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飛劍記 第 6 頁


」火龍真人道:「君豐標俊逸,態度閒雅,雲房得人矣。」既又問同升者二人:「彼何人也?」純陽子道:「一乃鄭神仙,一乃施真人,今邀吾師同去朝元。」火龍真人道:「雲房既去朝元,何不攜子同往
作者:待考 / 頁數:(6 / 22)

」火龍真人道:「君豐標俊逸,態度閒雅,雲房得人矣。」既又問同升者二人:「彼何人也?」純陽子道:「一乃鄭神仙,一乃施真人,今邀吾師同去朝元。」火龍真人道:「雲房既去朝元,何不攜子同往?」純陽子道:「小子與師有誓,必欲度盡世人方始上升。」火龍真人道:「善哉!善哉!但恐世態紛挐,人心莫測。時尚書屋

吾聞之孟郊詩云:『古人形似獸,皆有大聖德。今人表似人,獸心安可測。雖笑未必和,雖哭未必戚。面結口頭交,肚裡生荊棘。時尚書屋
』以此論之,人間只是無波處,一日風波十二時。君度之難也。」純陽子道:「吾盡吾心耳。」既而問:「先生住居何處?」火龍真人道:「吾住居廬山之境翠微洞中,今遨遊山川以至此耳。」
純陽子道:「先生攜此二劍何為?」火龍真人道:“此劍用崑崙山所產之銅,女媧煉石之炭,老君卻魔之扇,祝融燒天之火,煅煉而成。稟陰陽之純粹,凜雪霜之寒鋩。一斷煩惱,二斷色慾,三斷貪嗔,此非是凡間之劍。聽我道來:
烘爐煅煉神冰鐵,磨琢青鋒光皎潔。時尚書屋
天罡躬自動鈴鎚。熒■親身添炭屑。時尚書屋
棱棱神將按天條,隱隱星辰依鬥列。時尚書屋
名重幹將與莫邪,利過純豪于巨闕。時尚書屋
天曹將吏魂魄驚,地府精邪心膽怯。時尚書屋
下海掀翻龍住窩,上山砍碎虎狼穴。時尚書屋
斷除煩惱及貪嗔,色慾從來俱斷絶。時尚書屋
純陽子聞得其劍一斷煩惱二斷色慾三斷貪嗔,心竊欲之,但未可發言。火龍真人知得他愛惜此劍,即問道:「子欲吾劍乎?」純陽子道:「不敢請耳,固所願也。」火龍真人道:「俗語道得好:『紅粉贈與佳人,寶劍付之烈士。』君既欲吾此劍,即當贈之。」
遂解取二劍付與純陽子。純陽子即拜謝,說道:「先生惠我者厚矣。」火尤真人道:「此二劍一屬雄,一屬雌,君以此自衛則可,以此斬邪則可,若以此殺人,則不可也。」純陽子道:「敢不奉教。」

