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九尾龜 第 2 頁


秋谷便在炕上坐下。寶琴敬過瓜子,細細的打量秋谷。正是二月初天氣,見他穿著一件白灰色灰鼠皮袍,玄色外國緞草上霜一宇襟坎肩,外罩天青貢緞洋灰鼠馬褂,顏色配搭得十分勻襯。長眉鳳目。白
作者:待考 / 頁數:(2 / 385)

秋谷便在炕上坐下。寶琴敬過瓜子,細細的打量秋谷。正是二月初天氣,見他穿著一件白灰色灰鼠皮袍,玄色外國緞草上霜一宇襟坎肩,外罩天青貢緞洋灰鼠馬褂,顏色配搭得十分勻襯。長眉鳳目。時尚書屋

白麵豐頤,英爽之氣,奕奕逼人,覺得眼中從未見過這樣人物,不覺親熱起來,挨着秋谷身旁坐下,應酬了一回。秋谷看他言語之間尚覺有些羞澀,便知初入青樓,不是那林黛玉、翁梅倩一流人物;又見他低顰淺笑,顧盼生憐,不由心花大放,便向寶琴說道:「我今日雖然還是第1次來,竟要在這裡請幾個客,不知房間可空不空?」寶琴笑道:「只要大少肯照應倪,是再好勿有格事體,倪阿有啥倒勿肯格?」
便回頭叫房間裡娘姨,交代一台菜下去。
秋谷叫拿筆硯過來,寫好請客票,發去不多一刻,客人陸續到來。發過局票,秋谷叫起手巾,其時檯面已經擺好,大家入座。其中恰有一位客人,是秋谷最敬重的朋友,雙姓東方,單名一個瑤字,又號小松。生得儀容俊雅,眉目風流,素有璧人之目,同秋谷意氣相投,時常會面的。時尚書屋
當下到了席中,一眼先看見了許寶琴,山花寶髻,石竹羅衣,神彩驚鴻,珮環回雪,不覺獃了一獃;又見秋谷與他非常親熱,眉語目成,又如飛燕依人,夭桃初放,便大笑道:「秋谷說蘇州地方並無相好,這位貴相知難道是天外飛來的不成?快快實說:是幾時做起,為何瞞着我們,是何道理?」秋谷尚未開口,寶琴早已兩頰通紅,扭轉身子,恰好與小松打個照面,更加不好意思,低下頭去,口中咕嚕道:「耐篤總是實梗瞎三話四,阿要無淘成,倪是要板面孔格。」秋谷聽了好笑,便道:「這位方大少,天生的不老成,沒有好話說的,你只當他放屁就是了。」又向小松道:「我向來作事從未瞞你,此處我實是今日第1回來,在餘香閣點戲之後,釘梢回來的。你不信,只顧問房間裡人便了。」
那房間裡娘姨阿彩、大姐阿仙,一齊說道:「方大少,勿要勿相信,軋實章大少是今朝做起格勒,倪阿肯騙耐嗄。」
小松聽了,方纔相信,想了一想,又搖搖頭道:「我只不信。既然是今天做起,為甚你們先生的神氣,倒像與章大少是老相好一樣,是何道理?」小松說到此際,早被秋谷捏了一把,使個眼色,小松方纔住口。秋谷悄悄埋怨他道:「你取笑也要看地方起的。我今天初次在此請客,你便如此胡言亂語,倘被他真個板起面孔來,你我豈不大家沒趣?」小松笑道:「你不要來嚇我,我是不怕的,你只好好的叫他轉個局,我便不開口了,你肯不肯?」秋谷不覺大笑道:「原來你說了半天,是要割我的靴腰,何不早說,恰要繞着彎兒說呢?」便叫寶琴轉過去坐在小松旁邊。時尚書屋

寶琴抬起頭來,着實釘了秋谷一眼,也不言語。秋谷又催一遍,寶琴方纔對著小松說道:「方大少,對勿住,倪間搭格規矩:一幫裡客人勿做兩個格。阿好謝謝耐,勿要扳倪格差頭。倪情願吃子一杯罰酒末哉。」
說罷,便叫阿仙取出一隻鷄缸杯來,斟了一杯熱酒,立起身來,將杯照着小松,竟自吃乾了。”小松倒也無可再言。停了一會,忽然笑道:「可惡可惡,我在堂子裡頭頑兒,總弄你這促掐鬼不過,你總要占個上風,究竟我同你是一樣的人,難道我短了什麼不成?」
說著,又問寶琴道:「你看我們兩人,倒底誰的風頭好些?」
寶琴聽小松說得好笑,不免面紅一笑,暗中又飛了秋谷一眼,早被對坐的客人名叫孔伯虛的看見,便笑道:「據我看來,秋翁與小翁二人正是工力愁敵,可算得瑜亮並生,一時無兩。只是寶琴的意思有些看不上小翁,或是小翁的內才短些,比不上秋翁的精力,那我們外人就無從曉得了。」說得合席大笑起來。
恰好各人的局陸續到了,彼此打斷了話頭。
酒過數巡,小松鼓起興來,便要擺五十杯的莊。秋谷微笑道:「你這種的酒量也敢擺莊?待我來打坍你的。」於是攘臂而起,正與小松旗鼓相當。旁坐一個姓吳的勸道:「五十杯太多,留幾杯等別人來打,你打了二十杯罷!」秋谷依了,便與小松五魁三元的叫了一陣。時尚書屋
二十杯莊打完,秋谷自己也輸了十五六杯,秋谷慢慢的喝了十杯,還有五杯,便折在一個大玻璃缸裡,回過身來遞與阿彩,叫他代飲。阿彩剛剛接過,早被寶琴劈手奪來,一口氣咕嘟嘟的竟喝了一個乾淨,面上早紅暈起來,放下杯子,那兩隻秋波水汪汪的更加了幾分風韻。小松只顧與別人搳拳,竟不理會。秋谷卻是留心的,見他杏眼微餳,桃腮帶澀,心上覺得好生憐惜,只是說不出來,便低低的合他說道:「你何苦這樣拚命的喝酒,喝醉了便怎樣呢?」寶琴微笑不答,秋谷更是魂銷。時尚書屋
兩人相視了好一會,小松的莊早已打完。小松除代酒外,自家也喝了三十餘杯,覺得有些沉醉,從腰間掏出一個表來一看,早已指到十二點三刻了,便道:「時候不早了,我們散罷!好等你們兩人細細的談心。」上過干稀飯,各人都掏出兩塊洋錢放在桌上。秋谷也取出下腳四元,添菜兩元,一齊放在台上。時尚書屋
相幫進來收拾檯面,把洋錢數了一數,七個客人共是十四塊,一總二十塊洋錢,便高叫一聲:「多謝各位大少。」拿了洋錢出房去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