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鳳凰池 第 4 頁


雲生思想道:「他與吾從不認識,那一日看梅,又不曾交談,為何今日特來拜我?看他並無斯文氣象,想是個為名不為實的。」正在猜疑之際,恰好萬頎公走到,早已看見桌上帖兒,便問道:「雲兄幾時有
作者:煙霞散人  / 頁數:(4 / 49)

雲生思想道:「他與吾從不認識,那一日看梅,又不曾交談,為何今日特來拜我?看他並無斯文氣象,想是個為名不為實的。」正在猜疑之際,恰好萬頎公走到,早已看見桌上帖兒,便問道:「雲兄幾時有這姓白的貴相知?」雲生道:「你道是誰?原來就是前日看劍的那人,卻是都憲白公的乃郎,小弟從不認識,不知為何特來望我。」正在這裡解說不出,萬生道:「畢竟是慕吾兄才學而來的了。」雲生道:「我看那人全無斯文氣象,怎好與他往來?」萬生道:「古云禮無不答,兄的意思無非不欲親近他威勢,然而他既先來,不去答他,是因噎而廢餐了,怎麼使得?」雲生道:「所見有理。」


於是隔了兩日,也寫着一個年家單帖,叫松風跟去回拜。
且說那白公子正叫那尤其顯在門外舒頭探腦張望,一見雲生,連忙進報白公子。不等傳帖,早已整衣出迎。相見寒暄,不消說了。此時符良星見在坐,通了名姓,飲罷茶,雲生就要告別,白公子道:「難得雲兄賜顧,且請寬坐,還要請教。」
尤、符兩個也說道:「白大爺最是好客,他志同道合的就是刎頸之交。今日是慕雲相公高才,特地虛心求教,雲相公怎麼匆匆的要去?」雲生只得又坐下了。
不一時,只見裡面掇出餚饌來。雲生看見,堅意要別,怎當他三個人拖住,死也不放。白公子道:「相知便飯,何必這等作色,想是嫌小弟愚陋,不足與談的了。」雲生見他抵死相留,只得勉強坐下。時尚書屋
遜謝幾句,然後坐席。只見那尤、符兩個滿口之乎者也,不是奉承白公子,就來假恭敬雲生。飲了數巡,符良星便問道:「那日小庾嶺梅花樹下舞劍這位必定貴相知了!」雲生答道:「正是敝相知。」符良星道:「一發舞得灑脫得緊,真正是一劍才人。」

那老尤就介面道:「莫要說劍舞得好,只這把劍,洛陽縣也尋不出,就是白大爺這樣人家,怕也不能夠有。聞說倒是雲相公的,可是真麼?」雲生道:「是家父手澤,是所珍愛的。」符良星道:「這樣寶劍,不知價值多少?」雲生見他兩個只管劍長劍短,早已會意,便正色道:「肯賣的一金也易,不肯賣的萬金也難,哪裡定得什麼價錢?」說罷,立起身來就要告別。白公子見此話不投機,也不十分相留,送出門,一拱而別。時尚書屋
白公子轉來對兩個說道:「才聽小雲口氣,不象個肯賣的,怎麼處?」尤、符兩個本意要幫襯買他的,討公子之好,被雲生一句截住,一場掃興。尤其顯道:「我倒有一計在此,只要拼得二百金,便弄得到手。」白公子忙問道:「你有什麼好計?」老尤道:「目下因四川峨嵋妖婦作亂,各府州縣嚴行保甲,只消趁此機會,動一張匿名狀子,說他窩藏主劍,與妖婦通謀;公子再叮囑縣官,衙門使些銀子,結果小雲的性命,有何難哉?那時斬草除根,這寶劍怕不到手?」公子連稱:「好計!好計!」隨即捏寫一狀,拿出二百兩銀子,付與老尤,叫他快去行事。正是:
此風頓起千層浪,迷霧俄遮萬里天。
老尤出來,對符良星道:「老符,你衙門慣熟,把這張狀子托一個人,與他一百兩銀子,要包成這件事。“這一百兩,我和你分。」符良星滿臉堆笑道:「妙不可言。既如此,快拿銀子來,我有一個相知,叫做利士圖,是衙門積蠹,去央他,自然妥當的。」
老尤便把銀兌起來,交付了一百兩,其餘一百兩又分四十兩與他。老符道:「這二十兩呢?」尤其顯道:「且聽出或要雜項使用,難道又分出來不成?」老符道:「有理有理。」即便拿了銀子,去尋利士圖,與他說了這事。衙門裡人見了雪白的銀子,似蒼蠅見血,滿口應承,只說事成之後,要在公子面前幫襯幫襯。時尚書屋
老符道:「這個自然,只是就要見功為妙。」各去行事不題。
且說雲生自從來拜之後,便與萬生說如此事,以為可笑。萬生道:「小弟打聽此人,原是一個刻薄子弟,此後還要提防他幾分。」雲生深以為然。
萬生是個有心的人,時時代雲生打聽。一日從縣前走過,只見背後一人叫道:「萬表弟,這幾時怎不到愚表兄家裡走走?」萬生回頭一看,不是別人,卻是利士圖。原來兩個是姑表親,利士圖為人不端,所以不大往來。這日偶然相會,只得敘了幾句久別的話。時尚書屋
一定要留萬生到家,萬生被他強不過,只得隨他到了家中。忙叫小廝沽酒買菜。不一時安排齊整,兩個對酌,萬生問道表兄向來生意好麼?”士圖道:「承表弟垂問,能托賴洪福,粗足度日,只是財來財去,一向不濟,今日有一樁事,倒也有些滋味,只是害了一個好人。」萬生便問何等樣人並何等樣事,士圖哪裡肯說,被萬生盤問不過,只得做個啞謎,道:「為頭的都是鄉宦子弟,一個是父親現任憲司,一個是故宦的兒子,聞他是個窮秀才,為一件沒要緊東西,把潑天大事要他承當,只怕這個窮秀才這兩日在那裡頭痛哩!」萬生一聞此言,明知是白公子陷害雲生,便道:「表弟方纔約一朋友說話,這時候在那裡等了。」
堅意要別。
出得門,急忙到雲生家裡。雲生見萬生走來,舉止失常,忙問道:「萬兄今日為何這等慌張?」萬生道:「雲兄,不好了,你的禍事到了!」雲生也吃一驚,道:「小弟因守□羹,閉門久矣,有何禍事?」萬生便把撞見利士圖,所說的話述了一遍。此時赤心,松風都聽見了,無不駭愕。轉是雲生道:「小弟暗室無虧,衾影不愧,縱有青蠅,恐難玷無瑕之璧。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