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第 9 頁


來了,沒有問什麼原因,順着她的手指看過去,一個比我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女孩在一群男孩子的喝彩中瘋狂地扭着難看的舞姿,至少在我看來,她是難看的。我安靜地出現在女孩面前,腳步卻是搖晃的,你好,音樂聲掩蓋了我的問候,女孩鄙夷地
作者:夏果果 / 頁數:(9 / 53)

周末總是和幽寧一起去暗黑玩,暗黑是個陰鬱的地方,我常常是頽廢地趴在吧檯上冷眼看著那些瘋狂而孤獨的男男女女,年輕的時候是如此渴望着成熟,然後用自己幼稚的方式來詮釋着成熟,其實我們做的不過是叛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有男子會偶爾狎意過來,然後是碰撞,我讓自己肆意地笑,然後恣意地做出輕佻的招手。哥,不想請我喝酒嗎?我有嚴重的精神分裂症,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時尚書屋
看見幽寧滿身是血地撲到我面前時,我几乎在坐在男人的腿上,距離近到可以看到男人臉上粗重的毛孔,聽得見他急促的呼吸。我在笑着,笑得很放肆,可是眼淚卻在流着,我在想,如今的我到底算什麼。時尚書屋
幽寧斷斷續續地講述着她受傷的情節,我大致聽明白了,有穿紅色衣服的女子和她在舞池裡打起來了,沒有問什麼原因,順着她的手指看過去,一個比我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女孩在一群男孩子的喝彩中瘋狂地扭着難看的舞姿,至少在我看來,她是難看的。時尚書屋
我安靜地出現在女孩面前,腳步卻是搖晃的,你好,音樂聲掩蓋了我的問候,女孩鄙夷地看了我一眼,準備離去。她旁邊的男孩子衝我吐舌頭,我晃晃所剩無幾的酒瓶子,貼在男孩子身上說,跟我走吧,跟着這種貨色丟你人。時尚書屋
周遭全是起鬨的笑,女孩惱羞成怒,推開我,拉著男孩子就要離開。我依舊是笑眯眯的樣子,一把揪住她的頭髮,然後手中的酒瓶子脫手而出,女孩一聲尖叫,血從她的額頭蜿蜒下來,所有的人短暫的安靜,四周只有音樂刺耳的響起。所有的人都被我突然的變臉驚獃,女孩捂着臉驚恐地看著我,我發瘋般將女孩子踹在地上,穿著我那雙白色的皮靴狠命地朝她的臉上、身上雨點樣地踩下。時尚書屋
音樂越來越瘋狂,女孩的哭泣聲摻雜其中,我已是紅了眼,酒精在身體裡肆意地燃燒着,衝擊着我的神經。好幾個男孩子也沒拉得住我,直到幽寧哭着說,快走,湛藍,會死人的。時尚書屋
被一群人驚惶失措地拉出暗黑後,我看見女孩子被人扶出來,然後兩個警察在那裡詢問着,女孩哭泣着訴說著,血還在流着,紅色的血染紅了紅色的衣服,我突然有了莫名的快感。幽寧和幾個不認識的男孩子拽着我讓我趕快離開,我突然掙脫他們的手,衝到女孩子面前,又是一陣狂打。所有的人都被我嚇壞了。時尚書屋
警察拉開我的時候,女孩可憐地蜷縮在地上,血漬几乎滿身都是。被拷的時候我回頭看幽寧,她在哭,我給了她一個微笑。時尚書屋
或許幽寧覺得我在幫她,但不是。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沒有人知道我在想什麼,我在等,我知道只要我出事了,久違的安就會出現。時尚書屋
上警車的時候,我卻聽見顏曉的聲音,湛藍,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你到底要怎麼樣。我燦爛地對著他笑,卻沒有說話。時尚書屋
始終記得那時顏曉搖頭的無奈,然後他大聲地說了句,湛藍,等我,我愛你。時尚書屋
那次我失算,安沒有出現,二十四個小時後,我被放了出來,接我的人是顏曉,交了五百元的罰款。走出留置室的大門剛好趕上是我的生日。時尚書屋
我18歲的生日,沒有和那個我發誓要在一起的人過,那天,沒有生日蠟燭。我扔掉自己的銀行卡,我說,顏曉,以後我一無所有。

我不想為誰留下我的處女夜

花都被野獸吞噬了,你冷冷地站在牆角邊上撕扯着牆上那幅凡高的畫。你說你喜歡抽象的一切。時尚書屋
太陽被天狗吃掉了,月亮被水澆濕了。MD,這個世界最好永遠是黑色的,正如某位哲人說的,用黑色的眼睛在黑夜裡尋求光明。在座的哪一位沒有學過初中一年級的代數,負負的結果恰恰是正。我聽到女媧曾經補上那個缺口又再一次哐啷一聲,然後咸澀的淚水瞬間覆蓋了我。時尚書屋
我出了留置室,卻用心給自己的心照樣建造了一座。時尚書屋
一個月裡我沒有出房間,讓自己痴迷在黑色的氛圍裡,一個月,我只吃方便麵,喝自來水。我跟顏曉說,不許離開我,就這樣陪着我。我們無節制地做愛,我貪婪地像缺水的魚在顏曉身上索取着。我需要身體的慰藉,來撫平心裡的失落。時尚書屋
一個人的時候,我就趴在床上有一條沒一條的和幽寧發短信,或者像條泥鰍一樣窩在牆角發獃,地上總是冰涼,然後冰涼的刺激着我的慾望,身體裡燃燒的岩漿就這樣慢慢降溫。讓我想起和顏曉做愛時我異常的冷靜和瘋狂,我問幽寧,你有過幻想嗎?時尚書屋
幽寧發過來一句答非所問:我在和一個男人喝酒。時尚書屋
我不再詢問,然後在空蕩蕩的屋子裡褪去我的衣服,陰冷的月光透過窗帘的縫隙射在蒼白的牆壁上,我看到自己瘦削的肩,凌亂的發。記不得有多長時間沒有剪過指甲了,指甲划過肌膚時,我看到有些乾燥的印記,然後就那樣赤裸裸地像座塑像站在窗前,接受月光的沐浴。我開始像個瘋子一樣地滿世界地找黑色的指甲油,終於被我在床下一個黑色的小盒子裡找到,親吻,莫名其妙的流淚,然後就是安靜地,小心地,涂遍全部指甲。時尚書屋
半夜的時候我會跑到街上數汽車,然後給自己定下數夠多少輛汽車才回去睡覺,然後我會完全忘記我在哪裡。時尚書屋
湛藍,快點回家。我彷彿聽到那熟悉的聲音,抬頭看去,是安,他像座大山一樣站在對面馬路上,車輛不停地變換着,我們在變化的畫面中間搜尋着對方。時尚書屋
安,帶我走,我已經習慣被你牽着手。我使勁地喊着,用力地喊着,卻發不出絲毫聲音來,我看到安在焦急地向我揮手,於是我朝着那個方向走去,繼續走去,一抹紅色閃過,我失去了知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