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三寶太監西洋記1 第 7 頁


」拽開步來,把個杭州城裡城外的洞天福地,逐一磨勘一番,逐一查刷一番,都有些不慊他的尊意。急轉身復來到西湖之上,金員外門前,只見百步之內,就有一座摩訶古剎,前面一個山門,矮矮小小。次
作者:待考 / 頁數:(7 / 187)

」拽開步來,把個杭州城裡城外的洞天福地,逐一磨勘一番,逐一查刷一番,都有些不慊他的尊意。急轉身復來到西湖之上,金員外門前,只見百步之內,就有一座摩訶古剎,前面一個山門,矮矮小小。次二一個天王殿,兩邊列着個「風調雨順」,盡有些雄壯。次二一個金剛殿,前後坐著個「國泰民安」,越顯得威風。時尚書屋

到了大雄寶殿之上,三尊古佛,坐獅、坐象、坐蓮花。略略的轉東,另有一所羅漢殿,中間有五百尊羅漢,每尊約有數丈高。寺前面有個孤峰挺立,秀削芙蓉。峰頭上一個崚嶒古塔,不記朝代。時尚書屋
一寺一峰,翼分左右,如母顧子。外面看時,霞光閃閃,紫霧騰騰。老祖拽起步來,直入大雄寶殿,熟看一飧。時尚書屋
原來這寺叫做個淨慈寺。說起這個「淨慈」二字,就有許多的古蹟?怎見得有許多的古蹟。原來這個寺不是一朝一代蓋造的,是周顯德中蓋造的。那峰叫做個雷峰。時尚書屋
說起這個「雷峰」二字,也有許多的古蹟?怎麼也有許多的古蹟,原來這個山峰不是杭州城裡堆積的,是西天雷音寺裡佛座下一瓣蓮花飛來東土,貪看西湖的景緻,站着堤上,猛然聞金鷄三唱,天色微曛,飛去不得,遂成此峰。後有西僧法名慧理,說他這一段的緣故,故此叫做個雷峰。周顯德中蓋造佛寺,就取雷音清淨慈悲之義,故此這寺叫做個淨慈寺。老祖本是西天的佛祖爺爺,見了這個雷峰淨慈寺,俱是西天的出身,正叫做是:「美不美,鄉中水;親不親,故鄉人。」
他自無量生歡喜,說道:「道在邇而求諸遠,得之矣,得之矣!」轉身便向金員外家裡來。此時約有二更上下,正是:
地遠柴門靜,天高夜氣淒。時尚書屋
寒星臨水動,夕月向沙堤。時尚書屋
原來金員外是個在家出家的,從祖上來吃齋把素,到金員外身上已經七代。喻孺人又是胎裡帶得素來,真個是夫妻一對,天上有,地下無。家裡供奉着一個觀音大士,也不記其年,飲食必祭,疾疫必禱。大士也是十分顯化,他只是少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卻說老祖來到金員外宅子上,這時正是洪武爺爺治世,號吳元年,十月十五日下元,三品水官解厄之日。金員外夫婦二人自從五更三點時分起來,洗了臉,梳了頭,擺了供案,發了寶燭,燒了明香,斟了淨茶,獻了淨果,設了齋飯,展天那三乘妙典,唪動那五藴楞嚴,聲聲是佛,口口是經,一直唸到這早晚,已自是二更上下。唸經已畢,懺悔已周,夫婦二人閒步庭院之中。只見天上一輪皓月,萬顆明星,素練橫空,點塵不染。時尚書屋
那院子裡有一個洗臉架兒,架兒上有一個銅盆,銅盆裡有這等幾杓兒水。那一天星映着這盆兒裡的水,這盆裡的水浸着那一天的星,微波蕩漾,星斗斡旋,也不知星在天之上,也不知水在盆兒裡,就是一盆的星,真個愛殺人也。員外見之,滿心歡喜,連聲叫着:「孺人來看!」孺人見之,滿心生喜,連忙的捲起兩隻衣袖來,伸出這兩隻手,到那盆兒裡去撈那個星。左撈也撈不着,右撈也撈不起。時尚書屋

好老祖,弄一個神通,即時就變做個流星,雜在盆兒裡,就和那天上的星一般。孺人先是左撈也撈不着,右撈也撈不着,忽然一下撈着一個星兒在手裡。正叫做是「掬水月在手」,論不的喜喜歡歡,真是舉起手來,和星和水一口吞之。 
卻不知吞了這個星後,有些甚麼吉凶,有些甚麼報應,還是有喜無喜,還是生女生男,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3回
 現化金員外之家 投託古淨慈之寺
詩曰[
夜夜生蘭夢,年年種玉心。時尚書屋
充閭看氣色,入戶試啼聲。時尚書屋
明月還珠浦,高枝發桂林。時尚書屋
北堂書報日,不啻萬黃金。時尚書屋
卻說喻孺人在水盆中撈起一個星來,雙手捧着,一口吞之,自家倒也不覺。員外其實吃了一驚,說道:「恁的不仔細也!」孺人道:「昔人杯影懼吞蛇,我這也是一差二誤。」員外道:「杯影是假的,恁星是真的。」孺人道:「這正是弄假成真。」
員外道:「且是可惜這一個好亮光光的星子。」孺人道:「偏你又說甚麼星子可惜哩。」員外道:「惺惺自古惜惺惺。」大家反又取笑了一回,才收拾安寢則個。時尚書屋
明日起來,只說是掬水誤吞星,那曉得是燃燈古佛投胎現世,借肉住靈。直到對月紅信愆期,卻曉得是有喜。孺人一則是初葉,二則是吞星,心下十分疑慮。員外也不放心。時尚書屋
二人商議到關爺廟裡祈求一簽,看後面是凶是吉。員外親自拿了香燭紙馬之類,來到關爺廟裡,五拜三叩頭,把前項口詞細說一遍,雙手捧着簽筒,剛剛的搖了一搖,就有一根簽翻身落地。員外低了頭拾將起來看一看,原來是五十三簽,下面有個「中平」兩字。員外又加禱祝一番,說道:「果是五十三簽,願求兩個聖笤。」
果然兩個聖笤,略不穿破。員外唱了喏,謝了關爺,到于西廊之下,進了簽房,見了道士,施了禮,遞了一個紙包兒。道士拿出五十三簽籤詩來,遞與員外。員外接過來一讀,這詩就說得有些蹊蹺。時尚書屋
詩曰[
君家積善已多年,福有胎兮禍有根。時尚書屋
八月秋風生桂子,西風鶴唳哭皇天。時尚書屋
金員外讀了這籤詩,心中轉惱。道士看見金員外吃惱,問道:「這簽何處用?」員外帶著惱頭兒答應道:「問六甲。」道士說道:「若是問六甲,大吉,大吉。」員外道:「怎見得?」道士說道:「『八月秋風生桂子』,這不是大吉如何?」員外道:「多了一個『哭皇天』,只怕不吉。」
道士說道:「你原只問生子,不曾問甚的禍福。那一句是個搭頭。假如問禍福的,這『八月秋風生桂子』一句,就落空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