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第 4 頁


想睡覺了。醒來。再次開機,我,給安打電話,還是火葬場一樣的口氣,但卻有些曖昧。安,我想你,你還記得第1次見你的時候,我叫你安哥哥嗎?此時是凌晨一點,安的聲音有些許渾濁,我還是聽清楚了,湛藍,很晚了,別再閙了,明天
作者:夏果果 / 頁數:(4 / 53)

於是我跑遍大街小巷,對著藥店老闆露骨的媚笑,反覆回答他們的質疑。可能某段時間年輕女孩自殺的太多,讓他們不能正視一個女孩子去買十片安眠藥的現象。不過我的形象尚不像那種瀕臨絶望的女孩,所以我看到他們最後對我的回答很滿意,儘管拿出來的不是安眠藥,卻也湊齊了那足夠讓我永久睡眠的安定片。小小的,白色的那種,片狀的,當時我想應該不是很難下嚥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可惜,原來看起來簡單的東西竟是如此複雜,難喝的不得了,喝到一半時就卡在喉嚨,不上不下的。這時,我還在看王家衛的片子,我說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我覺得會選擇不要喝這種藥,如果給我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後來我就真的吐了。但是,殘留的藥在胃裡折騰,我還是想睡覺了。時尚書屋
醒來。時尚書屋
再次開機,我,給安打電話,還是火葬場一樣的口氣,但卻有些曖昧。安,我想你,你還記得第1次見你的時候,我叫你安哥哥嗎?此時是凌晨一點,安的聲音有些許渾濁,我還是聽清楚了,湛藍,很晚了,別再閙了,明天再說,聽話。有些許甜蜜的衝動,又有些許悲哀的湧動。安總是這樣長者的語氣,可是我不需要這樣的回答。時尚書屋
我笑着,聲音仍是火葬場的冷,安,我快要死了。然後我沒有給他繼續的機會,飛快地關機,很瀟灑的那種姿勢。關機的剎那我給電話對面的他飛吻,他看不到的熱吻。安總是那樣像哄孩子一樣寵我,他不知道,我已經長大。時尚書屋
隱約中我看到很多人在我面前晃蕩,熟悉的,陌生的。所有的往事都在被撕的空氣裡急速後退。我說,陪我說會兒話,我不要睡着了。他們卻很冷漠,甚至吝嗇看我一眼,冷漠得讓我絶望。時尚書屋
我像一個懸崖邊的孩子,抓不到救命的繩索。於是,只有墜落,蝴蝶一樣地,無意識地墜落。時尚書屋
玻璃窗外的安看起來很疲憊,我想他應該是一邊穿衣一邊飛速跑下樓,然後打的過來,可憐的的士司機,耳朵應該是被安督促掉了。於是無意識地在心裡微笑,我開始累,很累,几乎已經進入狀態。在夢裡,我回到童年,那麼憂鬱的童年,那麼孤獨的我,平淡,盲目。我一個人遊蕩着,彷彿在尋覓什麼,也許在夢裡的渴求就證實我確實存在的恐懼,孤獨的恐懼。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童年的我,是活得很孤獨,絶不屬於尼采說的那三種孤獨。時尚書屋
尼采說,孤獨者有三種狀態:神靈、野獸和哲學家,神靈孤獨是因為它充實自立,野獸孤獨是因為它桀驁不馴,而哲學家是因為他既充實自立又桀驁不馴。有時候我想,我應該是屬於張愛玲式的孤獨,可張愛玲又是怎樣的孤獨,我卻盲目。
我想起除了安,我也擁有過很多,譬如雲姨。多年前,雲姨丟下我去了外地,我知道她是去尋找自己的幸福,因為我,給她帶來太多的麻煩。比如,致使她一直未嫁。據說雲姨是在垃圾桶前撿到我的,她說這是一種緣分,可是緣分是什麼?有人說緣是天定,份是人為。時尚書屋
而我和雲姨的緣更多成分是人為的。所以我經常說,她是我生命裡最重要的一分子,她是我的恩人。安問我,為什麼不是親人,只是恩人?我思索着親人這個詞,卻不回答。不回答是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總是一個人用冷水不停地拍打着自己,本來冰涼的身體被刺激的更是冰涼。時尚書屋
濕漉漉地站在窗前,聽見遠處傳來斷斷續續的柳笛聲,我會心痛。再去面對安的困惑時,我依舊保持沉默。只不過,我會告訴自己,大概,我是有些恨雲姨的,那種心痛的恨。因為我在乎她的一切,包括離去。時尚書屋
湛藍,你又怎麼了。安靜靜地站在我面前,像看著一個頑皮的孩子,用一種無可奈何的語氣。我打起精神看他,擊玻璃時劃破的手臂上汩汩地流着血,我笑自己的心理語言,其實沒那麼誇張,或許只是劃破點皮。很奇怪,這個時候,我居然還在想這種無聊的事情。時尚書屋
我的思想一直都是很跳躍的那種,像我的文字,意識流的敘述,記不清是哪個雜誌的編輯說過,你不能這樣下去,改變你的生活就能改變你的文字。只可惜我太小也太固執了,聽不懂也做不到。安還在那裡站着,我開始鎮靜自己不去想那些無關的東西。抬頭,安佈滿血絲的眼裡流過點點的困惑和疼惜,但是,我不想和他說話,因為我要的不是他那種表情。時尚書屋
小的時候,常會被這樣的一雙眼睛注視,有時,他也會嘗試靠近我。只不過總是被我身上的刺扎傷,現在,他還是寵着我,只不過,和安的寵不一樣。他似乎更在乎我,那種如我在乎安一樣的在乎。他叫顏曉,一個從來不會惆悵的男孩。時尚書屋
有時候,我會接受他的關心,因為他眼裡也會閃過和我一樣的淒。儘管,他依然那麼的快樂着。他常常會問,湛藍,你是怎樣的女孩。像現在安的詢問。時尚書屋
面對安,我還是蜷縮,身上是那種很寬大的棉布睡衣,誇張的血紅色,像雲姨曾經涂的口紅,看得頭昏。空氣中硬冷的分子不留情地鑽進我的身體,我下意識地抖了一下。安手臂上的血已經開始凝滯,地上有斑斑的血漬,但只是寫滿了寵,與愛無關。時尚書屋
安脫下身上的外套,開始動手整理屋子,我不說話,我看他的目光在那些寫滿安的白紙上游移。然後,他沉默。我也沉默,而後他抽菸,狠狠的樣子,彷彿是想把煙吃到肚子裡,我凝視他的側臉,有種想哭的感覺。湛藍,你到底想要什麼。時尚書屋
安轉過身看著我,我們面對面地坐著,很長一段時間。安疲憊的神情把我的心刈割。我慘笑,他竟然問我要什麼,原來他一直都不知道我。我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