於是火龍真人辭別純陽子,駕一朵彩雲而去。洞賓既得火龍真人之劍,遂攜了二劍游遨寰宇,一日,至地名呂梁洪,只見那一派水呵:
洪流浩浩,大勢汪汪。流浩浩漫天溢地,勢汪汪攪海翻江。瀰瀰漫漫可比着龍門積石,渺渺蕩蕩即如那巫峽瞿塘。奔奔騰騰謾說道鄱陽湖之鼓蠡,澎澎湃湃又豈止洋子江之馬當。時尚書屋
憑他天塹,只是這般凶險;縱是海門,不過如此汪洋。我道萬山而莫之塞,誰言一葦而可以航。更有錦帆而未能飛渡,從多桂棹而豈可泳揚。妙計若韓候囊沙而奚堪壅蔽,雄才如漢武罄竹而何可提防。時尚書屋
瀉猛浪而花飛,山巔勢潰;激洪波而鯨吼,霹靂來揚。時尚書屋
正是[
黃河之水從天下,萬頃茫茫似沸湯。時尚書屋
內中更有妖魔在,說起令人心膽寒。時尚書屋
卻說呂梁洪有這般大水,水中就有一樣大蛟,鼓浪成雷,噴沫為雨,一年四季不知吞噬人幾多性命。一日純陽子游至其處,只見一婦人淡妝素服,手中提一壺之酒,沿河慟哭,悲悲切切,真個是「眼若懸河決,淚若河水流,河水須有竭,淚痕常在眸。」純陽子一見,心中惻然。因問道:「小娘子為甚的痛哭?」那婦人一見了純陽子,乃拭乾眼淚說道:「妾夫姓張,臨此河居住。時尚書屋
此處有一大蛟,專一啖人性命。吾夫死於此,吾二子死於此,一家三命盡葬于蛟精之腹。今當清明之節,攜酒一卮,臨流奠祭一會,因此悲哭。」純陽子道:「昔義興有蛟,周處斬之。時尚書屋
沔水有蛟,鄧遐截之。今蛟在呂梁水中,曾無一人勇士則揮劍斃之乎?」
純陽子雖是這等說,豈知那蚊精卻不是義興橋下之蛟可以斬得的,又不是沔陽水中之蛟可以截得的。神通廣大,變化無窮。一聞得純陽子此言,遂躍出三層之浪,則見:
爪牙厲厲,鱗甲紛紛。鼓浪而轟雷震地,噴沫而猛雨傾盆。揚鰭而神愁鬼哭,呵氣而地慘天昏。狡過洪都之孽龍,誰敢舉許旌陽之劍?毒如潮州之巨鰐,孰能驅韓昌黎之文?力大幾萬鈞,端可以攪翻滄海;身大數百丈,又可以繞遍崑崙。時尚書屋
見者皆寒心破膽,聞者盡懾魄銷魂。時尚書屋
正是:萬頃波濤瀉海門,鱗蟲數此獨為尊。鯨鯢未敢呼兄弟,鰲蜃甘心作子孫。時尚書屋
卻說純陽子見了此蛟,尚未曾拔劍飛去,那蛟精先噴了一口妖氣,腥不可聞,將那慟哭的婦人並居民在旁看者盡皆衝倒。純陽子且救了此一干人,各人迴避去訖,乃拔出鞘中一雄劍,將欲飛去。那蛟只說純陽子是個好惹的,遂騰在半空之中,張口一噴,遂呵出大霧,濃如墨黑如漆。又張口一噴,遂噓出大雹,大如鬥寒如冰。時尚書屋
乃張牙露爪,正欲抓將下來。豈知撞壞個對頭,被純陽子一劍飛去,斬成兩斷。呂梁之水腥血通紅,那劍復飛入鞘中。後觀者看見此蛟長有數百餘丈,誰不驚駭。時尚書屋
大家相聚說道:「此斬蛟者必是神仙。」齊來觀看。純陽子乃隱身而去。此不在話下。時尚書屋
卻說純陽子一日遊至永寧城,正值申牌時分,斜日隨只烏欲墜,落霞帶孤鶩齊飛,天將晚矣。只見城裡城外百姓家家掩門閉戶,人人斷絶行蹤。純陽子尚不知其緣故,乃自東門行過西門,只聞得居民躲在門內大呼說道:「那道人快躲避快躲避,此處有一個白額猛虎,傍晚入城中食人。今天色已晚,那虎少刻就來。時尚書屋
仔細仔細!」純陽子聞得此事,不以為意,說道:「此不打緊,等那猛虎來時,我又作區處。」言未畢,只見那個白額虎棱牙厲爪撲進城來,好凶狠哩!則見:
鋒棱棱爪牙張利勢,精炯炯眼目放豪光。時尚書屋
雄糾糾吼聲振山嶽,威凜凜殺氣逼穹蒼。時尚書屋
奔騰騰人稱角而翼,猛烈烈今作獸中王。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