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九尾龜 第 8 頁


一面轉念,堂倌早送上點戲牌來。秋谷便問堂倌道:「今日為何人少?」堂倌陪笑道:「現在日長了,要到五點余鐘方住,所以有些好的還沒有來,若來齊,也有二十餘人。」秋谷打量台上的椅位,正面十
作者:待考 / 頁數:(8 / 385)

一面轉念,堂倌早送上點戲牌來。秋谷便問堂倌道:「今日為何人少?」堂倌陪笑道:「現在日長了,要到五點余鐘方住,所以有些好的還沒有來,若來齊,也有二十餘人。」秋谷打量台上的椅位,正面十張,兩旁每面八張,一共二十六把椅子,就對堂倌道:「你們這裡台上通共二十六張椅子,我要照着椅子的人數,點一個滿堂紅。你快去叫人,不要遲誤。」

堂倌聽了,屁滾尿流,諾諾連聲的連忙走到柜上帳台說了,立刻叫人到各處書寓去催。
果然歇不多時,那些倌人陸續的來了,許寶琴也隨後而來,只有花雲香來得最遲。秋谷看他精神慘淡,寶髻惺忪,脂粉不施,蛾眉半蹙,那一種低徊宛轉的神情,明露着十分幽怨。秋谷想:他那天臨走之時本是滿心醋意,後來一連半月不到他家走動,只聽娘姨來請時說他有病,我則以為是他們請客的一句口頭說話,今日看他這付神氣,又像真有病的一般。一頭思想,一面打量台上的倌人,竟有一半認得的。時尚書屋
堂倌早捧着筆硯粉牌在旁伺候,秋谷分付道:「許寶琴、花雲香每人十出,其餘一概每人兩出,你隨便配搭去寫罷。」堂倌答應了下去,自去料理。
不多時,台上早掛出十幾面牌來。秋谷看時,只見一半都是京戲,也有幾支小調,一半便是梆子、崑腔。那班台上倌人聽得有點滿堂紅的客人,未免眾人的視線都聚在秋谷一人身上,大家脈脈含情。跟來的娘姨、大姐,早各人拿着銀水煙袋,爭先恐後的走下台來裝煙應酬。時尚書屋
有老有少,有村有俏,登時把一個章秋谷團團圍住,就像一座肉屏風一般。秋谷面前一張台上的銀水煙筒,排得滿台都是。秋谷左顧右盼,如入山陰道上,應接不暇,不覺滿心大樂。忙亂了一會,眾人方纔散去。時尚書屋

台上花、許二人,已經唱了幾折,接着別人唱下去。
秋谷此番原不過要閙個名頭,並不是有心聽曲,見花、許二人唱過,就在身旁摸出一卷鈔票來,點點數目,叫堂倌過來交代道:「一共七十塊錢的鈔票,內中六十八塊是點戲的錢,至于桌子的錢,今天並沒有照會你們預定檯子,你們也沒有地方,多的兩塊錢,就算賞了你罷。」堂倌連聲稱謝,接了自去分派。秋谷整頓衣服,要待立起走時,娘姨人等又早一哄而來,擁住秋谷,七張八嘴的要秋谷去坐坐。秋穀道:「我今日還有別事,一家也不能來,明日兩點鐘時,叫你們先生早些梳頭,我放馬車到門口來接,請你們多兜兩個圈子何如?」眾人還不肯放,你拉我扯的。時尚書屋
秋谷灑脫眾人的手,頭也不回,一直走下樓來,也不回棧,徑到談瀛裡花家來。
雲香尚未回來,只有他的妹子花彩雲在家,見秋谷進來,忙起身笑道:「阿呀!貴人勿踏賤地,倪搭長遠勿來哉啘,阿姊牽記得來!請寬仔馬褂坐歇,對勿住,阿姊就要轉格。」自己走過來替秋谷脫了馬褂,掛上衣架,推他坐下。秋谷問道:「我才看見雲香瘦了許多,頭也不梳,好像有了病的樣子。既然有病,為什麼又要出去冒風?」彩雲道:「格兩日倪阿姊本來勿出來格呀,難末剛剛困好,書場浪來叫哉,說耐二少點子戲下來哉。時尚書屋
耐二少爺面子,是勿能勿去格啘。」秋谷笑道:「言重之至,我早知雲香有病,我決不來多事的。」
正說不了,早聽樓梯上一陣腳聲,雲香掀着軟簾走了進來,口中喘個不住,一屁股就坐在門口一張椅子上,面色也不狠好看。停了約有一杯茶的時候,方纔漸漸的住了喘,回過面色來,向秋谷瞪了一眼,道:「謝謝耐格好作成,倪今朝頭裡向正有點發熱,困也困哉,勿殻張耐來起花樣,阿要詫異。」秋谷走到雲香的面前深深一揖,道:「千不是,萬不是,總是我的不是。但是你既然發熱,何苦一定要出來?只要打發人招呼一聲就是了,難道我好怪了你麼?」雲香冷笑一聲道:「阿唷!耐章二少爺來叫,阿敢勿去!倪無啥錯處末,還要想扳倪個差頭,禁得倪再要回報仔勿來,是人也殺得脫個哉!」秋穀道:「好奇怪!我何曾扳過你的錯處,你倒要說個明白。」
雲香道:「請仔耐十幾埭,耐定規勿來,還說勿曾扳差頭!」秋穀道:「我另有應酬,分不開身,並不是怪你不來,難道這就算扳了你的錯處麼?」雲香扳着面孔道:「自然噲,幾年格老相好哉,阿肯勿應酬俚,慣脫仔到倪搭來格。」把章秋谷說得無言可答。
又見他嬌嗔滿面,情不自禁,自己捫心想想,實在有些對不起他,只得陪着小心慇勤相勸。又道:「你的病不打緊,只要多吃白糖,包管立時就好。」雲香詫異道:「咦來瞎三話四哉,阿有啥人生仔病,吃點白糖就會好格?」秋谷忍笑道:「你豈不知糖能解醋?你的毛病不是醋上來的麼?」說得雲香又覺好笑,又覺好氣,把手狠狠在秋谷身上一推,道:「阿要熱昏,啥人來理耐嗄!」秋谷也哈哈的笑了,當夜不表。
且說秋谷明日起來,便到許寶琴家去了一趟,又將各處局帳開銷清楚,便回佛照樓來。見了月蘭,問他昨夜住在什麼地方,秋谷依實回答,月蘭默然不語。秋谷覺得月蘭也有幾分醋意,便將別話打岔開了,隨向月蘭道:「今日一准要下船的,你先到船上招呼行李,我還到朋友人家走走,再下船來。」月蘭依言,把隨身的衣服鋪蓋叫娘姨收拾好了,發下船去,自己隨後下船。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