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開闢演義 第 9 頁


卻說康回排開陣勢,出馬大呼曰:「祝融何不答話?」祝融出馬,欠身施禮曰:「康共工!汝為先君元臣,今封請侯,理該尊君愛民才是,何任智自神,淫泆其身,隳高湮卑,以害人民?幸皇君寬洪容汝,
作者:待考 / 頁數:(9 / 54)

卻說康回排開陣勢,出馬大呼曰:「祝融何不答話?」祝融出馬,欠身施禮曰:「康共工!汝為先君元臣,今封請侯,理該尊君愛民才是,何任智自神,淫泆其身,隳高湮卑,以害人民?幸皇君寬洪容汝,尚不思改過前非,仍敢抗拒天討。皇君召某來伐問罪,若速投降,某奏皇君赦免前罪,若執迷不悟,身首異處,悔之晚矣!」康回亦施禮大笑曰:「妝乃先朝老臣,年亦邁矣,何不知分、識時勢也?」

祝融曰:「汝懷不仁,皇君召我擒汝,尚敢出兵對敵,汝不知分,不識時勢,反言說我何也?」康回曰:「汝于馬上靜聽吾言:汝在南方,至今不死者,乃得其位也。今領兵入我北境,欲取我勝,此萬萬不能之事!所以汝不知分,不識時勢耳。女皇起傾國兵來,被我一陣殺他大敗而歸;量汝小國之師,欲為他人出力,恐不自保,不若請回本國,汝我免傷和氣。不然,兵刃無情,那時決無生還之理!」祝融曰:「吾再三勸汝,人非賢聖,不能無過,足下改過,尊主命今,某為轉奏,免動刀兵可否?」康回曰:「戰得我過,即便投降。」
祝融大喝曰:「小畜生,違天不仁,有何大能敢於陣前特頑,出此大言!」手拈長槍飛來直取,康回舉刀交還,三軍吶喊助威。二人大戰四十回合,康回詐敗,兜馬而走,見祝融催兵趕到,心中大喜。口中念動真言,洪水滔天衝來。祝融見水一至,笑曰:「賊子不出老夫所料。」
即令眾軍放土灰於地,水一見土,即結成堆塊,不能作浪,頓息消平,催兵殺進。時尚書屋
康回見其法解,大怒,回馬復戰,被祝融賣個破綻,而康回一刀砍了個空,祝融趁勢一槍刺中肩上。康回負痛丟刀,落荒而逃。祝融飛馬迫來。康回料不能免,又帶重傷,大吼一聲,頭觸不周山崩,天柱折,地維缺,天不滿西北,地不足東南,遂死此處。時尚書屋
祝融下馬,梟了首級,捉其家屬回朝。正是:鞭敲金鐙響,齊唱凱歌聲。時尚書屋
祝融入朝奏知前事,女皇大悅,設宴款待,大賞三軍,封為諸侯,次日謝恩回國。不知後來如何,下回便見。時尚書屋

第10三回 女媧氏煉石補天

女皇自滅共工氏之後,天下太平。一日昇殿,召臣娥陵作笙簧以通殊風,制筤筦,以一天下之音,用五十弦以抑其情;而樂乃和洽。娥陵承命。時尚書屋
使臣奏曰:「有不周山百姓前來進奏、皇上可容見否?」女皇傳旨宣入。百姓至殿階俯伏山呼畢,女皇問曰:「妝等不周山百姓有何說話?」百姓奏曰:「自祝將軍征康回之後,彼處晝夜不分,只是黑暗,陰風凜冽,不似人世。百姓等取火尋路至此,望乞我皇上與百姓速作主張!」女皇曰:「朕即命排駕。」群臣扈從,令百姓引路,前往不周山審視,只見天昏地暗,冷風逼人,舉火照之,西北方一泒音孤,天缺有七八痕。時尚書屋
女皇召祝融問其緣由,對曰:「前者,康回被臣戰敗,大怒,頭觸不周山,此山乃天中柱,被他觸到,天遂缺陷。日月亦惡此天路崎嶇,又兼冷風吹其光焰,所以不從此地經過,但循中央與南而行,故黑暗也。」女皇聞奏,命百姓且退,即命柏皇、央皇二臣于五方去尋青、黃、赤、白、黑五色石,雜七寶于中,入八卦爐內,用火煉七七四十九晝夜,火候已到。女媧氏元是天生神靈,識天文,達地理,明陰陽,念動真言,禱于上下神祇,將煉石懷袖,霎時間,雲生足下,升在空中,遂將天缺隨處補之,七晝夜補完全,復斷大鰲足四個,立東、西、南、北四天柱,然後下來。時尚書屋
群臣眾民俯伏迎接。時尚書屋
女皇登座,群臣山呼畢,眾百姓集階下拜謝,復奏曰:「百姓等蒙我皇上神聖,今天已補完,得免淒風冷雨之苦。但此處僻居北方,常黝然昏黑,何以分晝夜,便耕種也?」女皇見奏,即宣巽二風、豐隆雲二人至,命去召日月。巽二奏曰:「日月家在咸池,此去數萬里,又兼東海大洋浩茫,難以往回。」女皇曰:「朕往年蓋造有飛車,虛空奔騰,瞬息千里,賜汝前去。」
豐隆奏曰:「巽二有車,臣亦當有車。彼以車,臣以足,恐難追及。遲誤聖旨,臣之罪也。」女皇曰:「朕亦曾造有炮車,可與飛車並馳,今以賜卿。」
二人謝恩領旨。早有車伕扶車在午門外等候,二人乘車而去。時尚書屋
一日到了咸池,見了日月,日月請二人入宮,分賓主坐定。命吳剛捧茶,飲畢,二人將祝融戰共工來歷及女皇召他之意一一說明,日月再三推辭。巽二曰:「聖上有旨,非某敢違,兄若不允,須到聖上面前分剖,與某推托無用。今一召不往,二召又來,兄安能得高枕而臥乎?」日月見其說得有理,只得各裝火輪同來。時尚書屋
巽二私謂豐隆曰:「彼二人被我等逼迫而行,心實不喜,況且他火輪迅速,你我的車兒定是趕他不上,半路他二人逃走,那時何處去尋他?我們怎麼回朝繳旨?面聖論劾,才力不及;罰罪,小則棄官,大則罷職。何以區處?」豐隆曰:「不如棄了此車,你幫日輪,我幫月輪。他二人縱有通天入地的本事,也沒處用。」巽二掩口笑曰:「此計大妙!」即棄飛車于奇肱國後商湯時至中土,其人毀車,不以示人,豐隆亦棄炮車于東海濱。時尚書屋
二人遂幫日月火輪。寅時起身,酉時即到行在。適值女皇朝退,傳事官奏知,女皇傳旨宣入後殿相見。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