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第 10 頁


是不想讓眼淚就此掉下,顏曉出去後,我默默地說著,對不起,也許是我太小了,比起幽寧,我的確是很自私。一個人的童年總是會如此改變她的很多觀點,包括到現在我仍是不知道感動與衝動的概念,常常想象着自己與很多陌生人的做愛,只是
作者:夏果果 / 頁數:(10 / 53)

聽到最後一聲,湛藍,回來。我還算清醒,是顏曉的聲音,那時我在回頭,向他微笑,我告訴他我的決定,我要去找安。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面對著兩個人不同的臉色,顏曉明顯的是等待中的焦慮,幽寧臉上卻是冰冷的不屑。湛藍,我看不起你,要不是你現在是病人,我早就一巴掌抽在你臉上了。你憑什麼拿顏曉只當做一個替代品。時尚書屋
幽寧,別說了。顏曉的聲音很小,但是有着攝人的魅力,安靜地穿透着病房,穿透着我蒼白的心。幽寧冷冷地摔門而去。時尚書屋
顏曉,我。我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顏曉溫暖的手放在我的額頭,湛藍,你好好休息吧,幽寧還小,別理她。時尚書屋
我感激地看著他,那一刻萌生的念頭竟是,就這樣和顏曉,其實也很好。許多年後想起來,那時我對他還是有着感情的。閉上眼睛,裝做累了,其實是不想讓眼淚就此掉下,顏曉出去後,我默默地說著,對不起,也許是我太小了,比起幽寧,我的確是很自私。時尚書屋
一個人的童年總是會如此改變她的很多觀點,包括到現在我仍是不知道感動與衝動的概念,常常想象着自己與很多陌生人的做愛,只是臆想著,然後彷彿有物體在身體裡游離,膨脹。雲姨的那些畫具一直被我保留,不知道保留那些做什麼,我從來不會觸碰,可是卻常常幻想著自己與那些顏料和畫筆糾纏,於是顏料在我身體裡被慾望燃燒着,你知道岩漿流過肌膚的感覺嗎?我形容不出來自己的狂亂,只是需要,迫切的需要。時尚書屋
慾望是不能節制的,但是卻可以壓抑,我開始寫字,寫一些讓人瘋狂地,顛攣的文字。開始讓自己的幻覺延伸到筆下,我告訴自己,既然已經放棄,那麼學會忘記。時尚書屋
安似乎從我的生命中蒸發。時尚書屋
秋天的時候,我說,顏曉,我想上學,我想學點東西。時尚書屋
顏曉問我,想去哪裡。時尚書屋
我搖頭,不知道,我只是突然想平靜一點,充實一點。時尚書屋
顏曉說,你去藝校吧。我找我爸爸幫忙。時尚書屋
我沒有吭聲,也沒有拒絶。在顏曉懷裡我蜷縮成一隻貓,那種貓的姿態讓他不安,一個已經習慣了我的叛逆的男人無助地面對著我突然的乖巧。那一夜,我們只是相互擁抱著,似乎是感情有了昇華,又彷彿是對身體的厭倦。時尚書屋
逐漸認識了很多人,一些是白天的,一些是夜晚的。我依然孤寂,依然陰鬱,可是我讓自己變成奔放的罌粟,骨子裡排斥陌生人卻又在引誘着陌生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顏曉說,湛藍,你的文字很有質感。時尚書屋
我冷冷地笑着,別人說我的人很性感。時尚書屋
顏曉不再說話,他是這樣的,縱容着我,遷就着我。可是我討厭這樣的沉默,討厭這樣的溺愛,這樣會讓我覺得虧欠,實際上我寧可自己是沒有感情的,因為我的感情早在14歲那年給了一個叫安的男人。直到如今不能忘懷。時尚書屋
顏曉很快跟他爸爸打了招呼。我上學的事情辦得八八九九,但顏曉的爸爸卻忽然提出讓我登門的要求。時尚書屋
顏曉的爸爸盯着我看了半天,問,你是湛藍?聽不出來他的口氣是詢問還是確認,只是我在他眼裡看到一絲迷茫,但是那絲迷茫裡又帶著奇特的傷感,或許還有愧疚。我突然想到愧疚兩個字,這個詞語的出現讓我對自己的智商有些懷疑,因為我們從不相識。時尚書屋
然後我突然發笑,第1次用甜甜的聲音叫了一聲,叔叔好。時尚書屋
顏曉對我表現很滿意,來他家之前,他和我說,自己已經向家裡人提起,我是他的女朋友。時尚書屋
只是顏媽媽似乎對我很排斥,看到我的時候她只是冷冷地說,來了?時尚書屋
那天我很慇勤,儘管顏媽媽那麼冷漠地對我,我還是主動坐在她旁邊說一些恭維的話,臨走的時候她對我態度好了一點,居然能擠出一絲笑容說,藍藍,以後經常來玩啊。時尚書屋
但只是表象。時尚書屋
回到那黑色的屋子裡,我仍是那個略帶神經質的女子。叼着煙看鏡子裡冷艷的女孩,她終於擁有了一張和雲姨一樣美麗的臉。只是,她依然寂寞,她沒有朋友,除了另類的叛逆的淒楚的孤獨,還有讓她揮霍的金錢。她一無所有,她以為,長大就會擁有他。時尚書屋
她選擇冷僻,選擇不安分,企圖讓時間過得飛快,飛快地讓她忘記疼痛和恐懼。時尚書屋
可是,他不懂她。那個叫安的男子,他不懂她,鏡子裡的女孩。時尚書屋
我對著鏡子讓她淚流滿面,說好的不哭但還是哭了。時尚書屋
顏曉不看我,站在窗前看著窗外,像是自言自語地說,湛藍,你就像倔強的孩子迷了路,我到底要怎樣才能幫你。時尚書屋
我凝視他的側臉,他臉上儘是無辜的疲憊。時尚書屋
本能地微微一愣,心裡牽扯出隱隱疼痛。時尚書屋
我忽然說,顏曉,我想出書,出書,你明白嗎?不再編故事,就是我的書。時尚書屋
幽寧打電話過來的時候,我數了一下,我寫了三萬字了,然後剛好寫不出來東西,她的電話就來了。她說,湛藍,顏曉說你在寫小說。時尚書屋
我說,是啊,要看嗎?時尚書屋
幽寧的聲音低低的,湛藍,可以讓我做個女主角嗎?時尚書屋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告訴她,其實我只是想寫出我對安的愛戀而已,不想有太多的情節和人物。時尚書屋
幽寧並沒有理會我拒絶般的沉默,她開始在電話那頭哭泣,然後她開始講述自己的故事,其實我一直都知道,她的故事,她愛的人是顏曉。時尚書屋
幽寧講電話的時候一直在哭,這種情緒深深地感染了我,我也開始抽泣,只不過我是為了自己,不同的故事背景,相同的女子情懷,我無法讓自己做到坦然面對。時尚書屋
幽寧說,湛藍,答應我,好好地去愛顏曉,我知道自己沒有資格,沒有權利去談愛情。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