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飛劍記 第 10 頁


又一日,純陽子至梓潼。有一婁道明,家甚殷富,善為玄素之術。怎麼叫做玄素之術?即采陰補陽的說話。其家常蓄有十三四歲的少女十人。婁老們鎮日摩弄,吸那些女子的奶乳,吞那些女子的唾津,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22)

又一日,純陽子至梓潼。有一婁道明,家甚殷富,善為玄素之術。怎麼叫做玄素之術?即采陰補陽的說話。其家常蓄有十三四歲的少女十人。時尚書屋

婁老們鎮日摩弄,吸那些女子的奶乳,吞那些女子的唾津,采那些女子的陰液。女子若還有孕,即遣去,復買新者伏侍,常不減十人之數。此雖是畫堂沒有三千客,綉幕偏饒十二釵。晝夜迭禦,無有休息。時尚書屋
那婁老采了那些女子們的陰,補起自己的陽。只見他神清體健,面如桃紅,或經月不食。年九十九歲,止如三十許人。自以為成了神仙,每對賓客會飲。時尚書屋
輒大言誇誕,說道:「列位老先,學生前日靜坐,有一玄女送一壺酒來,叫做亡何酒。那酒清如竹葉,滑若瓊酥,真個上好的滋味。那玄女去了,又有一個素女送一枚巨棗,纖嫩嫩的手親自奉將過來。只見那棗大如爪,赤如日,剖而食之,甜如蜜,盡好受用。」
那些親朋聞得有那樣好酒,又有這樣好果品,喉嚨滑溜溜的,不覺口涎上來,就如那曹操行軍叫士卒們望着梅林止渴,那一個不吞幾口唾津兒?豈知是這個婁老兒誇誕的言語。時尚書屋
這還不打緊,你看又說出個謊來。說道:「列位老先,咋日又有個彭祖、容成輩二位神仙,寫有一封書,遺着學生。說道:瑤池之上,八月十五日王母娘娘壽誕,欲邀我同赴瑤池之宴,叫我不要這等踽踽涼涼,要脫灑一分。思想起來,明日若到了瑤池,必須大開雅懷,狂歌劇飲,醉則命段安香鋪床,賈陵華蓋被,董雙成打扇,許飛瓊扶我上七寶禦床。時尚書屋
我則枕着那許飛瓊白淨淨、柔嫩嫩之膝,大睡一覺,快矣!快矣!」眾親朋皆拍掌大笑,說道:「老先好風味!」
時純陽子游到此處,聞得婁道明行采陰補陽之術,猛省他宿着白牡丹,受了黃龍禪師幾多虧。若今婁道明又是這等,他卻不忿,又聞得這樣人假稱神仙,純陽子一發惱他得緊,乃詭為一個乞丐,上門求討。道明不識,叫那家僮們打將出去。那家僮們就二三兩兩,拿了棍子的,拿了石塊的,就來打着純陽子。時尚書屋
好個純陽子,用仙氣一吹,那些家僮們盡皆昏暈在地。純陽子遂以兩足頓于石上,即成兩個大方竅,深可三寸。眾賓朋皆大驚異,婁道明亦驚駭,說道:「此乃異入。」即延至坐右,勸之酒食,出侍女,歌的歌,舞的舞,以勸純陽子之酒。時尚書屋

彼時純陽子放開仙量,一飲五斗,乃口占《望江南》詞酬之。詞曰:
瑤池上,瑞霧藹群仙。素練金童鏘鳳板,青衣玉女嘯鸞笙,身在大羅天。時尚書屋
沉醉處,縹緲玉京山。唱徹步虛清宴罷,不知今夕是何年,海水度桑田。時尚書屋
侍女進蜀箋請書,純陽子自紙尾倒書徹首,字足不遺空隙。婁道明大驚喜,方欲請問妙道,純陽子道:「吾已口口相傳矣。」道明復請益,純陽子又道:「吾已口口相傳矣。」俄登大門之外柏樹上不見。時尚書屋
眾賓朋皆駭然大驚,以為神仙至也。時尚書屋
後數日,婁道明忽不快,吐膏液如銀者數斗而卒。口口相傳之說,與夫石上兩方竅皆呂字,眾方悟是呂洞賓也。時尚書屋
一日,純陽子又向長沙府詭為一個回道人,頭戴着一幅巾,身披着百衲衣,腳下穿一雙麻履,持一小瓦罐乞錢。其罐大約可容錢一升,道人得錢無算,而罐常不滿。一日坐于十字街頭,大聲言曰:「吾仙人也,有能以錢滿吾罐者,吾即授之以道。」只見那些居民聞得個「神仙」二字,那個不希慕?時有個姓張的就拿了一千文錢來投着罐子,這一隻手解索,那一隻手丟錢,錢已丟盡,罐子兒哪裡滿得些兒。時尚書屋
又有個姓李的,拿有二千文錢來投那罐子,也一手解索,一手投錢。投了一串又投一串,二千文銅錢一時投盡,罐子兒又哪裡滿得些兒。時有個性吳的,叫一個小廝背有四千錢來此。時觀者漸多,人來漸廣,把那個回道人圍得周周匝匝,哪裡有個進路。時尚書屋
姓吳的帶著一個家僮左一擠,右一擠,擠散眾人,說道:「開開,待我來投錢。」眾人只得放著姓吳的進去。姓吳的叫家僮們拿過錢來,丟滿那個罐子。時旁觀的見了姓吳的有這多錢,皆道:「此一回罐子可以滿得。」
豈知投一串雪入紅爐渾不見,投兩串鹽落水中渾不見,投三串毛入火坑渾不見,投四串石落江心渾不見。姓吳的說道:「我四千銅錢,怎的又投這罐子不滿?」時有個姓何的,拿起這罐子左看一看,右瞧一瞧,說道:「這個東西又沒個屁窟。終不然,相似個人口裡吃飯,屁窟裡窩出去了。」既而又看一看,只見錢兒將滿,乃曰:「差不多了。」
遂從兜肚子裡面取出五百文錢來,說道:「你眾人丟了一千、二千、三千、四千,不得此罐子滿,我只五百錢,塞得他滿滿的。」於是連丟連丟,連擲連擲,五百錢勾甚麼丟勾甚麼擲?但見錢已罄盡,罐子不曾滿得些兒。這一干丟錢的人,好似甚的?就相似個精衛鳥兒銜西山木石,填那東洋大海,哪裡填得分寸。時尚書屋
彼時有一僧,系東平人,來此觀看,說道:「異哉!異哉!只一個小小罐兒,投了許多錢,怎的填他不滿,且待我來填之。」於是驅一大車,載錢十萬,戲謂回道人曰:「汝罐能容此車否?」道人笑道:「試容之。」及推車入罐,戛戛然有聲,俄不見,僧大驚曰:「此神仙耶?幻術耶?抑掩眼法耶?」道人乃口占五言詩一首,云:「非神亦非仙,非術亦非幻。天地有終窮,桑田幾遷變。時尚書屋
身固非我有,財亦何足戀。曷不從吾游,騎鯨游汗漫。」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