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九尾龜 第 34 頁


題目雖不甚難,金漢良那裡做得出?想了一會,一句也沒有做出來,只得翻出來帶的書來,什麼《宋明四書義》、《東萊博議》、《古文觀止》等,看了多時,揀兩個牛頭不對馬嘴的題目,東邊抄兩句,西
作者:待考 / 頁數:(34 / 385)

題目雖不甚難,金漢良那裡做得出?想了一會,一句也沒有做出來,只得翻出來帶的書來,什麼《宋明四書義》、《東萊博議》、《古文觀止》等,看了多時,揀兩個牛頭不對馬嘴的題目,東邊抄兩句,西邊集幾句,自己聯上些半通不通的虛宇,勉強敷衍了兩篇,急急的過了癮,謄上捲子。時候已經午後,承差格外慇勤,去開出一桌飯來,四樣鷄魚肉鴨,滋味倒也不壞,另外還有一壺酒。金漢良用了心思,正是腹中饑餓,也不推辭,狼飧虎嚥了一頓。吃完了,提筆再眷。時尚書屋

寫到約有大半,只見兩個承差手中拿着一搭收票進來。原來監生錄遺,要把監照呈驗,驗過無誤,打一個錄遺戳子,候繳卷時,將原照還給本人。這班承差作弊,不于當日交還,于眾人繳卷之前,叫眾人在收票上註明姓名、籍貫,每人或是一元,或是五角,也要註明數目,仍將這收票交給錄遺監生。隔了一日,照着註明的洋錢數目,拿着這張收票去學院衙門取回監照。時尚書屋
這是承差舞弊貪財之處。學台明知關防衙門差役異常清苦,故意假作不知,不去禁止。論起理來,也就是馭下不嚴,辜負朝廷的恩典了。這且按下不表。時尚書屋
再說兩個承差手中拿了收票進來,滿面笑容的對金漢良說道:「金老爺的官照還沒有交回,請在這收票上註明功名姓字,明日好叫人憑票取回,我們還要討討你金老爺的賞呢!」說著,笑嘻嘻的請了一個安。金漢良大模大樣的點了一點頭,接過收票,先寫了姓名、籍貫,又註明了功名,寫到那洋錢數目的地方,那承差目不轉睛看著他寫,寫好了連忙接過去,看那照費時,只見端端正正的寫着,卻止一塊洋錢。兩個承差見了,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獃了一時,還恐怕他忙中有錯,或者寫錯了,亦未可知。一個承差便陪着笑,仍舊把那張收票放在他面前,說道:「收票上的數目,只怕金老爺寫錯了,我們靠山吃山,還要你老人家高升一點。」
這番說話,在那兩個承差也總算小心巴結的了。那知金漢良不知抬舉,竟像學院衙門的承差應該伺候他的一般,登時放下面孔,正色說道:「這賞錢的數目,那會寫錯?本來我們應考的人那有什麼賞號?這是我看你小心伺候,所以格外加恩,那裡有寫錯的道理?難道你們還要爭多嫌少麼?」
兩個承差聽了,不覺心中大怒。暗想天下有這樣不知好歹的死囚,翻轉麵皮冷笑一聲道:「既然你你金老爺看得這一塊錢十分鄭重,我們雖是當個承差,倒還不至于這般小氣,你就請不必花費,留着自己買稀飯吃罷。通共花了一塊錢,什麼大不了的事,還要說格外加恩!我們學院衙門的人,除了我們大人提拔,才算格外加恩。不是我瞧不起你金老爺,還擺不了這個架子!你自己想想,請你坐了花廳,點心茶水的伺候,還要開出飯來,閙得烏煙瘴氣,這一塊錢還不夠做茶水錢呢!」金漢良聽得承差出言不遜,也就大怒起來,高聲說道:「學院大人叫你們當差,沒有叫你們訛詐。時尚書屋

你們勒索考生的銀錢,還要辱罵斯文,真是豈有此理!我同你們到學檯面前去講,可是該應這樣的麼?」兩個承差聽他索性發作起來,更覺眼內生煙,鼻中出火,劈面朝他啐了一口唾沫,道:「擺你的什麼臭架子!像你這樣的考生,我們看見得狠多。這是什麼地方,容得你這等放肆罵人?老實說,我們小心伺候,一者是胡老爺的吩咐,二者原是巴結你的銀錢,點心酒飯,那一樣不是錢買來的?我們倒沒有這樣老臉去白叨別人的光,只算認一個晦氣罷了。你白吃白喝了不算,還要裝腔做勢的在這裡罵起人來!我們當了學院衙門的差,是來伺候你的麼?」把個金漢良罵得閉口無言。
兩個承差又道:「平常一張監照也要一塊多錢,你坐了花廳,伺候你的點心茶酒沒有看見你一個錢,倒反說我們訛詐,要同我們去見大人。我們倒底訛詐了你什麼?你倒訛了我們兩頓酒飯點心去了。你要去見大人,你只顧自己去見,我們候着就是了。我們還有公事,不得同你閒談,這些考生都要像起你來,一毛不拔的,那我們就要喝西北風了。」
說完了,便兩人一同出去。一個承差還對他同伴說道:「這個人真是不開眼的東西,我們只當做個好事,給他吃了兩頓罷了。」
金漢良明明聽見,又氣又惱,只好假作不知。心中暗想:雖被這兩個承差罵了一場,究竟省了一注賞錢,吃了他們二頓飯點,算起來也還值得。便慢慢的抄完了二篇文字,默起聖諭來。他不知格式,把那一段聖諭直抄到底,竟有十二三行,他並不覺得,轉得意揚揚的繳了捲子,出來逢人便說他文字如何好法,必定第1無疑。時尚書屋
別人聽著好笑,也不去理他。那知發出案來,單單沒有金漢良的名字,金漢良氣得發昏,他還不曉得為著什麼緣故,急忙去尋着了胡養甫,要他做個手腳把名字補出。
胡養甫見面不免埋怨他幾句,道:「那承差原是想你的賞錢,所以出力巴結。你不肯花錢,還要閙你的標勁,連我的面上也不好看相。那天交照的時候,若不是我在裡頭,你這幾張官照就莫想拿回去了。不瞞你說,我還賠掉好幾個錢呢!這都是小事,也不必說了。」
金漢良被他埋怨,只得向他謝罪,又把來意說了一遍。胡養甫道:「你的捲子只要沒有違式之處,過了幾天自然會補出來,不必性急;若是違式被貼,那就難了。 我且替你去查查,你在這裡少待。」說罷立起身來,去了多時方纔回來,皺着眉頭,像是有些難處的一般。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