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笑林 第 1 頁


[三國魏]邯鄲淳魯有執長竿入城門者,初豎執之,不可入,橫執之,亦不可入,計無所出。俄有老父至,曰:「吾非聖人,但見事多矣。何不以鋸中截而入?」遂依而截之。【廣記二百六十二】
作者:待考 / 頁數:(1 / 2)



[三國魏]邯鄲淳
魯有執長竿入城門者,初豎執之,不可入,橫執之,亦不可入,計無所出。俄有老父至,曰:「吾非聖人,但見事多矣。何不以鋸中截而入?」遂依而截之。【廣記二百六十二】
齊人就趙人學瑟,因之先調膠柱而歸,三年不成曲。齊人怪之,有從趙來者,問其意乃知向人之愚。【廣記二百六十二】
楚人有擔山鷄者,路人問曰:「何鳥也?」擔者欺之曰:「鳳皇也!」路人曰:「我聞有鳳皇久矣,今真見之,汝賣之乎?」曰:「然!」乃酬千金,弗與;請加倍,乃與之。方將獻楚王,經宿而鳥死。路人不遑惜其金,惟恨不得以獻耳。國人傳之,咸以為真鳳而貴,宜欲獻之,遂聞于楚王。時尚書屋
王感其欲獻己也,召而厚賜之,過買鳳之值十倍矣。【廣記四百六十一】
楚人居貧,讀《淮南》,方得「螳螂伺蟬自鄣葉可以隱形」,遂於樹下仰取葉。螳螂執葉伺蟬,以摘之,葉落樹下;樹下先有落葉,不能復分,別埽取數斗歸。一一以葉自鄣,問其妻曰:「汝見我不?」妻始時恆答言「見」,經日乃厭倦不堪,紿云:「不見」。嘿然大喜,賫葉入市對面取人物,吏遂縛詣縣。時尚書屋
縣受辭,自說本末。官大笑,放而不治。【禦覽九百四十六】
漢司徒崔烈闢上黨鮑堅為掾,將謁見,自慮不過,問先到者儀,適有答曰:「隨典儀口倡。」既謁,贊曰可拜,堅亦曰可拜;贊者曰就位,堅亦曰就位。因復着履上座,將離席,不知履所在,贊者曰履着腳,堅亦曰履着腳也。【禦覽四百九十九】
桓帝時有人辭公府掾者,倩人作奏記文;人不能為作,因語曰:「梁國葛龔先善為記文,自可寫用,不煩更作。」遂從人言寫記文,不去葛龔名姓。府君大驚,不答而罷。故時人語曰:「作奏雖工,宜去葛龔。」
【禦覽四百九十六】案後漢書葛龔傳註云:龔善為文奏或有請龔奏以干人者,龔為作之。其人寫之,忘自載其名。因並寫龔名以進之故。時人為之語曰:作奏雖工宜去葛龔。時尚書屋

魏人夜暴疾,命門人鑽火。其夜陰暝,不得火,催之急廣記引作督迫頗急。門人忿然曰:「君責之亦大無道理!今闇如漆,何以不把火照我?我當得覓鑽火具,然後易得耳。」孔文舉聞之曰:「責人當以其方也。」
【廣記二百五十八】
趙伯公類林作翁為人肥大,夏日醉臥,有數歲孫兒緣其肚上戲,因以李子八九枚內臍中。既醒,了不覺;數日後,乃知痛。李大爛,汁出,以為臍穴,雕玉集引作膿,懼死,乃命妻子,處分家事,泣謂家人曰:「我腸爛將死。」明日,李核出,尋問,乃知是孫兒所內李子也。時尚書屋
禦覽三百七十一又九百六十六,雕玉集十四,類林雜說十
伯翁妹肥于兄,嫁于王氏,嫌其太肥,遂誣雲無女身,乃遣之。後更嫁李氏,乃得女身。方驗前誣也。【類聚雜說十】
漢世有人年老無子,家富,性儉嗇;惡衣蔬食,侵晨而起,侵夜而息;營理產業,聚斂無厭;而不敢自用。或人從之求丐者,不得已而入內取錢十,自堂而出,隨步輒減,比至于外,才余半在,閉目以授乞者。尋復囑云:「我傾家贍君,慎勿他說,復相效而來!」老人俄死,田宅沒官,貨財充于內帑矣。【廣記一百六十五】
姚彪與張溫俱至武昌,遇吳興沈珩于江渚守風,糧用盡,遣人從彪貸鹽一百斛。彪性峻直,得書不答,方與溫談論。良久,敕左右:倒鹽百斛着江水中。謂溫曰:「明吾不惜,惜所與耳!」【廣記一百六十五、禦覽八百六十五】
沈珩弟峻,字叔山,有名譽,而性儉吝。張溫使蜀,與峻別,峻入內良久,出語溫曰:「向擇一端布,欲以送卿,而無粗者。」溫嘉其能顯非。【已上亦見類聚八十五、禦覽八百二十、續談助四】又嘗經太湖岸上,使從者取鹽水;已而恨多,敕令還減之。時尚書屋
尋亦自愧曰:「此吾天性也!」【廣記一百十五六】
吳國胡邕,為人好色,娶妻張氏,憐之不捨。後卒,邕亦亡,家人便殯于後園中。三年取葬,見塚土化作二人;常見抱如臥時。人競笑之。時尚書屋
廣記三百八十九
平原陶丘氏,取勃海墨台氏女,女色甚美,才甚令,復相敬。已生一男而歸母丁氏,年老,進見女□。女□既歸而遣婦。婦臨去請罪!夫曰:「曩見夫人,年德以衰,非昔日比。時尚書屋
亦恐新婦老後,必復如此!是以遣,實無他故。」【禦覽四百九十九】
漢人有適吳,吳人設筍,問是何物?語曰竹也!歸煮其床簀而不熟,乃謂其妻曰:「吳人轣轆,欺我如此!」【筍譜下紺珠集十一】
吳人至京師,為設食者有酪蘇,未知是何物也,強而食之,歸吐遂至困頓。謂其子曰:「與傖人同死,亦無所恨;然汝故宜慎之。」【類 聚七十二、禦覽八百五十八】
南方人至京師者,人戒之曰:「汝得物唯食,慎勿問其名也!」往詣主人,入門內,見馬矢,便食之;覺惡臭,乃止步。進見敗屩棄于路,因復嚼,殊不可咽。顧伴曰:「且止!人言不可皆信。」後詣貴官,為設□,一引作饌因見視曰:「汝是首物,一引作戒故昔物且當勿食。」
【禦覽六百九十八又八百五十一】
太原人夜失火,出物,欲出銅槍,誤出熨□,便大驚怪。語其兒,三字類聚引有曰:「異事!二字類聚引有火未至,槍已被燒失腳。」【書鈔一百三十五、類聚七十二、禦覽七百五十七】
平原人有善治傴者,自云:「不善,人百一人耳。」有人曲度八尺,直度六尺,乃厚貨求治。曰:「君且□。」欲上背踏之。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