼,少刻老夫親自陪你吃三杯,不必着惱。」
兔兒道:「咦,驚死人,希罕你家酒吃!不敢欺,小兔是酒裡養命的,那一日不醉飽,老盧你不要忒煞欺人,鰟皮魚兒也有三寸肚腸。瞿先生是落得做好人的,凡事還有小兔做一分主,老人家不要差了念頭!」
這話分明是要店家暗中買他的意思。此時合座親客皆怒,一齊道:「不還銀兩,你待怎的?這蠢狗不過是富家一個奴才,卻也恁地無狀!」兔兒道:「是、是、是,我是奴才。但不曾賣與你家盧老官,你接這夥人來罵我,敢是設計賴我的銀子?我小兔是不懼的。二千兩白銀,若少了一文也休想我出你家門去!」
盧店主笑道:「要還也不難,明早講話。」瞿天民氣滿胸膛,奈在客中不好發話,只得耐住了性子。眾客焦躁,酒不盡歡,各各辭去。瞿天民謝了盧店主,回客房尋睡去了。時尚書屋
當晚無話。次日早上,盧店主到親戚處措置了四百兩銀子,下午依舊接了親友,又邀下幾家鄰舍,坐下茶罷,對眾將昔日欠耿家銀兩情由逐一告訴,又道:「昨日老朽備下小酌,先奉還耿宅本銀六百兩,余欠四百兩,意欲歲畢找足。感此位瞿相公慨允不辭,不期耿管家發言發語,要本要利。眾位高鄰在此,我與耿家生意往來,又非私債,怎麼算得利息?」說罷,取出銀兩與眾人看了,道:「這是白銀一千兩,求老管家收去,即刻賜還文券,外要甚麼利錢,一毫休想。時尚書屋
不然,任你告理,寧可當官結斷!」眾鄰舍一齊道:「我們做店戶的拖欠客銀,此是常例。要象這盧老丈肯還冷帳的,千中選一。老哥呀,你收了去的便宜。若到官時,連本也送了,休怪!」兔兒道:「凡事有瞿相公作主,我小人怎敢多言。」
瞿天民冷笑道:「我是外人,怎敢做主?我瞿相公是落得做好人的,收與不收,請君裁處!」兔兒道:「咦,相公好點掇,小人醉中言語,你大家認起真來。」眾人一齊大笑。盧店主道:「恁地講時,我也不教你空過。」喚伴當取出昨日檢過的粗緞布匹雜貨來,又稱出散碎銀三十兩,送為路費,兩下歡喜,一邊收下銀兩物件,一邊接了文券。時尚書屋
一面搬出餚饌,眾人坐下飲酒,側廳裡另設一席,款待兔兒,大家盡歡而散。瞿天民為代濮員外取討帳目,耽擱了十餘日,方得起身。盧店主又贈禮物下程,親送至郭外分別。時尚書屋
二人行了兩日路程,乃是永陵鎮上。看看天色傍晚,尋一熱閙客館,兔兒歇下行李,伏侍瞿天民淨了手腳,同在房中吃飯。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