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第 3 頁


自己的未來嗎?白痴,一個人慾望不是那麼簡單地就能遏制,難道你不知道,酒肉穿腸過,佛在心中留。更何談一個原本肉食動物,給條魚還想要個熊掌。24歲的我,是個叛逆與絶望集中在一起的女子,身體與心靈的碰撞總是在深夜讓我無助。
作者:夏果果 / 頁數:(3 / 0)

城市,還是臟而亂,包括我的心裡找不到純淨的地方,到處是塵埃。我的足跡,昨日的,依稀回頭,原來錯亂,卻還清晰。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只是西北風過,忽然明了,原來一切,即使錯過,也並非拋棄。一路走來,十年如一日,一隻刺蝟愛過的玫瑰,一朵安靜綻放的玫瑰,於我,于同樣的女子,愛,終究是湛藍海底那一葉璀璨的珊瑚,十一米深那一方,絶不放棄。

精神病的自白

我是個精神病,你不知道嗎?一般人只會看到我發瘋的樣子,卻看不到我眼裡獸樣的痛,當然你也不例外,你看不到也觸不到我心底玻璃滲透的疼。時尚書屋
你說將兩隻手緊緊地握在一起能看得到未來,那你看得到自己的未來嗎?白痴,一個人慾望不是那麼簡單地就能遏制,難道你不知道,酒肉穿腸過,佛在心中留。更何談一個原本肉食動物,給條魚還想要個熊掌。時尚書屋
24歲的我,是個叛逆與絶望集中在一起的女子,身體與心靈的碰撞總是在深夜讓我無助。很多年以後,我仍然失眠,卻固執地去通宵不眠,不願去讓自己靠着藥物催眠。我怕,當我再次看見那種白色的小藥片時,會想起很多事情,比如童年,比如少年,比如安第1次為我焦慮的片段。時尚書屋
安,是我一直愛的那個男子,也是一直以來我一直放在最深卻又遠離的男子。那時,我常常不剋制自己對愛的饑渴,嚴重缺乏安全感是我很大的障礙,意識性的依賴,促使我常會對一些人,一些事做出不理智的衝動,就像對安。時尚書屋
華燈初上的時候,我裸着身體在房間裡徘徊,喜歡,也是習慣。似乎有人說,裸體不單純是自戀,或者更是一種美好。情懷是若如此,愛當然首先要愛自己。一個多小時過去了,我沒有找到能讓自己宣洩的方式。時尚書屋
現在,我要給安打電話,有了序幕當然便要展開,為了讓故事有個完美的進展。我平靜地用火葬場一般的聲音開始並結束對話。安,我快要死了。時尚書屋
整個過程我用了不到一分鐘,迅速而微弱。事實上不是我的偽裝,而是確實沒有說話的力氣。累,有的時候不是指的身體,更多時候是講身心。我知道安會很快打來電話,於是我關機。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房間很冷,寂樣的冷。我將身體蜷縮起來窩在牆角,感覺身體裡不斷膨脹的慾望,骨骼像擰緊的發條錚錚作響,隨時會發出爆裂的炸響。時尚書屋
到處都是白紙,寫滿字的白紙。我想伸手抓住一張,終究無力。滿紙的都是安,我清楚這樣的結果是,我永遠只能是一個失敗的寫字女子,或者說,我注定失敗,寫字只是一種宣洩的方式,不是目的。時尚書屋
寫字的時候,總是無意識的,然後,滿紙赫然全是安的名字。時尚書屋
都說24歲的女子何其如我,時而靜若處子,時而動若脫兔。動不動就會因很小的事情而煩得無法入眠,或者為了一句簡單的對白而莫名其妙地發脾氣。每次到這個時候,安總是不吭聲的輕笑,笑我孩童般的拗,然後攬我入懷。時尚書屋
我更習慣在他懷裡躥來躥去,像泥鰍一樣地抗議,安,十年憂鬱難為水。到現在,我愛了安已經十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一個時間。時尚書屋
你總是說兩個人之間是要靠緣分的,可是你根本沒看到,是自己親手放棄了緣分。我說我是一個墮落到連墮落都厭倦的女子,可是至少我爭取過,可你,卻永遠寧可在深夜裡獨自開放,做那朵枯萎的罌粟。時尚書屋
我說,我要看電影,一抬頭,是梁GG和張JJ的《花樣年華》。時尚書屋
我說,我要聽音樂,你固執地刺激着我。你說,黎明與黑夜的取暖對象都不一樣,卻能愛一個人十年,湛藍啊,真的是一個花心痴情種。時尚書屋
我一遍一遍地聽陳弈迅的《十年》,旁若無人地淚流滿面。房間裡很安靜,在音樂裡我的失落儼然自成一番天地。我被他的旋律折磨得憂傷而失落。彷彿,看到了多年以前的男子。時尚書屋
一個有着與生俱來的憂鬱面孔的男子。從來沒有人提醒過我,最後是要離開他。一如最初的平靜,彷彿他不曾出現的生命。淡淡的,若有所失的寂寞。時尚書屋
我對著鏡子大口地喝下啤酒,香煙夾在指間。煙霧在房間上空漸漸形成黯灰色的雲朵,美麗至極,我為之眩惑。眼裡有大滴的淚水落下來,落于冰冷堅硬的地板,顆顆破。淚是可以看見的破。時尚書屋
是否還有,無數種看不到的破?深刻而更為疼痛。時尚書屋
故事已經落幕,我卻日夜沉醉其中,不肯走出。究竟,是怎樣的一場相遇。讓我們在離開之後,仍然流離失所于愛情,惶惶不安。注定了屬於離別的人,根本沒有喊痛的理由。時尚書屋
這是自己要的結果,縱然愛他,仍然愛他,卻再也無法回頭。只是在面對一堆破的凌亂中掙扎,為什麼他不是可以陪伴我一路同行看盡風景的人?我穿著血紅色的睡衣,慘淡地對著空氣說話,聲音微弱地連自己也聽不清楚,記不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個習慣的了。安總是說我長不大,當我實在問不出原因,得不到我想要的東西時,我對安說,安,我要死掉了。安站在窗外,依然那麼瘦削,儘管隔着玻璃窗,還是可以看到他焦急的神色,他不停地拍打着窗戶,從他的口形裡我判斷出,他在呼喚我的名字。時尚書屋
他還是在乎我的,我扯動嘴角企圖向他微笑。可是我開始感覺到累,昏沉沉的,眼皮不聽話的用力打架。身邊躺着空藥瓶,很正規的那種圓柱體。二十四小時前,我想,我也許失眠太久了,然後,我說,我需要睡覺,像短暫的死亡那種。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