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歸蓮夢 第 7 頁


」景道笑道:「這個何妨?不是誇口說,憑着小弟一身本事,隨你許多強徒,也看不上眼。吾兄放心同去便了。」遂僱了牲口,竟往山東路來。 行了數日,將近柳林,純學暗令同伴到寨裡去報大師,
作者:待考 / 頁數:(7 / 39)

」景道笑道:「這個何妨?不是誇口說,憑着小弟一身本事,隨你許多強徒,也看不上眼。吾兄放心同去便了。」遂僱了牲口,竟往山東路來。

行了數日,將近柳林,純學暗令同伴到寨裡去報大師,說訪得一個好漢在此,須定計來賺入寨。蓮岸分派停當,就差此人密約純學。
到了次日,已到柳林。景道對純學道:「弟聞此處有強人出沒,待我先走,你押着牲口隨後而來。倘若遇著幾個,須索結束了他,也顯得我生平的手段。」
純學依言,押了兩隊牲口,一隊是景道的貨,一隊是自己的貨,讓景道當先。走了一、二里,只見樹木參差,並無人跡。又走進去,回頭一看,望見純學叫苦連天,跌倒在地。那兩隊牲口被五、六個狠漢趕了一隊往山坳裡去了。時尚書屋
景道急走回來,扶起純學,檢點貨物,恰好去了景道的一隊。景道笑道:「搶我貨去也不打緊,只可惜不曾遇著這般草寇,顯我本事,如今幸喜兄的貨留在此間,待我護送過這條路,你自前去。我在此必要尋着這班人,與他見個高低。」純學只是叫苦。時尚書屋
當晚尋店歇下。純學道:「小弟被強人打得遍身傷損,行走不得。又可惜仁兄的貨被他劫去。弟願把自己的貨轉求仁兄替我去賣,買得回頭貨來賺些利息,做大家本錢度下去,豈可因一得一失就分你我。時尚書屋
小弟在此將息幾日,專等仁兄早來。」景道是個直氣人,見純學這樣真誠,便承任了。
次早,就將純學的布到濟南發了,果然布匹好賣。就將銀盡數買了棗子。不滿半月,依舊路回來。到那店中,不想純學已去了。時尚書屋
訪問店家,店主人道:「宋客人自兩日前有個親眷遇著,同他下去,說道離此不遠,一站多路,等候老客。」景道聞言,次早急急趕行,來尋純學。
行到前日打劫的所在,誰想這一日的強人有幾百個,截斷去路,腳伕見了,俱已驚散,這些人竟把幾百包棗子俱拖向裡頭去,景道大怒,喝叫:「休走!」綽了槍,急趕上前。誰知這般人竟不與他廝殺,穿林過嶺而走。急得景道眼內火出,喊聲如雷。趕過幾十個灣,但見綠柳參天,樹蔭遍地。時尚書屋

自想:「這貨若是我的也罷了,無奈宋兄這般誠實見托,我今空手回去,有何面目見他,我今也顧不得死活,必定要追轉來。」只管趕去。
趕到日色傍晚,林徑愈僻,肚內又饑,仰天嘆道:「不想一生雄略,困于草寇,就死也罷,但是負了宋兄一片好心。」又趕進去。忽見前面一人叫道:「程兄不必追趕,且歇息片時。」景道一看,認是純學,急問道:「宋兄怎麼在這裡?我為這些賊人打劫了貨,拚死追他,恐怕辜負了你。」
純學道:「多謝盛情。但小弟不重在貨,而重在吾兄。此時想已饑困,且隨小弟到那邊去,取酒壓驚。」
景道不知來歷,隨了純學,走過一里多路便有一所房屋,兩人一同進門,純學就叫小廝暖酒來吃。不多時,酒餚齊備,兩人對酌。時尚書屋
景道就問來歷。純學道:「不瞞長兄,小弟見這世界,英雄無用武之地,未免一生碌碌實為可惜。此地乃小弟受恩之處,內裡有個女大師,雄才震世,久慕吾兄大名,特托小弟委曲求請,到此一敘。萬望吾兄俯就,不勝感德。」
景道聽了,沉吟不決。純學道:「兄不用疑心,若不能建功立業,自有個善全之策,送兄歸故里,絶不敢相負。」景道此時沒可奈何。只得順從。時尚書屋
過了一夜,次日早晨,門外有四個人抬一副盛禮進來,說道:「大師致意宋相公,這禮送與程爺,吩咐就請程爺到裡頭相見。」純學小小心心奉陪程景道,走至裏邊,登了正堂。時尚書屋
蓮岸步出。景道將要行禮,蓮岸喚人扶住,說:「不消大禮,只小禮罷。」相見過,就排筵席。蓮岸親自把盞,說道:「小可雖是女流,頗知大義,終不忍使天下英雄困于草莽。時尚書屋
倘不棄山寨,款留在此,後日或為朝廷出力,或自建功業,也不枉為人一世,未知尊意若何?」
景道自想不能脫身,只得說道:「承大師開諭,景道安敢有違!」蓮岸道:「君乃人中豪傑,倘有奇策,幸即見教。」景道道:「賈豎之徒,安有大志。但承大師下問,自當冒陳鄙見。今大師雄踞柳林,雖則官兵難入,到底不成大事。時尚書屋
天下大事,不是荒山僻處烏合之眾可以做得,如今有三大事,望大師圖之。」蓮岸道:「什麼三事,可為我言之。」
未知景道所陳三事如何,待下回細說。
第3回

假私情兩番尋舊穴

當日景道進說三事:「第1,是扶助天下文人,使他做官。第2,是交結天下豪傑,為我援救。第3,是賑濟天下窮民,使之歸附。又要着有才幹的人在各省開個大店舖,以便取用。」
蓮岸聽了大喜道:「我之得景道,猶漢高之得韓信,先主之得孔明也。」遂依景道之言,行起事來。時尚書屋
即差強思文、杜二郎,同幾個心腹的人,托些貨本,只揀大郡所在,各處開張店舖,以待不時取用。又差李光祖等數十人出去,遍訪豪傑,教他四處響應。柳林寨中,只留程景道做主,蓮岸自己帶領宋純學,要親到京都選擇文人,兼之一路上周濟貧乏,感動民心。時尚書屋
論起理來。那蓮岸既為教主,只該守住柳林,差各人在外做事業才是,為何要親去選擇文人?不知蓮岸原有深意。她想:「英雄男子必要尋幾個絶色美人取樂。難道我這個女英雄就沒個取樂的人麼?若要從眾英雄內揀一個做了丈夫,他便是我的主了,這決不要。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