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醒夢駢言 第 1 頁


又名《醒世奇言》,全書十二回,有清代刊本。書署「守樸翁編次」,然其真實姓名與生平事蹟皆無可考。書中每回演寫一個故事,這些故事均可在《聊齋誌異》中找到對應篇目。可以說本
作者:守樸翁 校點:黃道京 / 頁數:(1 / 67)




又名《醒世奇言》,全書十二回,有清代刊本。書署「守樸翁編次」,然其真實姓名與生平事蹟皆無可考。書中每回演寫一個故事,這些故事均可在《聊齋誌異》中找到對應篇目。可以說本書是一部根據《聊齋誌異》原本改寫的《白話聊齋》。時尚書屋
書中故事都是寫下層社會生活的,具有濃厚的平民文學色彩。全書各篇故事結構完整,文筆流暢,語言通俗,清新可讀,堪稱清代話本小說中的佳作。原本第10二回缺兩頁。時尚書屋
第01回
 假必正紅絲夙系空門 偽妙常白首永隨學士第02回 遭世亂咫尺拋鸞侶 成家慶天涯聚雁行
第03回
 獃秀才志誠求偶 俏佳人感激許身第04回 妒婦巧償苦厄 淑姬大享榮華
第05回
 逞兇焰欺凌柔懦 釀和氣感化頑殘第06回 違父命孽由己作 代姊嫁福自天來
第07回
 遇賢媳虺蛇難犯 遭悍婦狼狽堪憐第08回 施鬼蜮隨地生波 仗神靈轉災為福
第09回
 倩明媒但求一美 央冥判竟得雙姝第10回 從左道一時失足 納忠言立刻回頭
第11回
 聯新句山盟海誓 詠舊詞璧合珠還第12回 埋白石神人施小計 得黃金豪士振家聲

第1回
 假必正紅絲夙系空門 偽妙常白首永隨學士
五百年前,預定下姻緣喜簿,任從他,貌判妍媸,難逃其數。巧妻常伴拙夫眠,美漢慣摟醜婦臥。何況是一樣好花枝,愈不錯。貴逢賤,難雲禍;富逢貧,非由誤。時尚書屋
總歸是、月老作成緣故。高堂縱有不然心,子女都毫無憎惡,又何若去違拗天工,生嗔怒。
姻緣一事,從來說是五百年前預定。不是姻緣,勉強撮合不來。果係姻緣,也再分他不開。盡有門戶高低懸絶的,並世有冤仇的,一經月老把赤繩系定,便曲曲彎彎要走攏來,這叫做「姻緣姻緣,事非偶然」。時尚書屋
明朝成化年間,湖廣武昌府江夏縣,有個秀才姓曾名粹,號學深。他父親曾乾吉,原是舉人,和母親莊氏只生得他一個,自然是愛如珍寶,不消說的了。
他五六歲時,有個相面的,相他後來該娶尼姑為妻,曾乾吉和莊氏都道這相士隨口噴蛆,全然不信。
那曾學深聰明絶世,讀書過目不忘,十四歲入了學,十六歲就補了廩,各處都知名,曉得他是位少年才子。又且生得如傅粉何郎,異常秀美。
卻是作怪,與他論婚,再也不成。試想這樣一位潘安般的少年才子,又且父親是孝廉,家境也算厚實,難道這些揀女婿的,還不肯把女兒與他嗎?卻不是曾乾吉心裡不合式,便是事已垂成,那邊的女兒生病死了。
曾乾吉止此一子,急欲與他聯姻,見這般不湊巧,未免納悶,卻又因年未弱冠,也不十分在意。
卻說莊夫人母家在黃州,去武昌二百里,還有母親,快已七十多歲。只因路遠,自己不能時常定省,只差家下人到彼探望。
今見兒子大了,便對他道:「你外祖母處久不通音信,我在先只令下人去問候,卻不能把老人家近來底細情形告我知道。你如今年已長成,可與我走一遭去。」
曾學深便打疊好一肩行李,叫家童阿慶挑了,來至江邊,僱了一隻小船,取路投黃州來。
到了碼頭上登了岸。阿慶是時常打發他來,認得路熟的,便一徑來到莊家。
那曾學深的外祖母是于氏,外祖莊培榮曾做過江西九江府知府,沒已多年。母舅莊德音,原任南直句容縣知縣,因告終養在家。
當下于夫人和莊德音,見曾小官人到了,合家大喜,彼此問了些近況,便喚家人打掃一間書房,令他安歇。
曾學深次日便要回家,于氏老夫人和他母舅,那裡肯放。
于氏老夫人道:「外孫,難得你到這裡,我有好些說話要問你,卻一時想不出,你且在這裡歇下半個月,才放你回去。」
曾學深只得住下。那時正是暮春天氣,黃州地面景緻甚多。曾學深日裡同了表弟兄們,各處去遊玩,到晚回來,卻和于氏老夫人說些家中閒話。
從來外婆見了外孫來家,說話最多,他家有幾個菜瓶,幾個醬瓮,也要問到的。這且不表。
一日,曾學深同着十二歲的小表弟,在一個顯聖庵裡遊玩。那庵是女庵,有好幾位尼姑,在內焚修。
他兩人遊玩了回來,將次到家,遇見鄰家一位張老媽媽,問他表弟道:「小官人,今日陪了曾相公,那裡頑要?」表弟答道:「方纔在顯聖庵裡。」
張媽媽笑嘻嘻的道:「小官家不會頑耍,我黃州有兩句口號道:『黃州四翠,少者為最。』怎不陪了曾相公去看看,倒到那顯聖庵裡去?」
曾學深聽了,問道:「老媽媽,怎叫做『黃州四翠,少者為最』?」
老媽媽告道:「我黃州南門外,離城五里,有個觀音庵,也是女庵,那裡有四個美貌的尼姑,因此有這句話。老身不過和小官人取笑,這地方卻是相公們遊玩不得的。」
曾學深正是情竇初開的時候,聽了這話,回到外婆家裡,心中想道:既有這個去處,我明日去走一遭,卻不要同表弟兄們去才好,省得被人知道。
次日天明,吃了早膳,沒人在前,他便獨自一個,走出牆門,一徑往南城而去。問到觀音庵前,只見約十畝大的一個池,灣灣的抱著那庵。沿池都是合抱不交的柳樹,綠蔭正濃,有幾個黃鶯兒,在葉底下弄那嬌滴滴的聲音。飛下柳絮到水面上,小魚兒就來拖拖扯扯。時尚書屋
曾學深看了,心中悅暢道:「不要說別的,只這景緻也就不同。」見那庵門閉着,便輕輕敲了兩三聲,裏邊走出個七十多歲的佛婆來,問道:「那位?」曾學深道:「是來遊玩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