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飛劍記 第 8 頁


卻說那閨女的母親在王姨娘家裡歸來,哪曉得這一段的情。故只見女兒家容貌日日覺的消瘦,朱唇兒漸漸淡,粉臉漸漸黃。為母的看見,心下不忍。只見明日是個七月初一日,母親說道:「女兒,你今夜早
作者:待考 / 頁數:(8 / 22)

卻說那閨女的母親在王姨娘家裡歸來,哪曉得這一段的情。故只見女兒家容貌日日覺的消瘦,朱唇兒漸漸淡,粉臉漸漸黃。為母的看見,心下不忍。只見明日是個七月初一日,母親說道:「女兒,你今夜早些安歇罷,明日是個初一日,我和你到南門外各廟裡去進一炷香。時尚書屋

進了香時節,我和你到長干寺裡去聽一會和尚們講經說法,散一散悶兒來。」
果然是到了明日,兩乘轎子出了南門,進了各廟裡,拈香已畢,遂投長干寺而去。只見長干寺裡,正在擂鼓撞鐘,法師升座說經,四眾人等聽講。彼時,這法師說經說得妙上之妙,玄中之玄,天花亂墜,地擁金蓮,哪個人兒不快活?歇一會兒,香盡經完,法師下座,看見了這個女子容貌消瘦,問道:「這一位女施主貴姓,還是哪家的?」只見那母親向前下拜,說道:「弟子姓白,這是弟子的小女,小名叫做白牡丹。」法師道:「他面上卻有邪氣。」
白氏母道:「邪氣敢害人麼?」法師道:「這條命多則一個月,少則半個月。」白氏母道:「望法帥爺爺見憐,和我救他一救。」法師道:「你回去問她夜晚間可有些甚麼形跡,你再來回我的話,我卻好下手救他。」
白氏母迴轉家門,把個女孩兒細盤了一遍。此時女兒要命,也只得把個前緣後故細說了一遍。白氏母道:「這分明是妖邪了。」
明日再到長干寺,見了法師,把女兒的前項事情也自對法師細細的說了。法師道:「善菩薩,你來,我教你一段工夫。」如此如此。白氏母領了法師的言語,歸來對著女孩兒道:「那法師教你救命的工夫,要如此如此,你可記着!」這女兒緊記在心。時尚書屋
果然是二更時分,那秀才仍舊的來與着白氏交媾,用着九淺十深之法,款款的消耍。這女兒依着母親的教法,如此如此,把那純陽子激得爆跳起來。原來呂純陽人人說他酒色財氣俱全,其實的全無此事。這場事分明不是貪花,只是采陰補陽之術,豈曉得這個法師打破了他的機關,教那女子到交合之時謹溜頭處,用手指頭在腰肋之下點他一點,用牙跟兒咬住他的口唇,吸了兩吸,到把他的丹田至寶卸到陰戶之中,這豈不是非徒無益,而又害之?故此純陽子激得個爆跳起來,就拔出鞘中雄劍,來斬這個白氏之女。時尚書屋

這女兒卻慌了,連忙雙膝兒跪着,叫道:「君子饒命!饒命!這卻非幹我事,是長干寺裡一個法師叫我這等這等。」那純子聽得此語,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就揮劍到長干寺去斬取那個法師。時尚書屋
原來那個法師,又不是等閒的,是個黃龍禪師,極大智慧,極大法力。純陽子將那口寶劍飛起徑,奔禪師身上,那禪師喝道:「孽畜,不得無禮!」用手一指,那劍遂插在左邊地上。純陽子看見那口雄劍不回來,急忙又丟起個雌劍,徑奔長干寺中。黃龍又用手一指,那雌劍又插在右邊地上。時尚書屋
純陽子看見兩口寶劍不來,卻自慌了,駕雲就走。黃龍將手一指,把個純陽子一個筋斗,就相似那鷂子翻身翻將下來。純陽子只得轉身望黃龍便拜,說道:「小仙們是鐘離雲房徒弟,適間不揣,飛二劍戲侮,望慈悲見恕。」黃龍道:「我也肯慈悲你,你卻不肯慈悲別人。」
純陽子道:「今後曉得慈悲了。」黃龍道:「你身上穿的甚麼?」純陽子道:「是件納頭。」黃龍道:「可知是件納頭!你既穿了納頭,行如閨女,坐像病夫,眼不觀淫色,耳不聽淫聲,才叫做個納頭,焉得這等貪愛色慾?」純陽子道:「這個是我道心未定,從今以後改過前非,萬望老師還我兩口寶劍罷。」黃龍道:「我聞得火龍真人以雌雄二劍付汝,一斷色慾,二斷貪嗔,三斷煩惱,且囑咐你除妖則可,殺人則不可。時尚書屋
我乃釋氏正脈,汝且欲揮劍斬我,若還你劍來,你豈不傷害別人?」純陽子道:「某今知靠,再不敢傷人了。」黃龍道:「這兩口劍,留一口雄的在我山門上與我護法,雌的還你罷。」
純陽子領了黃龍之言,走向前去,拔出雌劍,拿在手中。黃龍道:「劍便還你,還不是這等佩法。」純陽子道:「又怎麼個佩法?」黃龍道:「你當日行兇,劍插于腰股之間,分為左右,今日這口劍卻要你佩在背脊之上。要斬他人,拔出鞘來,先從你項下經過,斬妖誅邪,聽你所用,如要傷人,先傷你自己。」
純陽子道:「謹如命。」故此叫做個洞賓背劍。時尚書屋
純陽子得了這口劍,又說道:「弟子沒有丹田之寶,不能飛昇,望老師再指教一番。」黃龍道:「我教你:到龍江關叫船,一百二十里水路,徑到儀真縣;儀真縣七十里水路,徑到揚州府;揚州府叫船,一百二十里水路,徑到高郵州。到了高郵,不要去了,你就在那個地方尋個處所,養陽九年,功成行滿,方可以游蓬萊,朝玉京也。」
言未畢,只見白氏母領了女兒白牡丹,來至寺中拜謝這個法師。彼時,白牡丹奪了仙人的至寶,就如那燋土轉潤,枯槁回春,一點紅潤潤的櫻桃唇,一團白盈盈的梨花面,越加俊俏,越加精神。純陽子見了,十分大怒,說道:「我未曾采你的陰精,你先奪去我陽寶。好了你,虧了我!」黃龍勸解說道:「你兩人交股而睡,貼胸而寢,可把那是非盡付東流水,莫將恩愛反為仇。」
白氏母遂領着其女,辭別黃龍回歸,不在話下。時尚書屋
純陽子既得了一口雌劍,又得了陽去所,亦自拜謝黃龍而去。一路買船去到高郵地方,左顧右盼,尋得一個去所。則見:水光湛湛,山頂峨峨。山峨峨猶如卓筆列筍,水湛湛絶似繞帶拖羅。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