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金瓶梅 第 10 頁


正說笑間,只見玳安兒轉來了,因對西門慶說道:「他二爹不在家,俺對他二娘說來。二娘聽了,好不歡喜,說道:『既是你西門爹攜帶你二爹做兄弟,那有個不來的。等來家我與他說,至期以定攛掇他來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400)

正說笑間,只見玳安兒轉來了,因對西門慶說道:「他二爹不在家,俺對他二娘說來。二娘聽了,好不歡喜,說道:『既是你西門爹攜帶你二爹做兄弟,那有個不來的。等來家我與他說,至期以定攛掇他來,多拜上爹。』又與了小的兩件茶食來了。」

西門慶對應、謝二人道:「自這花二哥,倒好個伶俐標緻娘子兒。」說畢,又拿一盞茶吃了,二人一齊起身道:「哥,別了罷,咱好去通知眾兄弟,糾他分資來。哥這裡先去與吳道官說聲。」西門慶道:「我知道了,我也不留你罷。」
於是一齊送出大門來。應伯爵走了幾步,迴轉來道:「那日可要叫唱的?」西門慶道:「這也罷了,弟兄們說說笑笑,到有趣些。」說畢,伯爵舉手,和希大一路去了。時尚書屋
話休饒舌,撚指過了四五日,卻是十月初一日。西門慶早起,剛在月娘房裡坐的,只見一個才留頭的小廝兒,手裡拿着個描金退光拜匣,走將進來,向西門慶磕了一個頭兒,立起來站在旁邊說道:「俺是花家,俺爹多拜上西門爹。那日西門爹這邊叫大官兒請俺爹去,俺爹有事出門了,不曾當面領教的。聞得爹這邊是初三日上會,俺爹特使小的先送這些分資來,說爹這邊胡亂先用着,等明日爹這裡用過多少派開,該俺爹多少,再補過來便了。」
西門慶拿起封袋一看,簽上寫着「分資一兩」,便道:「多了,不消補的。到後日叫爹莫往那去,起早就要同眾爹上廟去。」那小廝兒應道:「小的知道。」剛待轉身,被吳月娘喚住,叫大丫頭玉簫在食籮裡揀了兩件蒸酥果餡兒與他。時尚書屋
因說道:「這是與你當茶的。你到家拜上你家娘,你說西門大娘說,遲幾日還要請娘過去坐半日兒哩。」那小廝接了,又磕了一個頭兒,應着去了。時尚書屋
西門慶才打發花家小廝出門,只見應伯爵家應寶夾着個拜匣,玳安兒引他進來見了,磕了頭,說道:「俺爹糾了眾爹們分資,叫小的送來,爹請收了。」西門慶取出來看,共總八封,也不拆看,都交與月娘,道:「你收了,到明日上廟,好湊着買東西。」說畢,打發應寶去了。立起身到那邊看卓二姐。時尚書屋
剛走到坐下,只見玉簫走來,說道:「娘請爹說話哩。」西門慶道:「怎的起先不說來?」隨即又到上房,看見月娘攤着些紙包在面前,指着笑道:「你看這些分子,止有應二的是一錢二分八成銀子,其餘也有三分的,也有五分的,都是些紅的黃的,倒象金子一般。咱家也曾沒見這銀子來,收他的也污個名,不如掠還他罷。」西門慶道:「你也耐煩,丟着罷,咱多的也包補,在乎這些!」說著一直往前去了。時尚書屋

到了次日初二日,西門慶稱出四兩銀子,叫家人來興兒買了一口豬、一口羊、五六罈金華酒和香燭紙札、鷄鴨案酒之物,又封了五錢銀子,旋叫了大家人來保和玳安兒、來興三個:「送到玉皇廟去,對你吳師父說:『俺爹明日結拜兄弟,要勞師父做紙疏辭,晚夕就在師父這裡散福。煩師父與俺爹預備預備,俺爹明早便來。』」只見玳安兒去了一會,來回說:「已送去了,吳師父說知道了。」
須臾,過了初二,次日初三早,西門慶起來梳洗畢,叫玳安兒:「你去請花二爹,到咱這裡吃早飯,一同好上廟去。一發到應二叔家,叫他催催眾人。」玳安應諾去,剛請花子虛到來,只見應伯爵和一班兄弟也來了,卻正是前頭所說的這幾個人。為頭的便是應伯爵,謝希大、孫天化、祝念實、吳典恩、雲理守、常峙節、白賚光,連西門慶、花子虛共成十個。時尚書屋
進門來一齊籮圈作了一個揖。伯爵道:「咱時候好去了。」西門慶道:「也等吃了早飯着。」便叫:「拿茶來。」
一面叫:「看菜兒。」須臾,吃畢早飯,西門慶換了一身衣服,打選衣帽光鮮,一齊徑往玉皇廟來。時尚書屋
不到數里之遙,早望見那座廟門,造得甚是雄峻。但見:
殿宇嵯峨,宮牆高聳。正面前起着一座牆門八字,一帶都粉赭色紅泥;進裏邊列着三條甬道川紋,四方都砌水痕白石。正殿上金碧輝煌,兩廊下檐阿峻峭。三清聖祖莊嚴寶相列中央,太上老君背倚青牛居後殿。時尚書屋
進入第2重殿後,轉過一重側門,卻是吳道官的道院。進的門來,兩下都是些瑤草琪花,蒼松翠竹。西門慶抬頭一看,只見兩邊門楹上貼著一副對聯道:
洞府無窮歲月,壺天別有乾坤。時尚書屋
上面三間敞廳,卻是吳道官朝夕做作功課的所在。當日鋪設甚是齊整,上面掛的是昊天金闕玉皇上帝,兩邊列着的紫府星官,側首掛着便是馬、趙、溫、關四大元帥。當下吳道官卻又在經堂外躬身迎接。西門慶一起人進入裏邊,獻茶已罷,眾人都起身,四圍觀看。時尚書屋
白賚光攜着常峙節手兒,從左邊看將過來,一到馬元帥面前,見這元帥威風凜凜,相貌堂堂,面上畫着三隻眼睛,便叫常峙節道:「哥,這卻是怎的說?如今世界,開只眼閉只眼兒便好,還經得多出只眼睛看人破綻哩!」應伯爵聽見,走過來道:「獃兄弟,他多隻眼兒看你倒不好麼?」眾人笑了。常峙節便指着下首溫元帥道:「二哥,這個通身藍的,卻也古怪,敢怕是盧杞的祖宗。」伯爵笑着猛叫道:「吳先生你過來,我與你說個笑話兒。」那吳道官真個走過來聽他。時尚書屋
伯爵道:「一個道家死去,見了閻王,閻王問道:『你是什麼人?』道者說:『是道士。』閻王叫判官查他,果係道士,且無罪孽。這等放他還魂。只見道士轉來,路上遇著一個染房中的博士,原認得的,那博士問道:『師父,怎生得轉來?』道者說:『我是道士,所以放我轉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