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歸蓮夢 第 6 頁


兩人說說笑笑,將次舉杯,蓮岸忽然立起道:「這酒味為何苦辣?」叫左右:「取我方纔帶來的瓶酒,盡數打開,就在堂上暖起,敬大王一盞。兼之,今日喜席,着在外頭領以及眾兄弟每人敬酒十瓶,教他
作者:待考 / 頁數:(6 / 39)

兩人說說笑笑,將次舉杯,蓮岸忽然立起道:「這酒味為何苦辣?」叫左右:「取我方纔帶來的瓶酒,盡數打開,就在堂上暖起,敬大王一盞。兼之,今日喜席,着在外頭領以及眾兄弟每人敬酒十瓶,教他開懷暢飲一夕,這叫做『入門歡』。」

當下杜二郎、強思文將酒分給各人,個個歡喜而飲,勸得大醉。堂內跟隨的李光祖等一、二十名好漢,服侍吃酒。番大王道:「貴從眾兄弟可在外管待,不消在此侍候,恐太勞動了。」蓮岸道:「不妨,這是奴家平日的規矩。時尚書屋
他初進寨中,不要亂了法度,只叫他斟酒便了。」番大王遂不推辭,開懷暢飲。真個這酒又香又甜,十分好吃,蓮岸又盡情相勸,番大王縱意大飲。番大王略吃慢了,又喚侍人把暖的斟上來。時尚書屋
兩人話得投機,也不用小杯,只撿大的金爵犀杯玉盞輪流敬奉。換一套酒器,那侍從就將琵琶、弦子、笙簫、笛管,吹彈起來,或是唱幾支邊關調,或是唱幾套小曲,把一個番大王混得天花亂墜。吃到四更時分,那番大王不要說立不起,連坐也坐不直了。時尚書屋
蓮岸叫宋純學出外去看,見眾人俱已大醉。蓮岸就分付把堂內的門關了。李光祖等丟個眼色,一齊脫去長衣,露出裡頭披掛。將燈火一時打滅,番大王隨身幾個從人,俱被砍殺。時尚書屋
那時番大王也不知所以,被光祖一刀砍下頭來。外邊醉人,只道里頭夜深睡了,並不曉得什麼。時尚書屋
看官,那蓮岸這酒,必定平日間不知將什麼極濃厚的做就,但教人吃了,不要說與人廝殺,它的酒力發起,也就是半死的。只是寨裡好漢,難道再沒一個有心計的,聽憑她美人計弄翻了?不知她隨從的人陪着外邊,個個把自己的酒大家同吃,大家同醉,所以人俱不疑。就是蓮岸勸番大王時,也把巨杯奉陪。時尚書屋
雖然如此。這些話卻有些不明白,那蓮岸以前原不曾說她酒量,便是隨從的,不信人人的酒量都是勝了柳林內的人,怎麼這一夜,自番大王以下俱醉了,蓮岸從人卻倒動得手?誰知道蓮岸預先定計,叫光祖帶領的一班,只在堂內服侍,並未嘗吃酒。其餘的人,一個陪一個,任憑他大家醉罷了。至于蓮岸的量,本不十分好,她卻在先出了重價,覓得一種草藥,凡遇吃酒時候,略把些在口裡咀嚼,隨你怎樣好酒,吃下去如水一般,立刻就醒。時尚書屋

所以,這一夜,一來一往,不知吃上幾十斤,番大王便醉得不像樣,蓮岸獨醒,故與李光祖等二十名好漢不曾吃酒的弄出這段奇事。
次早,蓮岸叫手下把番大王與從人的屍首往後園燒化。挨至上午,寨裡多少頭領方纔醒來,蓮岸喚至堂前。忽然,天色昏暗,黑風捲地,眾頭領俱嚇獃了。蓮岸手拿一盆清水,向外傾出去,便下大雨,雷電交作。時尚書屋
這是《白猿經》上喚做「騰陰掩地法」。停了數刻,天復明亮,眾頭領大駭。蓮岸道:“我是湧蓮徒弟,昨晚進寨,見你們寨主有些歹意,我如今已斬除了。你們各人,須要小心歸順,我自有法度,加厚你們。時尚書屋
眾人已被法術驚慌,聽得這話不敢違拗,個個拜伏領命。
就從此日起,蓮岸就着各人整頓兵器,練習武藝,皆有身手。凡是外邊劫掠,只許劫財,不許傷命。遇著有本事的人,須要千方百計,招他進來。分派已定,蓮岸自想道:「我今託身此處,立個根基,究竟非終身之策。時尚書屋
必須差幾個心腹,往外邊打聽有奇才異能之人,招集進寨共圖大事,不要悠悠忽忽過了日子。」就差宋純學扮做斯文客商,付他幾百兩銀子,出外隨分做些生意,賺錢也罷,不賺錢也罷,但要沿途察訪,招取異人。純學領命,束裝而出,同伴有五、六個,一徑出外不提。
卻說徽州府有個程家村,凡是姓程的,俱住在一處。那程家祖傳的好槍法叫做 [又,去上面橫,音:Yì]口槍,甚是厲害。內中有一個名喚程景道,年紀二十餘歲,他傳習的槍法極高,兼之義俠過人,善曉兵法。他平日常說,「我們徽州風水生下孩子,便想到遠方別省去做生意,離別祖宗,拋棄妻子,不過為此蠅頭微利。時尚書屋
所以這慳吝二字就是隨身帶的本錢,雖然巧於貨殖,未免為人所鄙。若靠定這樣主意,難道徽州一府,便沒一個有氣節的人不成?我如今便要把這風水翻一番。家中錢財正好供我義俠之用,逞着我全身本事,到各處尋山問水交結豪傑,縱使得罪家法,破壞風俗,也顧不得了。」每日在家見了那薄粥小菜,深以為恥。時尚書屋
忽一日,帶些資本,也托做生意名色,離了本府,竟往蘇松一路販買布匹,要往河南去賣。適值宋純學也來販布,在揚州飯店遇著,他兩個萍水相逢,遂同房作寓。夜間論談近事,甚是契合。宋純學道:「小弟原是金陵癢士,只為斯文一脈衰敝已極,故此棄了書本在外謀生,正所謂『玉皇若問人間事,唯有文章不值錢』。時尚書屋
這兩句實令人感慨不盡。」程景道道:「觀仁兄氣概,原不是這幾本破書可以拘得住的。如今世界,哪個在為讀書巴個發跡。即如小弟,一段雄心,托跡商賈,倘若有此快意,天下事尚未可知。」
兩人說話投機,半夜沽酒共飲,就像親兄弟一般。時尚書屋
不期是陳景道因酒後講些槍法,冒了風寒,次早發寒發熱,不能趕路,純學因他染病,不肯分別,住在店裡與他煎藥伏侍。過了三、四日,景道病好,感謝純學,要與他同行。純學道:「前日聞得山東一路布匹甚是好賣,況今歲棗子大熟,我們何不同去,賣了布買些棗子來,倒有利息。但是有一樁事未妥,近聞柳林中強人出沒,行客甚是不便。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