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歸蓮夢 第 9 頁


過了兩、三日,楊氏想:「丈夫要幹這事,甚是容易。我何不乘此機會也覓個長大的燥一燥脾,有何不可。」因想起焦順一個書僮,叫做愛兒,年紀十九歲,氣力雄壯,着他伏侍一夜,也是好的。當日便對
作者:待考 / 頁數:(9 / 39)

過了兩、三日,楊氏想:「丈夫要幹這事,甚是容易。我何不乘此機會也覓個長大的燥一燥脾,有何不可。」因想起焦順一個書僮,叫做愛兒,年紀十九歲,氣力雄壯,着他伏侍一夜,也是好的。當日便對焦順道:「你今夜只說在朋友家住了,我房中無人相伴,央香姑娘同睡,到得深更,我自躲開,你竟進房取樂,再無不穩。」

焦順大喜,就出去,直等夜間回來做事。時尚書屋
楊氏先到書房,對愛兒道:「今夜相公出去,我獨睡在小姐房裡,待至深更,你可到小姐房裡來,我開門等你,還你有些好處,切不可忘了。」愛兒見說,不敢違逆,只得承順。時尚書屋
楊氏進來對香雪道:「香姑娘,我有一件事求妳。妳曉得我一生最怕的是獨睡,便是夜間老鼠廝打,也是怕的。今夜妳哥哥出外去做文會,我的丫鬟又差到娘家去,無人相伴,特來央妳相伴一夜。」香雪道:「嫂嫂既然怕冷靜,為什麼又放哥哥出去?」楊氏道:「便是。時尚書屋
我最怪他一做了秀才就有許多朋友來勾搭。如今幸喜得姑娘在家,日後嫁出去,不知還要受他多少氣哩。」香雪信以為實,也就依從了。時尚書屋
當夜姑嫂吃了夜飯,又說些閒話。香雪一個女婢,叫做添綉。香雪吩咐把自已的房門鎖了,「妳到廚房裡睡罷。」楊氏道:「太平世界,鎖什麼門,就開着何妨。」
添綉一時懶惰,也不去鎖,竟往廚房安歇。姑嫂兩個睡在一房,吹熄了燈。時尚書屋
只見更余之後,香雪睡不着,叫聲「嫂嫂」,並無響動。香雪心疑起來,穿好衣服,各處尋摸,不見楊氏,那房門是半開的。香雪想道:「今夜嫂嫂必有惡計,我不可住在此。」因想:「黃昏時我的房門也不要鎖,着實可疑。時尚書屋
我如今也不到自己房裡,可到廚下,喚添綉起來伴我。」
誰想那焦順起更時便藏在一間空屋,挨至半夜,悄悄進房。滿床摸遍,全無一人。想道:「必是香雪有些知覺,仍到自己房裡去,我今一不做二不休,且走到她房門首,打聽消息。」

原來,那夜楊氏佈置停當,悄悄走到小姐房中睡下,等待愛兒進來受用。不料愛兒畏懼焦順,不敢進來。楊氏守到半夜,適值焦順摸來。見香雪房門不關,心中暗喜道:「香雪妹子原自有心,曉得我有些意思,因此不肯住我房裡,卻把自己的房門開了,明明叫我進去。」
遂推開房門,摸到床前。楊氏在床上聽見有人走響,只道愛兒來,伸手攙他。時尚書屋
焦順只當香雪的手,急急鑽進帳子。二人也並不輕易開口說起響話。只因他兩個人心中想得好了,一進被窠就你貪我愛;楊氏的腳不待高興而預先豎起,焦順的手不待操摸而着緊勾連;上面成呂字湊在一處而何暇交談,下邊為中字貫在當中而單聞聲響。焦順想道:「可煞作怪,那香雪是個處女,為何其中寬廣異常,可見她平日原經遇風浪的。時尚書屋
所以今夜見我來並不推辭。我且不要說破。我若問她,只道頭一次就嫌她,以後便不肯了。」楊氏也想道:「我見愛兒雄壯,必定有些本錢。時尚書屋
原來此物也與丈夫差不多。」只是心上相愛,實則短小也顧不得。兩個一進一退,費了許多氣力,其中未必快暢,響聲倒也好聽。閙了一、二更,東方漸漸發亮。時尚書屋
兩人正要講話,不想房門一響,唬得心裡亂跳,一句話也說不出。時尚書屋
原來,房門響是香雪同添綉要進房,聽得床上熱閙,不敢進去,竟尋一把鎖將房門鎖住,仍舊到廚房裡來。房內兩人無門可出,急得亂抖。焦順道:「妹子如今奈何?」楊氏聽見叫妹子,知道認錯了,反不則聲,挨到天亮,你認我,我認你,不覺得獃了,又好笑,又氣惱。焦順把楊氏啐了幾啐,楊氏也埋怨丈夫,兩人到底疑心。時尚書屋
停了一會,香雪叫添綉把房門開了,在房門前將焦順大罵,唬得焦氏不分皂白出來勸解。兩人抱頭鼠竄而去。楊氏自覺沒趣,三日不出房門。時尚書屋
自小姐一罵之後,焦順夫婦日夜在焦氏面前譭謗香雪,焦氏聽信了,又曉得當初安氏曾把香雪許下王昌年,只因怨恨香雪,並王昌年也做了對頭,時常茶遲飯晏,要長不能,要短不得。時尚書屋
焦氏早晨起來,便把香雪與昌年牽枝帶葉,尋些別事,咒一遍罵一遍。香雪聽了,無奈她何,只是向母親靈座,痛哭幾番。焦氏愈加怒氣,漸漸把惡聲相逼,百般怠慢。時尚書屋
那王昌年自世勛出門之後,心中不樂。又見焦順進學,終日興頭,往往被他奚落。及至焦氏在裡頭咒罵,一發不安。想起先前承母姨大恩,自小撫養,臨終時節特把小姐許我。時尚書屋
不想世態變遷,到了今日反教我進退無門,莫若到陝西仍舊依傍姨夫,或者他得勝回家,完了小姐姻事,也未可知。時尚書屋
是日,便略略措置些盤費,請焦氏出來說道:「母姨夫在外,音耗不通,我要到陝西尋取消息,故此告辭。」焦氏道:「你在家無用,出去學些乖巧也是有益的。速速去罷。」並不提起盤纏的話來。時尚書屋
昌年氣憤不過,總不開口,就進來拜辭安氏靈座。才到靈前,不曾一拜,心中悲傷,不覺放聲大哭,拜了幾拜,就出來了。焦氏在旁說道:「好好出門,做這樣嘴臉,可厭,可厭!」
香雪聽知此事,有如亂箭攢心,從暗裡也哭了一場。遂寫書一封,將簪釵、首飾包了一包,約一、二十金,着添綉暗暗送與昌年。書中大約敘兄妹分離之情,並囑他候問。末後帶著幾句心事道:「百年之期,自甘死守。時尚書屋
一心之托,豈忍生離。魂斷青衫,淚浸紅燭。」。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