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九尾龜 第 28 頁


秋谷又問道:「張書玉好好的,為什麼無緣無故要同你家少爺拚起命來?他既要拚命,又請我去做什麼?你可慢慢的講。」那家人方把書玉要厚卿開銷店帳、動手揪扭的話說了出來。秋谷皺着眉頭道:「這
作者:待考 / 頁數:(28 / 385)

秋谷又問道:「張書玉好好的,為什麼無緣無故要同你家少爺拚起命來?他既要拚命,又請我去做什麼?你可慢慢的講。」那家人方把書玉要厚卿開銷店帳、動手揪扭的話說了出來。秋谷皺着眉頭道:「這樣的事情何必定來請我,難道我還能止住他不閙麼?你去上復你家少爺,說我沒有工夫管這閒事。」那家人見秋谷不去,便着了急,又道:「老爺的明見,家爺再三吩咐家人,說一定要請到老爺。時尚書屋

老爺若是不去,家人回去銷不得差。況且家爺這事全要仗着老爺調停,別人料想也是分解不來的。還求老爺的恩典,體恤家人罷!」說著,又打了一個千,恭恭敬敬直挺挺的站着伺候。秋谷聽那家人說話例甚是伶俐,料推卻不得,況也要去看看張書玉究竟做出什麼悍潑情形,便點了一點頭。時尚書屋
那家人大喜。
秋谷又對修甫等道:「本欲與諸兄暢敘一宵,無奈又有別事,只得失陪,改日再行補敘的了。」眾人齊稱:「好說。」
秋谷起身要走,陳文仙親手替他披上馬褂,又替他扭好,低問他:「今夜可還來?」秋谷搖頭,便別了眾人要走。春樹一把拉住道:「且慢,我還有正經話有同你說呢!」就附着耳朵說了幾句。秋谷皺皺眉道:「你又去闖出禍來,我可不能管了。 」春樹着急,又悄悄說了幾句。時尚書屋
秋穀道:「你同我回棧去,慢慢的商量罷。」春樹便同秋谷同走出來。眾人因主人已去,隨意用過干稀飯,一哄而散。
看官且慢,那有秋谷做了主人,不等客人先散,自己先走的道理?殊不知秋谷是個豪士,落落難合的,同這班人都是道義之交,相交以神,不拘形跡,況且他們數人都敬重秋谷的才華文采,大家都是胸襟闊大的人,全不在這些小節。正是:瓊枝璧月,人爭擲果之姿;鬥酒百篇,光照生花之筆。

欲知秋谷如何勸解,只看下回便曉。

第10二回

翻花樣偷天換日吊膀子接木移花
不說章秋谷同着貢春樹回棧,再說劉厚卿自從打發家人去請秋谷,略覺放心。等了一會,還不見來,心中焦躁。偷眼看張書玉時,頭髮雖然輓起,那面上還是鐵錚錚的殺氣橫飛,一雙眼睛定定的斜睃着他,又有個要發作的意思。只看得厚卿坐立不安,背上如有芒刺,屁股如坐針氈,急得滿屋子裡團團打轉,眼巴巴的只望秋谷到來,好央他勸解書玉。時尚書屋
那知左等也不來,右等也不來。原來等人心焦,況且厚卿有事在心,更覺得時候長久,滿口裡亂罵那家人:「這個混帳東西,怎麼這樣沒用,去請一個人也請不來!」忽聽書玉冷笑道:「耐就是去請仔耐格朋友來,也無撥啥格說法啘。阿是朋友來仔末,倪就怕耐,勿敢替耐說話哉?」厚卿聽了又羞又恨,欲待罵他幾句,又怕書玉性情凶惡,索性藉此大閙起來,客中甚是不好意思,只得忍住了氣,不敢開口。那一種可笑可憐的情狀,真是好看。時尚書屋
好容易等得外間腳步之聲,約略是秋谷的聲音來了,心中一塊石頭剛纔落地。果然不多時,那家人先搶步進來,回道:「章老爺來了。」厚卿大喜,忙走到門口。家人便打起門帘,只見秋谷笑吟吟的進來,口中說道:「有累吾兄久等,心切不安。」
厚卿連稱”不敢”,迎進房來坐下。秋穀道:「剛纔盛價來說,你與書玉有些口角,但書玉同你向來要好,為什麼淘氣起來?或是你自家有不到之處也未可知。我倒要請教請教,你們到底是為什麼緣故?」
先前秋谷進來,書玉本是坐在床上,低着頭裝做沒有看見;及至秋谷開口,並不派着書玉不是,反說厚卿或是有些不到。
這本是秋谷的口才,不勸自勸,料想書玉聽了自然心中歡喜,方好乘便勸和。果然張書玉聽得秋谷說話在行,不由的就有幾分高興,抬起頭來打量秋谷的相貌時,心中早突然一跳,又喜又驚,原來就是張園相遇、眠思夢想、不得到手的心上人兒。
此際書玉不由自主,連忙立起來叫了秋谷一聲,登時把方纔面上的那一團殺氣威光,消化得乾乾淨淨,變作滿面笑容,喜孜孜的在台旁坐下,便告訴秋穀道:「章大少,耐勿曉得倪格事體,倪說撥耐聽仔,隨便啥人也要心浪惹氣格。格個劉大少,做仔倪一個多點月哉。自從俚到仔倪搭來,倪倒當俚好客人格,從來朆叫俚打啥格首飾,做啥格衣裳,碰和吃酒也隨俚格便,洋錢是加二朆見歇。倒說歸轉仔,俚來叫倪格局,倪為仔轉局過去晏仔點點,俚就此扳倪格差頭,搭倪反子一泡,倪搭勿來哉,跳槽過去,另外做仔格洪笑梅,日日替俚碰和吃酒,做衣裳,打首飾。時尚書屋
倪也勿去管俚,只當無介事,不過少做一個客人,算得好說閒說格哉。勿殻張俚勒浪外勢,還要說倪格邱話,放倪格謡言,倒說俚勒浪倪搭白相仔勿到一個月,用脫仔論萬洋鈿哉。難末撥倪格排欠帳格店家、借債格戶頭聽見仔,大家勿好哉,一淘到倪搭來,收帳格收帳,要債格要債,才問倪要洋錢。章大少,耐去想囁,半節裡倪陸里來啥格洋錢,勿還俚篤末倪又坍勿落台,逼得來倪急殺快。時尚書屋
格件事體弄僵哉啘,倪想起來才是劉大少格勿好,勿放倪格謡言末,倪也勿造至于實梗樣子。今朝倪實在弄勿落哉,跑到劉大少搭來,想問俚借點洋錢開銷開銷,等倪過仔節,收帳下來,更好還俚,也勿算敲俚格竹杠。俚耐洋錢末勿借,拿倪罵仔一泡勿算,還要動手打倪,推仔倪一交筋斗。章大少,耐想想看,世界路浪,阿有格號道理?請耐章大少替倪評評,倪是橫豎嘸啥念頭轉,今朝定規要俚撥倪一句閒話,隨俚去拿倪那哼末哉。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