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禪真後史 第 6 頁


兔兒道:「兩日擔子甚重,險些兒壓死了人,明早僱一腳伕挑去方好。」瞿天民道:「正是,我也量這擔子不輕,明日僱人送到白露河口,下船回去,豈不輕便?」兔兒歡喜道:「甚好,甚好。」說罷,熄
作者:待考 / 頁數:(6 / 133)

兔兒道:「兩日擔子甚重,險些兒壓死了人,明早僱一腳伕挑去方好。」瞿天民道:「正是,我也量這擔子不輕,明日僱人送到白露河口,下船回去,豈不輕便?」兔兒歡喜道:「甚好,甚好。」說罷,熄燈安宿不題。時尚書屋

且說盧店主有一鄰人,姓秋名僑,排行第8,原是響馬出身,最有義氣。射得一手好箭,況兼武藝精通,智勇出眾。少年時習成一行藝業,做了數千金家業。娶個渾家,極是賢惠,苦苦勸諫丈夫改惡從善。時尚書屋
這秋僑一時回心,在城內租了房屋,開一生藥鋪。初時生意頗興,只因他眼界寬大,看銀子不在心上,終日裡好酒好肉受用,更兼酷愛的是賭博,數年之間,囊橐消乏。正在愁煩之際,恰值盧店主邀他做眼,兌銀子與耿家。時尚書屋
他見了一千兩雪白大錠銀子,不覺昔日念頭又起。當下一面吃酒,一面心下籌劃這事,瞞着渾家,預先暗中約下舊時夥伴,只待瞿天民出門,便行動手。當夜瞿天民正在濃睡中,忽聽得喊聲大起,開眼看時,滿室通紅,數個大漢搶入房裡來。時尚書屋
瞿天民在黑暗中只提得一件下衣閃入牀下,這也是數不該絶,恰好牀下半堵泥壁原是破的,瞿天民即從破壁鑽入去,乃是一間內室,即蹲在室內不動。這店主人是個聾子,不聽得喊聲,只瞧見門外一派亮光,疑是失火,忙奔出來看時,早被一棍打倒。這兔兒夢中驚醒,見火光爍亮,眾大漢奔將入來,已知是盜,欲躲時,無處可避,也被一斧砍倒房中,銀兩貨物等項盡被搶劫一空。時尚書屋
此時各房客商,合家老小,各各驚惶躲閃,直待賊人去了許久,一個個聚集商議。瞿天民從內室大寬轉捱出來,只見中門口店主人頭顱中棍身死,客房內兔兒面中一斧,在那裡掙命。瞿天民跌足嗟恨,眾人皆驚駭嘆息,店家老幼一齊嚎篊大哭,引動地方鄰里都來看視,喧鬨直到天明,這兔兒也氣絶死了。齊往縣中呈與,縣官審了口詞,隨即僉牌,差人往店家檢驗屍傷,着落屍親辦棺收貯。時尚書屋
一面呼喚一班緝捕公人,責了限狀,差委分投四下緝訪正盜。時尚書屋
此事遍處傳揚。這消息傳入盧店主耳中,驚得這老兒目瞪口獃,急忙裡騎馬星夜奔到永陵鎮來,見了瞿天民,淒慘不已。瞿天民道:「耿家兔兒已死,又拖累店老官身喪,行囊財物盡劫無存,我孤身狼狽,難以還鄉,又負卻舍親之重託,怎麼是好?」盧店主道:「風波賊盜,前生冤孽,命中注定,萬不可逃。尊駕且請到寒舍權居,候本縣老爺緝獲這伙強徒,追臓正法。時尚書屋
倘一時擒究不着時,老夫亦贈盤費,喚人送公回府,不必愁煩,以傷貴體。」瞿天民感謝不盡。盧店主又僱下一匹驢子,與瞿天民騎了,同取路復往蔡州城來。到了家下,日逐價殷懃相待,委曲寬慰。時尚書屋

瞿天民在縣前打探,催並縣官責限緝捕人等。守候月餘,並無蹤跡,因與盧店主商議這事如何了落,盧店主道:「足下離家日久,不如暫且回鄉。這裡事務老夫一力承當,天幸倘獲得賊時,所追臓物一一收留在此,以候尊駕來取。」瞿天民拜謝,打點起身。時尚書屋
盧店主又贈盤纏衣被,欲着家僮相送,瞿天民辭道:「行囊不多,小生單身盡可去得,不必勞動尊使,即此告辭。」盧店主置酒餞行,兩下分別。有詩為證:
萍水相逢岐路人,幾番贈別意何勤。時尚書屋
阱中下石輕浮子,鑒此寧無反愧心?時尚書屋
話說瞿天民別了盧店主出門,背馱包裹,手提雨傘,淒淒涼涼,獨自一人趲路。行了數日,不覺已到鼎州地界,穿城而過,只聽得一派鑼鼓之聲,喧闐振耳。近前看時,乃是城河內划龍舟作耍,心內忖道:「愁緒如麻,已忘時序。明午正值端陽佳節母親壽日了,怎麼是好?」帶著煩惱行路,漸覺身疲力倦,舉步難行,勉強捱出城外。時尚書屋
又行了一里餘路,忽見樹林中有一古廟,即移步走入廟裡,放下包裹、雨傘,在側首石條上坐了半晌,靜悄悄並無人跡往來。忽聽得一派笛音從廟後而出,清亮愛人。但不知這吹笛者卻是甚人,且看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3回

二真仙奇遇傳方

裘五福巧言構釁

詩曰[
袖手亡羊泣路岐,空林邂逅授仙機。時尚書屋
宿愆未盡遭萋斐,頃刻風雷駕禍梯。時尚書屋
話說瞿天民隨着笛音,循步踅出廟後,只見後殿牆外是一片荒草地,內中有幾株大槐樹,槐樹之下有二乞丐席地而坐,品笛飲酒。左邊的鬚髮皓然,身上穿著一領厚重衲衣;右邊的骨瘦如柴,渾身精赤,只將一片荷葉遮于腹下。地上橫放著兩條短竹杖。二人對飲,談笑自若。時尚書屋
瞿天民將傘柄拄地,佇目旁觀,那赤身的猛抬頭見了,舉手招瞿天民道:「來來來,卮酒解熱,莫嫌腥穢。」瞿天民道:「不敢請耳,固所願也。」二人同聲道:「妙人妙人!」瞿天民也塌地坐了,那須白者斟過酒來,一連吃了數杯,配酒的是一味苦菜,兩色果品:一樣是鮮荔枝,一樣是新柑子。瞿天民心下驚疑,動問道:「這荔枝出自廣閩,離此較遠,二丈如何得來?況柑子此時方得開花,焉能有果?事屬奇異,敢請玄教!」那瘦子道:「君雖敏悟,豈解我方外之玄。時尚書屋
看君氣色晦滯,有一大難,不可不慎。」瞿天民道:「小生值一幾死之難,僥倖獲生。」即將客店被盜之事說了一遍,瘦者笑道:「此是他人之難,與爾何預,即日還有縲紲之憂,猶慮死生難定。」瞿天民驚愕,已知此二丐決非凡人,忙長跪懇求避難之術。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