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第 5 頁


,我可能更適合做一隻狐狸。卻沒有人知道,就算是,我只會是一隻悶狐狸,像我的名字,湛藍,其實,我一直覺得我的名字很美,就是太深,深得不見底的幻。我說,安,給我一支菸。安的眼神很無奈,但是在打火機打亮的瞬間,我更看到他一
作者:夏果果 / 頁數:(5 / 53)

我開始溫順地靠近他,泥鰍一樣地蜷縮在他懷裡,悲哀。我讓安看我手上的刺青,大的有些猙獰的玫瑰花,被顏料滲透的血管,我看見我的手背變色了,滿滿的青色布在我縱橫交織的血管,花瓣的紅像吸血鬼的舌頭詭異地笑着。我說,安,頭昏。安習慣地攬我入懷,吻我的額頭。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還是個16歲的女孩時,孤僻,卻又叛逆得無可理喻。我把頭髮剪得很短,短的沒有一點章法,顏色是紫色的嫵媚,而且我用太多的啫喱水讓髮根又硬又尖地豎在那裡。更多時候我是一隻刺蝟,而且,是一隻憂鬱的刺蝟。不過,上天總算眷戀我,我有一張漂亮性感的臉,美得几乎不像16歲的女孩子。時尚書屋
沒有清純,只有嬌艷。於是,也有人說,我可能更適合做一隻狐狸。卻沒有人知道,就算是,我只會是一隻悶狐狸,像我的名字,湛藍,其實,我一直覺得我的名字很美,就是太深,深得不見底的幻。我說,安,給我一支菸。時尚書屋
安的眼神很無奈,但是在打火機打亮的瞬間,我更看到他一閃即過的迷亂。煙在裊裊地升起,散開,幾十平方米的房間很快瀰漫霧樣的煙,把我心裡不斷膨脹的慾望激化,我用力地撕扯着,嘴角開始有咸澀的血腥。然後,我走出自己的身體,憂鬱的觀賞着我在安懷裡那無言的冷。我說,安,我想做一條無力的泥鰍。時尚書屋
安的手指觸摸游移在冰涼的地面,臉上有淡淡的哀愁,聽見我毫無厘頭的話,怔了一下,什麼?我不再說話,抓住安的手臂用力吮吸。血腥越來越濃重的在我的口腔裡蔓延。我聽見安的嘆息,湛藍,你什麼時候才能長大。時尚書屋
舌頭舔到掉下的淚,才發現,淚水就是血的主要元素,要不然味道怎會如此相似,兩者融合的如此和諧。那時候,我在心裡呻吟着,掙扎着。安,長大了又如何,我能做你的新娘?安聽不見我心裡的話,他的眼睛飄搖不定地看著窗外。我也沒有說出來,因為我不想重複。時尚書屋
早在我14歲生日的時候,就告訴過安我的決定。那時,雲姨拋下我和安走了,14根蠟燭在安的淚水裡點燃,我很平靜而執著地說,我要嫁給他。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終究,我學會墮落,我以為,墮落會使我儘快長大。時尚書屋
顏曉是我自己選擇的墮落的開始,我始終以為,就算墮落,我也要墮落得讓自己不會後悔。曾想過在酒吧裡去結束自己的單身,也想到要轟轟烈烈地愛一場然後把自己毀滅。最後我發現原來都很困難,酒吧裡的男人沒有我能看上眼的,而愛對於我真的是很縹緲,因為我的愛都給了安。顏曉是我能做的惟一的選擇,首先我不討厭他,而他也是愛我的,儘管我知道這對他並不公平。時尚書屋
雲姨說,我小的時候,有看相的說,長大以後,我要麼了不得,要麼不得了。有時候會在夢裡出現這樣的畫面。我倔強而又冷漠地坐在門前的石墩前,時不時有小孩子扔來泥巴和石子和穢物,伴着他們口中的嘲笑,野雜種,下賤胚。我只是一動也不動的用目光殺死他們,嘴角是不經意的淚。時尚書屋
雲姨牽我的手,走到巷口那個擺攤的「賽半仙」的白髮白鬍子那裡,我依舊不說話,聽他天南地北地給雲姨講前生來世,說前途往事,搖頭晃腦的煞有其事。我突然發笑,還是冷,那你算過自己今天會發生什麼事嗎?不等他反應過來,我已經在雲姨的尖叫聲中湊近他,飛快地拔掉他最長的那根白色鬍子。壞壞地看他捂着嘴齜牙的狼狽。很隨意地吹掉那根比我頭髮還長的鬍子。時尚書屋
我不屑,才不要聽你在這裡胡說,騙子。轉身,聽見雲姨慇勤地賠笑致歉,我冷冷地從鼻子裡發出哼聲,離開。邁到五十步的時候,聽見他蒼老又深沉的聲音,這孩子,長大後要麼不得了,要麼了不得。延續到現在,我依舊不知道不得了和了不得的區別和概念,有時想來,大概是好與壞的極限。時尚書屋
我想我可能是太孤獨了,有的時候孤獨的久了,就成了一種習慣,但潛意識裡還是渴望着有人和我交流。突然想打電話,找個人聊聊,我害怕自己這樣下去會失去語言的能力,翻開電話本時才發現我只有安的電話孤零零地掛着。時尚書屋
安的電話無法接通,我抓着電話不知道是繼續還是放下,那一刻我恍惚得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莫名其妙地想去發瘋一樣地喊,原來我從沒想過要是找不到安,我身邊還有誰。無奈地扔掉電話本,我決定還是一個人度過這漫漫長夜,這時,我看到一個熟悉而陌生的名字像驚喜一樣的從電話本的末頁跳了出來。我怦然心動,顏曉,那個小的時候就在我身邊默默注視着我的男孩。時尚書屋
小時候,一個人去上學,要經過很深很深的衚衕,然後穿過馬路,走很遠很遠的路。我一直是一個人。穿衚衕的時候,經常會被一群孩子在後面追打,小石子,泥巴,爛柿子等,所有能砸到我的東西他們都不會心疼,帶著辱罵,野雜種,下賤胚。只有他,不說話,只是靜靜地跟着我,注視着我。時尚書屋
偶爾他會大聲地喝制:不要罵她,她其實是很好的。有時候,那些孩子會片刻靜止。灰溜溜地從我身旁跑掉,雖然仍有些細微地嘟囔,但是最終還是散去。我很感動,那些泥巴慢慢地從我身上掉下,就像我的心裡一點一點地放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