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九尾龜 第 35 頁


金漢良就吃了一驚,急問事情怎樣,養甫道:「你的捲子是多抄了聖諭,違格貼出的。剛纔我查着了你的捲子,竟把一段聖諭通通抄完,多寫了七八行,照例不能補出。我看我竟另想法子,我卻力不從心,
作者:待考 / 頁數:(35 / 385)

金漢良就吃了一驚,急問事情怎樣,養甫道:「你的捲子是多抄了聖諭,違格貼出的。剛纔我查着了你的捲子,竟把一段聖諭通通抄完,多寫了七八行,照例不能補出。我看我竟另想法子,我卻力不從心,實在對你不起。」金漢良方知是為多抄聖諭,以致被貼。時尚書屋

又聽胡養甫說不能設法,甚是着急,纏住了養甫,打恭作揖的央求。養甫被他懇求不過,道:「法子是有一個在此,只是我卻不能替你賠錢,你自家去酌量而行。」漢良大喜問計。養甫道:「只有替你重換一本捲子,等你重新謄好,把你那一本壞卷換出來,我們在內裡做些手腳,就可以掛牌補你名字。時尚書屋
但是那班承差恨你入骨,一定要你二百塊錢。你若肯忍着心痛,我便替你包辦下來。除了這個法子,沒有第2條路。」金漢良聽了,獃了一回,雖然捨不得二百塊錢,究竟中舉人的心重,發了一個狠,咬着牙齒答應了下來,當晚就把二百塊錢悄悄去。時尚書屋
隔不多兩日,果然學院衙門前掛了一麵粉牌出來,把金漢良的名字高高補出。金漢良歡喜,收拾進常轉眼三場已過,金漢良也隨眾出來,也不知道他做的什麼東西,在捲子上寫些什麼,做書的不曾見過他的場作,不能備載出來。
金漢良在南京耽擱了幾日,便回到常州,安心等榜。以為這個舉人是捏在荷包裡的了,一味的大言不慚,還說他做夢看見天榜,他的名字高高的列在第3。聽見的人,付之一笑。等到放榜之期,家裡預先染了幾千喜蛋,預備榜後送人。時尚書屋
不料等了一天杳無影響,聽見報子的鑼聲接二連三的在門口敲了過來,又敲了過去,偏偏的不到金漢良家。眼見得這個舉人是沒分的了,氣得金漢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一天到晚飯也不吃,拍着桌子大罵房官瞎眼,主考糊塗。罵了一會也無可如何,懨懨的過了幾天,也就丟過去了。只帶著那一班下流社會的人,天天往那妓院煙燈開心作樂,往往的成日成夜並不回家。時尚書屋
隔了一年,忽然覺得常州玩得不暢,他也久聞四大金剛的名氣,想到上海來見識見識,住在寶善街新鼎升棧。到了兩日,就去尋着了一個書局中朋友,也是常州人,同他向來相識。金漢良央他帶著往各處妓院中走動,陸蘭芬處也去過兩次。蘭芬在外出局。時尚書屋
沒有見他。又到金小寶院中見了小寶,十分傾倒,當夜就要替他擺酒,拿出現錢來。堂子中的規矩,是現錢擺酒不能推卻的。金小寶只得讓他吃了一台。時尚書屋
四五日之間,也碰了兩場和,吃了兩台酒。金小寶看得瞭然,金漢良卻一廂情願,癩蛤蟆想吃起天鵝肉來。小寶卻見他滿身土氣,牛屄倒吹得一塌糊塗,娘姨等人都在他背後指指點點的取笑,也覺得他假作痴獃,甚是討厭。而且這金漢良打茶圍沒有時候,每每天未到午,他已經踱了進來;坐下了,又夾七夾八的不肯走。時尚書屋

小寶滿心不悅,卻又不能回他,看他那嗇鈍的情形,料不是出錢的闊客,所以大家心裡都在恨他。這一日才打十一點鐘,小寶還未起身,金漢良已經來了,坐在小寶房中,娘姨把小寶叫將起來。

正是:

承差討賞,才聞狼虎之聲;曲院尋歡,又惹鶯花之笑。
不知小寶說些什麼,請看下回便知分曉。

第10五回

曲辮子坐轎出風頭紅倌人有心敲竹杠
且說金小寶被娘姨叫了起來,見了金漢良坐在房中,冷着面孔,冷笑道:「金大少耐倒直頭來得早篤,區得倪嘸撥客人。 」金漢良還不曉得是罵他的說話,並不理會。坐了一回,一個小大姐進來向小寶道:「轎子搭得來哉,阿要請先生自家去看看?」漢良忙問誰的轎子?小寶沒有睬他,便蓬着頭走下樓來去看轎子,漢良也跟着下來。只見一乘金碧輝煌的轎子,停在客堂裡面。時尚書屋
原來小寶因轎子已經半舊,特地花了一百四十塊錢糊出來的。這乘轎子,金漢良看了連連稱讚,道:「好齊整的轎子,可是你坐的麼?」小寶不應,只微微的點一點頭。
漢良看小寶這乘轎子十分華麗,忽發一個痴想,要坐著他的轎子到馬路上去出出風頭。他的意思是要叫馬路上的人,看他坐著紅倌人的轎子,這倌人同他必定有些交情,想要誇耀路人的意思。便向小寶道:「你的轎子果然精緻,可肯借給我坐一天,出去拜拜客麼?」小寶聽了大為詫異,答道:「倪格轎子,唔篤得勿好坐格啘。」旁邊一個娘姨急在後拉了小寶一把,使個眼色,介面說道:「倪先生格頂轎子,自家朆坐歇格勒,第1轉等金大少坐仔去末,再好勿有,讓俚篤相幫也好問金大少討點賞錢。」
小寶聽了微微一笑,便不開言。
漢良見小寶允了,大喜,連忙叫了抬轎的相幫說知原故。
相幫們一齊好笑,卻樂得弄他幾個賞錢,就綽出轎子。漢良坐進轎去,小寶看著這般怪狀,忍不住格格的只待要笑。相幫將轎子抬上肩頭,問漢良抬到何處,金漢良便叫一直到新北門進城拜客,那轎子便如飛的直過四馬路來。在路口無意之中遇見了秋谷,便在轎中叫了一聲。時尚書屋
及至轎子進城之後,相幫問他拜什麼客人,他卻又無客可拜,吩咐相幫抬出小東門,一徑回去。
相幫抬着他空走一回,真是可笑。暗想:從沒有看見這樣曲辮子的客人。路上的人見了,大家拍手笑他,金漢良毫不在意。
一直抬着仍到金小寶院中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