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三寶太監西洋記1 第 2 頁


到秦昭王九年,活了九百九十六歲,娶了一百三十六個婆娘,養了三百六十一個兒子。忽一日吃飽了飯,整整衣,牽過一隻不白不黑、不紅不黃、青萎萎的兩角牛來,跨上牛背,竟出函谷關而去。那一個把
作者:待考 / 頁數:(2 / 187)

到秦昭王九年,活了九百九十六歲,娶了一百三十六個婆娘,養了三百六十一個兒子。忽一日吃飽了飯,整整衣,牽過一隻不白不黑、不紅不黃、青萎萎的兩角牛來,跨上牛背,竟出函谷關而去。那一個把關的官也有些妙處,一手擋住關,一手輓着牛,只是不放。老子道:「恁盤詰奸細麼?」那官道:「不是。」

老子道:「俺越度關津麼?」那官道:「也不是。」老子道:「左不是,右不是,敢是要些過關錢?」那官道:「說個要字兒倒在卯,只是錢字又不在行。」老子道:「要些甚麼?」那官道:「要你那袖兒裡的。」老子道:「袖裡止有一本書。」
那官道:「正是這書。」老子不肯,那官要留。挨了一會,老子終是出關的心勝,只得拽起袖來,遞書與了那官,老子出關去了。這個書就是《道德經》。時尚書屋
上下二篇:上篇三十七章,下篇八十章。道教大行于東土,和儒釋共為三教,這是道家。有詩為證,詩曰:
玉女度塵嘩,和丸咽紫霞。時尚書屋
時憑白頭老,去問赤松家。時尚書屋
瑤砌交芝草,星壇繞杏花。時尚書屋
青牛函谷外,玄鬢幾生華。時尚書屋
道詩曰[
占盡乾坤第1山,功名長揖謝人間。時尚書屋
晝眠松壑雲瑛暖,夜漱芝泉石髓寒。時尚書屋
曲按宮商吹玉笛,火分文武煉金丹。時尚書屋

榮華未必仙翁意,自是黃冠直好閒。時尚書屋
這三教中間,獨是釋氏如來在西天靈山勝境,婆娑雙林之下,雷音寶剎之中,三千古佛,五百阿羅,八大金剛,大眾菩薩,幢幡寶蓋,異品仙花。你看他何等的逍遙快活,何等的種因受果!正是:
無情亦無識,無滅亦無生。時尚書屋
一任閻浮外,桑田幾變更。時尚書屋
爾時七月十五日孟秋之望,切照常年舊例,陳設盂蘭盆會。盆中百樣奇花,千般異果。佛祖高登上品蓮台,端然兀坐,諸佛阿羅揭諦神等,分班皈依作禮。禮畢,阿儺捧定寶盆,迦葉布散寶花,如來微開喜口,敷衍大法,宣暢正果,剖明那三乘妙典、五藴楞嚴等。時尚書屋
眾各各聳聽皈依。講罷,如來輕聲問道:「游奕官何在?」原來佛祖雖在西天,卻有一個急腳律令,職居四大部洲遊奕靈官,每年體訪四大部洲眾生善惡,直到盂蘭會上,回報所曹,登錄文簿,達知靈霄寶殿玉帝施行。故此如來問道:「游奕官何在?」道猶未了,只見一位尊者:
長身闊臂,青臉獠牙。手掄月斧,腳踏風車。停一停,抹過了天堂地府;霎一霎,轉遍了海角天涯。原本是陰司地府中一個大急腳律令,而今現在佛祖寶蓮台下,職授四大部洲遊奕靈官波那。時尚書屋
他一聞佛祖慈音,忙來頂禮,應聲道:「有,有。」如來道:「爾時四部洲一切眾生,作何思惟?為我說。」靈官啟道:「東勝神洲,敬天禮地如故。此俱蘆洲,性拙情疏如故。時尚書屋
我西牛賀洲,養氣潛靈,真人代代衣鉢如故。獨是南膳部洲,自從傳得如來三藏真經去後,大暢法門要旨,廣開方便正宗。為此有一位無上高尊,身長九尺,面如滿月,鳳眼龍眉,美髯紺發,頂九氣玉冠,披松羅皂服,離了紫霄峰,降下塵凡治世。」如來聽知,微微笑道:「原來高尊又臨凡也。」
當有大眾菩薩齊聲上啟道:「是哪位高尊?」如來道:「是玉虛師相玄天上帝。」眾菩薩又啟道:「玄天何事又臨凡?」如來道:「當日殷紂造罪,惡毒恣橫,遂感六大魔王,引諸煞鬼,傷害下界眾生。元始乃命皇上帝降詔紫微,陽命武王伐紂,陰命玄帝收魔。爾時玄帝披髮跣足,金甲玄袍,皂纛黑旟,統領丁甲,下降凡世,與六大魔王戰于洞陰之野。時尚書屋
魔王以坎離二氣,化蒼龜巨蛇。變現方成,玄帝赫顯神通,躡于足下;又鎖阿呵鬼眾在酆都大洞,故此才得宇宙肅清。今日南膳部洲,因為胡人治世,箕尾之下,那一道腥膻毒氣尚且未淨,玄帝又須佈施那戰魔王躡坎離的手段來也。只一件來,五十年後,摩訶僧祗遭他厄會,無由解釋。」
道猶未了,原來諸佛菩薩慈悲為本,方便為門,只因如來說了這兩句話,早又驚動了一位老祖。這老祖卻不是等閒的那謨。前一千,後一千,中一千,他就是三千古佛的班頭;一萬、十萬、百萬、千萬、萬萬,他就是萬萬菩薩的領袖。怎見得他是三千古佛的班頭,萬萬菩薩的領袖?卻說當日有十六個王子,一個出家為沙彌,年深日久,後來都得如來之慧,最後者,就是釋迦牟尼佛也。時尚書屋
在前早有八個王子出家,拜投妙光為師,皆成佛道,最後成佛者,燃燈古佛是也。釋迦如來是諸釋之法王,燃燈古佛是如來授記之師父。有詩為證,詩曰:
嘗聞釋迦佛,先授燃燈記。時尚書屋
燃燈與釋迦,只論前後智。時尚書屋
前後體非殊,異中無一理。時尚書屋
一佛一切佛,心是如來地。時尚書屋
這驚動的老祖,卻就是燃燈古佛,又名定光佛。你看他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頂上光明直衝千百丈,爾時在無上跏跌,一聞如來說道:「五十年後,摩阿僧祗遭他厄會,無由解釋。」他的慈悲方寸如醉如痴,便就放大毫光,廣大慧力,立時間從座放起飛鳥下來。一見了如來,便就說道:「既是東土厄難,我當下世為大千徒眾解釋。」
如來合掌恭敬,回聲道:「善哉,善哉!」諸佛阿羅菩薩等眾齊聲道:「善哉,善哉!無量功德」老祖即時喚出摩訶薩、迦摩阿二位尊者相隨。金光起處,早已離了雷音寶剎,出了靈山道場,香風渺渺,瑞氣氳氳。一個老祖,兩個尊者,師徒們慢騰騰地踏着雲,躡着霧,磕着牙。摩訶薩道:「師父,此行還用真身,還用色身?」老祖道:「要去解釋東土厄難,須索是個色身。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