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笑林 第 2 頁


傴者曰:「將殺我!」曰:「趣令君直焉知死事。」 【續談助四】某甲為霸府佐,為人都不解。每至集會,有聲樂之事,己輒豫焉;而恥不解,妓人奏曲,贊之,己亦學人仰贊和。同時人士令己作主
作者:待考 / 頁數:(2 / 2)

傴者曰:「將殺我!」曰:「趣令君直焉知死事。」 【續談助四】

某甲為霸府佐,為人都不解。每至集會,有聲樂之事,己輒豫焉;而恥不解,妓人奏曲,贊之,己亦學人仰贊和。同時人士令己作主人,並使喚妓客。妓客未集,召妓具問曲吹,一一疏着手巾箱下。時尚書屋
先有藥方,客既集,因問命曲,先取所疏者,誤得藥方,便言是疏方,有附子三分當歸四分。己云:「且作附子當歸以送客。」合座絶倒。【禦覽五百六十八】
有人弔喪,並欲賫物助之,問人:「可與何等物?」人答曰:「錢布榖帛,任卿所有爾!」因賫一斛豆置孝子前,謂曰:「無可有,以一斛大豆已上十四字據廣記引補相助。」孝子哭喚奈何,己以為問豆,答曰:「可作飯!」孝子復哭喚窮,己曰:(廣記引作孝子哭孤窮奈何曰)造豉。孝子更哭孤窮曰「適有便窮,自當更送一斛。」【類聚八十五、廣記二百六十二】
人有所羹者,以杓嘗之,少鹽,便益之。後復嘗之向杓中者,故雲鹽不足。如此數益升許。鹽故不鹼,因以為怪。時尚書屋
禦覽八百六十一

甲買肉過都,入廁,掛肉着外。乙偷之,未得去,甲出覓肉,因詐便口銜肉云:「掛着門外,何得不失?若如我銜肉着口,豈有失理。」【禦覽八百六十二、書鈔一百四十五】
有甲欲謁見邑宰,問左右曰:「令何所好?」或語曰:「好公羊傳。」後入見,令問:「君讀何書?」答曰:「惟業公羊傳。」試問:「誰殺陳他者?」甲良久對曰:「平生實不殺陳他。」令察謬誤,因復戲之曰:「君不殺陳他,請是誰殺?」於是大怖,徒跣走出。時尚書屋
人問其故,乃大語曰:「見明府,便以死事見訪,後直不敢復來,遇赦當出耳。」【廣記二百六十】
甲父母在,出學三年而歸,舅氏問其學何得,並序別父久。乃答曰:「渭陽之思,過于秦康。」既而父數之:「爾學奚益?」答曰:「少失過庭之訓,故學無益。」【廣記二百六十二】
甲與乙鬥爭,甲嚙下乙鼻。官吏欲斷之,甲稱乙自嚙落。吏曰:「夫人鼻高耳口低,豈能就嚙之乎?」甲曰:「他踏床子就嚙之。」【廣記二百六十二】
傖人欲相共弔喪,各不知儀。一人言粗習,謂同伴曰:「汝隨我舉止。」既至喪所,舊習者在前,伏席上,餘者一一相髡于背;而為首者以足觸詈曰:「痴物!」諸人亦為儀當爾,各以足相踏曰:「痴物!」最後者近孝子。亦踏孝子而曰「痴物!」【廣記二百六十二】
有痴婿,婦翁死,婦教以行弔禮。于路值水,乃脫襪而渡,惟遺一襪。又睹林中鳩鳴云:「 □鴣□鴣!」而私誦之,都忘弔禮。及至,乃以有一襪一足立,而縮其跣者,但云:「□鴣□鴣!」孝子皆笑。時尚書屋
又曰:「莫笑莫笑!如拾得襪,即還我。」【廣記二百六十二】
有人常食蔬茹,忽食羊肉,夢五藏神曰:「羊踏破菜園!」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