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水滸全傳 第 8 頁


話中不說王進去投軍役。只說史進回到莊上,每日只是打熬氣力,亦且壯年,又沒老小,半夜三更起來演習武藝,白日裡只在莊後射弓走馬。不到半載之間,史進父親太公染患病症,數日不起。史進使人遠
作者:待考 / 頁數:(8 / 467)

話中不說王進去投軍役。只說史進回到莊上,每日只是打熬氣力,亦且壯年,又沒老小,半夜三更起來演習武藝,白日裡只在莊後射弓走馬。不到半載之間,史進父親太公染患病症,數日不起。史進使人遠近請醫士看治,不能痊可。時尚書屋

嗚呼哀哉,太公歿了。史進一面備棺槨盛殮,請僧修設好事,追齋理七,薦拔太公。又請道士建立齋醮,超度生天。整做了十數壇好事功果道場,選了吉日良時,出喪安葬。時尚書屋
滿村中三四百史家莊戶,都來送喪掛孝,埋殯在村西山上祖墳內了。史進家自此無人管業,史進又不肯務農,只要尋人使家生,較量槍棒。時尚書屋
自史太公死後,又早過了三四個月日。時當六月中旬,炎天正熱。那一日,史進無可消遣,捉個交床,坐在打麥場邊柳陰樹下乘涼。對面松林透過風來,史進喝采道:「好涼風!」正乘涼哩,只見一個人,探頭探腦在那裡張望。時尚書屋
史進喝道:「作怪!誰在那裡張俺莊上?」史進跳起身來,轉過樹背後,打一看時,認得是獵戶摽兔李吉。史進喝道:「李吉!張我莊內做甚麼?莫不來相腳頭?」李吉向前聲喏道:「大郎,小人要尋莊上矮丘乙郎吃碗酒,因見大郎在此乘涼,不敢過來衝撞。」史進道:「我且問你,往常時,你只是擔些野味來我莊上賣,我又不曾虧了你,如何一向不將來賣與我?敢是欺負我沒錢?」李吉答道:「小人怎敢!一向沒有野味,以此不敢來。」史進道:「胡說!偌大一個少華山,恁地廣闊,不信沒有個獐兒兔兒。」
李吉道:「大郎原來不知。如今近日上面添了一夥強人,紮下個山寨,在上面聚集着五七百個小嘍囉,有百十匹好馬。為頭那個大王喚做神機軍師朱武,第2個喚做跳澗虎陳達,第3個喚做白花蛇楊春。這三個為頭,打家劫舍。時尚書屋
華陰縣裡不敢捉他,出三千貫賞錢召人拿他。誰敢上去惹他?因此上小人們不敢上山打捕野味,那討來賣!」史進道:「我也聽得說有強人,不想那廝們如此大弄,必然要惱人。李吉,你今後有野味時,尋些來。」李吉唱個喏,自去了。時尚書屋
史進歸到廳前,尋思:這廝們大弄,必要來薅惱村坊。既然如此,便叫莊客揀兩頭肥水牛來殺了,莊內自有造下的好酒,先燒了一陌順溜紙,便叫莊客去請這當

村裡三四百史家莊戶,都到家中草堂上,序齒坐下。教莊客一面把盞勸酒,史進對眾人說道:「我聽得少華山上有三個強人,聚集着五七百小嘍囉,打家劫舍。這廝們既然大弄,必然早晚要來俺村中囉唣。我今特請你眾人來商議,倘若那廝們來時,各家準備。時尚書屋
我莊上打起梆子,你眾人可各執槍棒前來救應。你各家有事,亦是如此。遞相救護,共保村坊。如若強人自來,都是我來理會。」
眾人道:「我等村農,只靠大郎做主。梆子響時,誰敢不來。」當晚眾人謝酒,各自分付,回家準備器械。自此史進修整門戶牆垣,安排莊院,拴束衣甲,整頓刀馬,提防賊寇,不在話下。時尚書屋
且說少華山寨中,三個頭領坐定商議。為頭的神機軍師朱武,雖無本事,廣有謀略。朱武當與陳達、楊春說道:「如今我聽知華陰縣裡出三千貫賞錢,召人捉我們。誠恐來時,要與他廝殺。時尚書屋
只是山寨錢糧欠少,如何不去劫擄些來,以供山寨之用?聚積些糧食在寨裡,防備官軍來時,好和他打熬。」跳澗虎陳達道:「說得是。如今便去華陰縣裡先問他借糧,看他如何。」白花蛇楊春道:「不要華陰縣去,只去蒲城縣,萬無一失。」
陳達道:「蒲城縣人戶稀少,錢糧不多。不如只打華陰縣,那裡人民豐富,錢糧廣有。」楊春道:「哥哥不知,若去打華陰縣時,須從史家村過。那個九紋龍史進是個大蟲,不可去撩撥他。時尚書屋
他如何肯放我們過去?」陳達道:「兄弟好懦弱!一個村坊過去不得,怎地敢抵敵官軍?」楊春道:「哥哥不可小覷了他,那人端的了得。」朱武道:「我也曾聞他十分英雄,說這人真有本事。兄弟休去罷。」陳達叫將起來,說道:「你兩個閉了鳥嘴!長別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時尚書屋
也只是一個人,須不三頭六臂,我不信。」喝叫小嘍囉:「快備我的馬來!如今便去先打史家莊,後取華陰縣。」朱武、楊春再三諫勸,陳達那裡肯聽。隨即披掛上馬,點了一百四五十小嘍囉,鳴鑼擂鼓,下山望史家村去了。時尚書屋
且說史進正在莊內整制刀馬,只見莊客報知此事。史進聽得,就莊上敲起梆子來。那莊前莊後,莊東莊西,三四百史家莊戶,聽得梆子響,都拖槍拽棒,聚起三四百人,一齊都到史家莊上。看了史進頭戴一字巾,身披朱紅甲,上穿青錦襖,下着抹綠靴,腰繫皮搭膊,前後鐵掩心,一張弓,一壺箭,手裡拿一把三尖兩刃四竅八環刀。時尚書屋
莊客牽過那匹火炭赤馬,史進上了馬,綽了刀,前面擺着三四十壯健的莊客,後面列着八九十村蠢的鄉夫,各史家莊戶,都跟在後頭,一齊吶喊,直到村北路口擺開。卻早望見來軍,但見:
紅旗閃閃,赤幟翩翩。小嘍囉亂搠叉槍,莽撞漢齊擔刀斧。頭巾歪整,渾如三月桃花;衲襖緊拴,卻似九秋落葉。個個圓睜橫死眼,人人輒起夜叉心。時尚書屋
那少華山陳達,引了人馬,飛奔到山坡下,便將小嘍囉擺開。史進看時,見陳達頭戴干紅凹面巾,身披裹金生鐵甲,上穿一領紅衲襖,腳穿一對弔墩靴,腰繫七尺攢綫搭膊,坐騎一匹高頭白馬,手中橫着丈八點鋼矛。小嘍囉兩勢下吶喊,二員將就馬上相見。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