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金瓶梅 第 11 頁


』那博士記了,見閻王時也說是道士。那閻王叫查他身上,只見伸出兩隻手來是藍的,問其何故。那博士打着宣科的聲音道:『曾與溫元帥搔胞。』」說的眾人大笑。一面又轉過右首來,見下首供着個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400)

』那博士記了,見閻王時也說是道士。那閻王叫查他身上,只見伸出兩隻手來是藍的,問其何故。那博士打着宣科的聲音道:『曾與溫元帥搔胞。』」說的眾人大笑。時尚書屋

一面又轉過右首來,見下首供着個紅臉的卻是關帝。上首又是一個黑面的是趙元壇元帥,身邊畫着一個大老虎。白賚光指着道:「哥,你看這老虎,難道是吃素的,隨着人不妨事麼?」伯爵笑道:「你不知,這老虎是他一個親隨的伴當兒哩。」謝希大聽得走過來,伸出舌頭道:「這等一個伴當隨着,我一刻也成不的。時尚書屋
我不怕他要吃我麼?」伯爵笑着向西門慶道:「這等虧他怎地過來!」西門慶道:「卻怎的說?」伯爵道:「子純一個要吃他的伴當隨不的,似我們這等七八個要吃你的隨你,卻不嚇死了你罷了。」說著,一齊正大笑時,吳道官走過來,說道:「官人們講這老虎,只俺這清河縣,這兩日好不受這老虎的虧!往來的人也不知吃了多少,就是獵戶,也害死了十來人。」西門慶問道:「是怎的來?」吳道官道:「官人們還不知道。不然我也不曉的,只因日前一個小徒,到滄州橫海郡柴大官人那裡去化些錢糧,整整住了五七日,才得過來。時尚書屋
俺這清河縣近着滄州路上,有一條景陽岡,岡上新近出了一個弔睛白額老虎,時常出來吃人。客商過往,好生難走,必須要成群結夥而過。如今縣裡現出着五十兩賞錢,要拿他,白拿不得。可憐這些獵戶,不知吃了多少限棒哩!」白賚光跳起來道:「咱今日結拜了,明日就去拿他,也得些銀子使。」
西門慶道:「你性命不值錢麼?」白賚光笑道:「有了銀子,要性命怎的!」眾人齊笑起來。應伯爵道:「我再說個笑話你們聽:一個人被虎銜了,他兒子要救他,拿刀去殺那虎。這人在虎口裡叫道:『兒子,你省可而的砍,怕砍壞了虎皮。』」說著眾人哈哈大笑。時尚書屋
只見吳道官打點牲禮停當,來說道:「官人們燒紙罷。」一面取出疏紙來,說:「疏已寫了,只是那位居長?那位居次?排列了,好等小道書寫尊諱。」眾人一齊道:「這自然是西門大官人居長。」西門慶道:「這還是敘齒,應二哥大如我,是應二哥居長。」
伯爵伸着舌頭道:「爺,可不折殺小人罷了!如今年時,只好敘些財勢,那裡好敘齒!若敘齒,這還有大如我的哩。且是我做大哥,有兩件不妥:第1不如大官人有威有德,眾兄弟都服你;第2我原叫做應二哥,如今居長,卻又要叫應大哥,倘或有兩個人來,一個叫『應二哥』,一個叫『應大哥』,我還是應『應二哥』,應『應大哥』呢?」西門慶笑道:「你這搊斷腸子的,單有這些閒說的!」謝希大道:「哥,休推了。」西門慶再三謙讓,被花子虛、應伯爵等一干人逼勒不過,只得做了大哥。第2便是應伯爵,第3謝希大,第4讓花子虛有錢做了四哥。時尚書屋

其餘挨次排列。吳道官寫完疏紙,於是點起香燭,眾人依次排列。吳道官伸開疏紙朗聲讀道:
維大宋國山東東平府清河縣信士西門慶、應伯爵、謝希大、花子虛、孫天化、祝念實、雲理守、吳典恩、常峙節、白賚光等,是日沐手焚香請旨。伏為桃園義重,眾心仰慕而敢效其風;管鮑情深,各姓追維而欲同其志。況四海皆可兄弟,豈異姓不如骨肉?是以涓今政和年月日,營備豬羊牲禮,鸞馭金資,瑞叩齋壇,虔誠請禱,拜投昊天金闕玉皇上帝,五方值日功曹,本縣城隍社令,過往一切神祇,仗此真香,普同鑒察。伏念慶等生雖異日,死冀同時,期盟言之永固;安樂與共,顛沛相扶,思締結以常新。時尚書屋
必富貴常念貧窮,乃始終有所依倚。情共日往以月來,誼若天高而地厚。伏願自盟以後,相好無尤,更祈人人增有永之年,戶戶慶無疆之福。凡在時中,全叨覆庇,謹疏。時尚書屋

政和

日文疏

吳道官讀畢,眾人拜神已罷,依次又在神前交拜了八拜。然後送神,焚化錢紙,收下福禮去。不一時,吳道官又早叫人把豬羊卸開,鷄魚果品之類整理停當,俱是大碗大盤擺下兩桌,西門慶居于首席,其餘依次而坐,吳道官側席相陪。須臾,酒過數巡,眾人猜枚行令,耍笑哄堂,不必細說。時尚書屋
正是[
才見扶桑日出,又看曦馭銜山。醉後倩人扶去,樹梢新月彎彎。時尚書屋
飲酒熱閙間,只見玳安兒來附西門慶耳邊說道:「娘叫小的接爹來了,說三娘今日發昏哩,請爹早些家去。」西門慶隨即立起來說道:「不是我搖席破座,委的我第3個小妾十分病重,咱先去休。」只見花子虛道:「咱與哥同路,咱兩個一搭兒去罷。」伯爵道:「你兩個財主的都去了,丟下俺們怎的!花二哥你再坐回去。」
西門慶道:「他家無人,俺兩個一搭裡去的是,省和他嫂子疑心。」玳安兒道:「小的來時,二娘也叫天福兒備馬來了。」只見一個小廝走近前,向子虛道:「馬在這裡,娘請爹家去哩。」於是二人一齊起身,向吳道官致謝打攪,與伯爵等舉手道:「你們自在耍耍,我們去也。」
說著出門上馬去了。單留下這幾個嚼倒泰山不謝土的,在廟流連痛飲不題。時尚書屋
卻表西門慶到家,與花子虛別了進來,問吳月娘:「卓二姐怎的發昏來?」月娘道:「我說一個病人在家,恐怕你搭了這起人又纏到那裡去了,故此叫玳安兒恁地說。只是一日日覺得重來,你也要在家看他的是。」西門慶聽了,往那邊去看,連日在家守着不題。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