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三寶太監西洋記1 第 11 頁


太爺廷參,那爺爺雙手攙將起來,嘻嘻的笑着,說道:「今日之事何如?」太爺道:「俺學生不過聞而知之。」太爺道:「何為見而知之?何為聞而知之?」那爺爺道:「大凡神仙下界,借肉住靈。這靈性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187)

太爺廷參,那爺爺雙手攙將起來,嘻嘻的笑着,說道:「今日之事何如?」太爺道:「俺學生不過聞而知之。」太爺道:「何為見而知之?何為聞而知之?」那爺爺道:「大凡神仙下界,借肉住靈。這靈性就是仙,那肉身卻是個軀殼。靈性既升,軀殼隨化,故世人謂之曰屍解。時尚書屋

賢太守早間親見金某夫婦升仙,俺學生心裡想道:這二人的肉身必定隨風化去,不在棺材裡面了,故此責令多官開棺相驗,一則顯賢太守之神明,一則可印俺學生之粗見。這卻不是賢太守見而知之,俺學生聞而知之?」太爺連聲稱謝。那爺爺又道:「賢太守怎見得那娃子是個善菩薩臨凡?」太爺道:「據地方人等的口詞,下官之臆見。」那爺爺道:「今番俺學生是個見而知之,賢太守是個聞而知之。」
太爺道:「願聞其詳。」那爺爺道:「賢太守據地方人等的口詞,憑胸中之高見。俺學生適間親見那長老抱著那娃娃進來,你看他頭長額闊,目秀眉清,鼻拱耳環,唇紅齒白,喜阿阿,笑瀰瀰,就是一個布袋和尚的形境。這卻不是俺學生見而知之,賢太守聞而知之?」正是:
一切須菩提,心如是清淨。時尚書屋
佛言世希有,所未曾見聞。時尚書屋
若復有人聞,清淨生實相。時尚書屋
若復有人見,成就第1天。時尚書屋
無見覆無聞,是人即第1。時尚書屋
這個按院爺爺和那清天太爺,雖說是各有所聞,各有所見,哪曉得其中就裡有許多的因果,耳所不及聞,目所不及見。還是甚麼因果,耳所不及聞,目所不及見,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4回
 先削髮欲除煩惱 後留須以表丈夫

詩曰[
由來跡狀甚殊常,脫落人間宅渺茫。時尚書屋
鐺煮山川深有象,瓢藏世界妙無疆。時尚書屋
衝天淨假能飛翼,服日長居不老鄉。時尚書屋
漢武秦皇求未得,豈因浪說事荒唐!
卻說這個金員外是玉皇案下一個金童,喻孺人是玉皇案下一個玉女,他兩個都思凡,兩個同下世,兩個就結成鸞鳳偶。那靈霄殿上方纔瞬息,不覺的人世上已經七七四十九歲。這一日只因老祖臨凡,他的萬道金光直衝着靈霄寶殿,以此玉帝升殿,查點這金童,照刷那玉女,怕他不頃刻裡覆命歸根?卻說那產下來的娃娃又有許多的因果,越加耳不及聞,目不及見。怎的娃子的因果,越加不聞不見?原來這娃子是個燃燈古佛臨凡,解釋五十年摩訶僧祗的厄難。時尚書屋
卻又怎麼叫做燃燈佛?他原當日在西天做太子,受生之初,一落地時,已自身邊光焰如燈火之亮,故此叫做個燃燈佛。因他錠身置燈,燈字又從金,因是錠身,後世翻為錠光佛,如今人省做這個單「定」字。有偈為證,偈曰:
說即雖萬般,合理還歸一。時尚書屋
除是身畔燈,方纔是慧日。時尚書屋
卻說這娃子是燃燈老祖的色身,自出胎時,父母棄世,進了淨慈寺裡雲寂長老名下做個弟子。雲寂長老看得他十分珍重。只是這個弟子有許多的古怪蹊蹺處。怎麼有許多的古怪蹊蹺處?他自從進了山門之後,胎裡帶得素來。時尚書屋
素便罷了,還有一件來,一日與他三餐五餐,他餐餐的吃;一餐與他三碗五碗,他碗碗的吃,也不見他個飽;三日五日不與他吃,他也不來要吃,也不見他個饑。還有一件來,也是一般的眼,也是一般的黑白,只是一個不睜開;也是一般樣的口,也是一般樣的舌頭,只是一個不講話;也是一般樣的耳朵,也是一般樣的輪廓,只是一個不聽見;也是一般樣的手,也是一般樣的十指纖纖,只是一個不舉起;也是一般樣的腳,也是一般樣的跟頭,只是一個不輪動。卻只一個「坐」字,就是他的往來本命星君。或在禪堂裡坐,對著那個磚牆,一坐坐他個幾個月;或在僧房裡坐,對著那個板壁,一坐坐他個半周年。時尚書屋
迅駒驟隙,飛電流光,不覺的三三如九,已自九年上下。師父雖則珍重他,他卻有這許多不近人情處,不免也有些兒。時尚書屋
忽一日,一個游腳僧人自稱滕和尚,特來叩謁雲寂。雲寂請他至僧房裡面相見。雲寂見他有些骨氣,有些丰姿,就留他坐,待他茶,齋他飯。兩家子講些經,翻些典。時尚書屋
正是空華落影,陽焰翻波,光發襟懷,影含法界。滕和尚起頭隻看見一個弟子,囤囤的坐在板壁之下,問雲寂道:「此位坐的是誰?」雲寂道:「是小徒。」滕和尚道:「他怎坐的恁端正哩?」雲寂道:「小徒經今坐了九個年頭。」滕和尚道:「長老,你也不問他一聲?」雲寂道:「便自問他,他耳又不聞。」
只因這兩句話,打動了一天星。好個弟子,你看他輕輕的離了團坐,拽起步來,望禪房門外竟走。你看他走到哪裡去?只見他一直走進佛殿之上,參了佛,禮了菩薩,拜了羅漢,上鼓樓上擊幾下鼓,上鐘樓上撞幾下鐘,翻身又進禪房裡來,先對著師父一個問訊,後對著滕和尚一個問訊,睜開眼,調轉舌,說道:「聞道道無可聞,問法法無可問。」把個雲寂滿心歡喜,笑色孜孜。時尚書屋
滕和尚道:「果真可喜。恁般的陀羅,聲入心通,耳無順逆。」那弟子應聲道:「迷人不悟色空,達者本無逆順。」滕和尚道:「法門尚多哩,難道個達者本無逆順?」那弟子又應聲道:「八萬四千法門,至理不過方寸。」
滕和尚道:「這方寸地上,煩惱其實有根,淨華其實無種。」那弟子道:「煩惱正是菩提,淨華生於泥糞。」滕和尚道:「你這話兒只好駭我遊方僧。」那弟子又應聲道:「識取自家城邑,莫浪游他州郡。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