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九尾龜 第 25 頁


厚卿聽他要他開銷帳目,口氣說得大了,早發極起來,勉強向張書玉道:「你這話從那裡說起?非但我沒有對人說過,並且待你也沒有什麼怠慢的地方,不過應酬場面多帶了一個局,這就算是跳了槽麼?倌
作者:待考 / 頁數:(25 / 385)

厚卿聽他要他開銷帳目,口氣說得大了,早發極起來,勉強向張書玉道:「你這話從那裡說起?非但我沒有對人說過,並且待你也沒有什麼怠慢的地方,不過應酬場面多帶了一個局,這就算是跳了槽麼?倌人也不止做一個客人,客人也不見得做一個倌人,怎麼你的店帳要我替你開銷?難道你不認得我這個人,就欠的帳目都不要還麼?你們想想可有這個道理?」書玉聽了只冷笑一聲,向阿寶姐道:「耐聽聽看,才勿關俚事,阿要推得乾淨!」又正色向厚卿道:「劉大少,耐勿要假痴假獃,倪向來格閒話說一句是一句,勿是啥格說仔摟白相。耐倒要替倪打算打算篤囁!」

厚卿被他逼住,沒有轉身,已是十分惹氣;又見張書玉聲色利害,明知他不肯空回,只急得兩足亂跳道:「這是什麼說話!無緣無故的來尋起我來,叫我怎樣的打算?我又沒有用你的錢,沒有欠你的帳,聽憑你怎樣便了。」書玉冷笑道:「上海灘浪有銅錢格人末也多煞,倪啥勒勿去尋着別人,獨獨尋着耐劉大少一干仔?耐自家想想,說出該號閒話來,阿對倪得住?」
厚卿聽他說得沒頭沒腦的,更加摸不着緣故,只是乾著急,口中嚷道:「我倒底說了什麼,你也要說個明白,不要半吞半吐,弄得人糊里糊塗。依着你的心上,要我怎樣,你放著正經話不說,單單的同我轉起大遠的圈子來,我可知道你是個什麼主意?」書玉道:「耐自家對別人說格閒話自家明白,倪也勿來替耐啥對格話頭。倪現在牌子拿脫仔,生意也勿做哉。娘姨篤格帶擋,一千幾百塊,各處格店帳末,二千多點;一塌刮仔勿到五千洋錢。時尚書屋
說起來是也嘸啥希奇,就不過半中節裡,一歇辰光要倪還起洋錢來,收末收勿着,借末無借處,叫倪身浪也勿會出啥洋錢。劉大少,倪一徑待耐末也朆壞過歇良心,耐勿應該放倪格謡言,故歇弄得倪勿上勿落,格一杯酒是要挨撥耐吃格哉。」
厚卿聽他盤子開得闊綽,心上沒有了主意,雖然明知書玉有心敲他的竹杠,然而張書玉既然起了這個念頭,料想不是三百、五百塊錢可以打得倒他的,免不得要忍着心痛買個彼此相安;卻不料他開口就要五千,早吃了一嚇,心想就是一半,也要二千塊錢。厚卿向來為人比幼惲更加刻嗇,那裡割捨得下?
心中躊躇,方寸交戰了一會,不覺恨起張書玉來,恨他無故生枝,硬敲他的竹杠。又被書玉說了一席不講情理、一廂情願的蠻話,心中更加了幾分焦躁,那怒氣竟按捺不住起來,便也變了面孔,冷笑道:「倌人敲客人的竹杠,也要客人情願,方纔顯出交情。你說這樣的蠻話,就是我情願出錢,你也沒有什麼趣味。我在上海多年,倌人要客人的小貨,我也見得甚多,卻從未看見你這種泛蠻的人,真是第1遭兒,實在可笑!我還有正事在身,也沒有工夫和你講理,你請罷,我卻先要失陪了。」

說罷,立起身來就要往外走出。
那曉得張書玉性情本來悍潑,淫惡非常;又因厚卿跳槽到洪笑梅家,天天擺酒碰和的報效,眼睜睜看著大肥的鴨子,蓋在鍋裡還被他飛了出去,已是氣得不可開交。卻沒有想到他自己,那一天在張園看見了章秋谷,心蕩神飛,恨不得立刻與他團成一塊,把十分情意都用在章秋谷身上,去弔他的膀子。萬不料章秋谷眼力高強,他這一副尊容那裡看得上眼,所以憑着張書玉百般做作,搔頭弄姿,抹巾障袖,只如沒有看見一般,付之一笑,並不放在心上。張書玉卻受了個老大沒趣,又羞又氣,他卻還不死心,想慢慢的跟着,再去打動於他。時尚書屋
剛剛走出彈子房,就遇見厚卿尋他,叫他一同回去。張書玉滿肚皮沒好氣,只得上了馬車一同回去,反怪着厚卿不該打斷他吊膀子的心腸。看著厚卿的面目委瑣,舉止堪憎,越看越氣,心中便二十四分厭惡他起來,便待他淡淡的,冷言冷語的譏誚。及至厚卿叫局,故意遲至檯面將散,催了幾遍方纔到來,是有意叫他知難而退的意思。時尚書屋
又不料厚卿跳到洪笑梅那裡,居然的放開手段,銀錢揮霍起來,懊悔前日不該做斷了他,便要想個撒下瞞天大網,撈他一個罄盡的主意。同娘姨們商議了幾日,才想出這一條計策來;預備先軟後硬,要和厚卿大閙一場,萬不肯空回白轉。他明欺厚卿雖然滑溜,卻是個無用怕事的人,就是事情決撒,也不怕他去告狀經官。聽見厚卿一場發作,正中下懷,只見他腮邊起兩朵紅雲,眉際橫一團殺氣,柳眉倒豎,杏眼圓睜,大聲說道:「劉大少,耐勿要勒浪擺啥格松香架子,勿要說耐格種客人,就是比仔耐再要利害點,倪也勿見得嚇殺仔人。時尚書屋
耐開口閉口說倪敲耐格竹杠,倪就算是敲耐格竹杠末哉,老實說,倪格排客人勒倪身浪用格一千、八百,三千搭仔二千洋錢,也勿算啥事體。只有耐末一格銅錢才勿肯用,寒色摟抖極殺仔人,還要說倪敲仔耐格竹杠哉。倪自然總有道理勒,好敲耐格竹杠啘。耐今朝到底那哼?說一句閒話撥倪,勿要勒浪裝啥格媽虎。」

厚卿正待要走,卻被張書玉翻轉麵皮,不遺餘力的數說了一頓,只氣得渾身亂抖,一句話也回答不出來;停了半晌才說出一句話來道:「你這說話真是豈有此理!難道世上沒有王法的麼?」一面說,一面仍想脫身走出,早被書玉搶上前劈胸揪祝正是:愛河滾滾,大家同在沉淪;情海茫茫,何苦自尋煩惱。
不知厚卿怎生打發書玉,且待下回交代。

第10一回

對酒當歌忽逢舊友陽春白雪快和新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