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九尾龜 第 27 頁


你既不以為然,我亦樂得藏拙,免得去搜索枯腸,但是你剛剛入席,就第1個違了我的酒令,卻饒你不得,須要罰你十杯,若喝不了這許多,罰你即席賦詩自贖。」春樹道:「要我做詩不難,我即席賦詩,
作者:待考 / 頁數:(27 / 385)

你既不以為然,我亦樂得藏拙,免得去搜索枯腸,但是你剛剛入席,就第1個違了我的酒令,卻饒你不得,須要罰你十杯,若喝不了這許多,罰你即席賦詩自贖。」春樹道:「要我做詩不難,我即席賦詩,你亦要立時和韻,方算得令官的公允。若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我就要鼓噪了。」秋谷笑道:「依你,依你,但古人七步八叉,俱有成例,若構思遲了,就要加倍罰你二十杯,須要落筆如風,不許停頓,你可敢答應麼?」春樹毅然作色道:「這個何難?料想也未見得難我得倒。時尚書屋

你且吃了令杯,看我立時揮灑何如?」秋穀道:「我做令官並無私曲,你若能文不加點,大家也要公賀三杯。」秋谷果然幹了令杯。
春樹要過一張八行信箋,也不思索,提起筆來,看他走筆如飛。秋谷等在旁看著,只見寫得好一筆趙松雪的行楷,娟秀非常,寫着《即席賦贈秋谷章君》一首七律道:五陵公子正翩翩,裘馬清狂佳客前。
太白豪情窮碧落,冬郎才調況青年。
詩腸對月原如水,劍氣凌雲快欲仙。
春樹寫到此處,正要奮筆直書結句,忽然一想,錯了一個韻腳,便略略停了一停,要換個韻,卻未免就停筆不下。秋谷早大笑道:「溫八叉今竟如何,若再停一刻,便要倍罰二十杯了。」春樹笑道:「你不要自恃做了令官作威作福,停會待我也做一回令官考你一考,看你這曹子建還能七步成章否?」秋穀道:「你不要與我鬥口,且完了正文再說。」春樹一面說,一面早把兩句結句寫了出來。時尚書屋
眾人看是:我愧郊寒並島瘦,聞君高論為開顏。
修甫等一齊讚好。秋谷笑道:「詩意甚佳,姑且免罰,但是揄揚太過,卻要罰你一杯,我也陪你一杯。」春樹也不推辭,欣然飲了,道:「你的令官已經卸任,待我這令官也來出個題目何如?」秋谷笑道:「任從尊意。」春樹道:「我如今先要你原韻和出一首,非但不許停頓,而且還要擊鉢催詩。時尚書屋
若鼓已絶而詩未成,也要罰你二十杯,眾位以為何如?」修甫等齊和道:「秋翁向來詩才敏捷,真可倚馬萬言,想必不至受罰。我輩拭目以俟佳作便了。」
秋谷笑了一笑,隨取過紙筆來。春樹取一支象箸,在茶杯上「當」的打了一下,道:「鼓聲已起,速速做來。」秋谷提筆便寫,兔起鶻落,滿紙淋漓,一筆草書比春樹更加神速,不一刻早已寫完。春樹也自怪詫,暗想:怎地比自己更快?果然並生瑜、亮,自己較遜一等。時尚書屋

大家看那詩時,只見寫着也是一首七律,上寫”奉和原韻”:江南詞客太翩翩,況在臨安畫閣前。
己分玉蕭成隔世,漫將錦瑟誤流年。
慚無叔寶風前度,應有瑤台月下仙。
拚把清樽同一醉,不須惆悵問朱顏。
眾人看完道好。秋谷笑道:「我向來不愛和韻,今日被他逼住,無可如何,只得潦草塞責,諸兄怎還要謬讚起來,豈非違心之論?」仰正道:「我們知己相敘,不作套談,秋谷為何總有一番謙遜,這要罰你一杯。」就斟了一杯酒送過來,秋谷倒也無言可答,只得受罰了一杯。
春樹還有些心中不服,便又出令道:「我見《隨園詩話》中有新婚詩,以’階乖骸埋’四字為韻,我想這四個韻腳雖然難用,也不至十二分艱難,我們在座各依韻和他一首。我卻要自家僭妄,做個令官品評甲乙。」向秋穀道:「你可能遵我的令麼?」秋穀道:「只要大家承認你做令官,獨我一人,豈有不肯道令之理。」修甫等道:「樹春兄此令甚好,我們大家遵令而行。」
春樹大喜,復向眾人告罪,先飲了門面一杯,眾人也多幹了,便各各構思起來。那知看著雖不甚難,卻也不甚容易,春樹自家也在沉吟。
卻是秋谷略一思索,取過紙來,早已一揮而就。眾人驚異看時,只見寫道:十里珠簾開畫靨,兩行宮使列瑤階。
仙裙簇蝶情初定,玉珮和鸞願未乖。
慧質只應天上有,冰姿直與雪同海
明燈更照紅綃色,莫令名花寶帳埋。
大家看了,哄然叫好。修甫道:「有此佳作在前,我等只好大家擱筆,不必再去苦思力索的了。」秋穀道:「我們諸位都是高才,怎麼也這般謙遜起來?」修甫道:「並不是故意推辭,我同你講這緣故,你就明白了。這四個韻腳本來難押,有《隨園詩話》一首于前,又有你這一首于後,我們就是再做出來,也是拾人唾余,味同嚼蠟了。時尚書屋
我們還是受罰一杯罷了。」
就大家斟了一杯乾了,又公賀了秋谷三杯。修甫把秋谷這一首詩翻來覆去的看了幾遍,讚歎不置。連貢春樹暗中也是十分佩服,秋谷真是天賦清才,不同流俗,就也極意稱揚。秋谷謙讓不已。時尚書屋
正說之間,只見又闖進一個人,滿頭大汗。秋谷詫異,看時,原來就是剛纔來請厚卿回去的家人,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的向秋谷說道:「張書玉來了。家爺叫家人來請老爺立刻前去,有要話說呢。」秋谷更覺奇異,笑道:「張書玉是去尋你家少爺的,你家少爺同他有甚瓜葛,我卻同他沒有什麼交情。時尚書屋
他有話說,怎麼你來尋起我來?你不要弄錯了人罷!」那家人因厚卿被書玉糟蹋,不成局面,心中也是着急,又為厚卿吩咐他立刻去請秋谷,他果然並不停留,飛一般跑到兆貴裡來。跑得氣喘,便夾七夾八的說了幾句。此時被秋谷提醒,自家也覺好笑,定一定神,方纔說道:「家人來得慌忙,說錯了話,實是張書玉尋到棧中要與家爺拚命,家爺着急,才吩咐家人來請老爺的。」秋谷更加摸不着頭腦,詫怪得了不得,修甫等大家也覺希奇。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