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金瓶梅 第 12 頁


卻說光陰過隙,又早是十月初十外了。一日,西門慶正使小廝請太醫診視卓二姐病症,剛走到廳上,只見應伯爵笑嘻嘻走將進來。西門慶與他作了揖,讓他坐了。伯爵道:「哥,嫂子病體如何?」西門慶道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400)

卻說光陰過隙,又早是十月初十外了。一日,西門慶正使小廝請太醫診視卓二姐病症,剛走到廳上,只見應伯爵笑嘻嘻走將進來。西門慶與他作了揖,讓他坐了。伯爵道:「哥,嫂子病體如何?」西門慶道:「多分有些不起解,不知怎的好。」

因問:「你們前日多咱時分才散?」伯爵道:「承吳道官再三苦留,散時也有二更多天氣。咱醉的要不的,倒是哥早早來家的便益些。」西門慶因問道:「你吃了飯不曾?」伯爵不好說不曾吃,因說道:「哥,你試猜。」西門慶道:「你敢是吃了?」伯爵掩口道:「這等猜不着。」
西門慶笑道:「怪狗才,不吃便說不曾吃,有這等張致的!」一面叫小廝:「看飯來,咱與二叔吃。」伯爵笑道:「不然咱也吃了來了,咱聽得一件稀罕的事兒,來與哥說,要同哥去瞧瞧。」西門慶道:「甚麼稀罕的?」伯爵道:「就是前日吳道官所說的景陽岡上那只大蟲,昨日被一個人一頓拳頭打死了。」西門慶道:「你又來胡說了,咱不信。」
伯爵道:「哥,說也不信,你聽著,等我細說。」於是手舞足蹈說道:「這個人有名有姓,姓武名松,排行第2。」先前怎的避難在柴大官人莊上,後來怎的害起病來,病好了又怎的要去尋他哥哥,過這景陽岡來,怎的遇了這虎,怎的怎的被他一頓拳腳打死了。一五一十說來,就象是親見的一般,又象這只猛虎是他打的一般。時尚書屋
說畢,西門慶搖着頭兒道:「既恁的,咱與你吃了飯同去看來。」伯爵道:「哥,不吃罷,怕誤過了。咱們倒不如大街上酒樓上去坐罷。」只見來興兒來放桌兒,西門慶道:「對你娘說,叫別要看飯了,拿衣服來我穿。」
須臾,換了衣服,與伯爵手拉著手兒同步出來。路上撞着謝希大,笑道:「哥們,敢是來看打虎的麼?」西門慶道:「正是。」謝希大道:「大街上好挨擠不開哩。」於是一同到臨街一個大酒樓上坐下。時尚書屋
不一時,只聽得鑼鳴鼓響,眾人都一齊瞧看。只見一對對纓槍的獵戶,擺將過來,後面便是那打死的老虎,好象錦布袋一般,四個人還抬不動。末後一匹大白馬上,坐著一個壯士,就是那打虎的這個人。西門慶看了,咬着指頭道:「你說這等一個人,若沒有千百斤水牛般氣力,怎能夠動他一動兒。」
這裡三個兒飲酒評品,按下不題。時尚書屋
單表迎來的這個壯士怎生模樣?但見:

雄軀凜凜,七尺以上身材;闊面棱棱,二十四五年紀。雙目直豎,遠望處猶如兩點明星;兩手握來,近覷時好似一雙鐵碓。腳尖飛起,深山虎豹失精魂;拳手落時,窮谷熊羆皆喪魄。頭戴着一頂萬字頭巾,上簪兩朵銀花;身穿著一領血腥衲襖,披着一方紅錦。時尚書屋
這人不是別人,就是應伯爵說所陽谷縣的武二郎。只為要來尋他哥子,不意中打死了這個猛虎,被知縣迎請將來。眾人看著他迎入縣裡。卻說這時正值知縣升堂,武松下馬進去,扛着大蟲在廳前。時尚書屋
知縣看了武松這般模樣,心中自忖道:「不恁地,怎打得這個猛虎!」便喚武松上廳。參見畢,將打虎首尾訴說一遍。兩邊官吏都嚇獃了。知縣在廳上賜了三杯酒,將庫中眾土戶出納的賞錢五十兩,賜與武松。時尚書屋
武松稟道:「小人托賴相公福蔭,偶然僥倖打死了這個大蟲,非小人之能,如何敢受這些賞賜!眾獵戶因這畜生,受了相公許多責罰,何不就把賞給散與眾人,也顯得相公恩典。」知縣道:「既是如此,任從壯士處分。」武松就把這五十兩賞錢,在廳上散與眾獵戶傅去了。知縣見他仁德忠厚,又是一條好漢,有心要抬舉他,便道:「你雖是陽谷縣人氏,與我這清河縣只在咫尺。時尚書屋
我今日就參你在我縣裡做個巡捕的都頭,專在河東水西擒拿賊盜,你意下如何?」武松跪謝道:「若蒙恩相抬舉,小人終身受賜。」知縣隨即喚押司立了文案,當日便參武松做了巡捕都頭。眾里長大戶都來與武松作賀慶喜,連連吃了數日酒。正要回陽谷縣去抓尋哥哥,不料又在清河縣做了都頭,卻也歡喜。時尚書屋
那時傳得東平一府兩縣,皆知武松之名。正是:
壯士英雄藝略芳,挺身直上景陽岡。醉來打死山中虎,自此聲名播四方。時尚書屋
卻說武松一日在街上閒行,只聽背後一個人叫道:「兄弟,知縣相公抬舉你做了巡捕都頭,怎不看顧我!」武松回頭見了這人,不覺的──
欣從額角眉邊出,喜逐歡容笑口開。時尚書屋
這人不是別人,卻是武松日常間要去尋他的嫡親哥哥武大。卻說武大自從兄弟分別之後,因時遭饑饉,搬移在清河縣紫石街賃房居住。人見他為人懦弱,模樣猥蕤,起了他個渾名叫做三寸丁谷樹皮,俗語言其身上粗糙,頭臉窄狹故也。只因他這般軟弱樸實,多欺侮也。時尚書屋
這也不在話下。且說武大無甚生意,終日挑擔子出去街上賣炊餅度日,不幸把渾家故了,丟下個女孩兒,年方十二歲,名喚迎兒,爺兒兩個過活。那消半年光景,又消折了資本,移在大街坊張大戶家臨街房居住。張宅家下人見他本分,常看顧他,照顧他依舊賣些炊餅。時尚書屋
閒時在鋪中坐地,武大無不奉承。因此張宅家下人個個都歡喜,在大戶面前一力與他說方便。因此大戶連房錢也不問武大要。時尚書屋
卻說這張大戶有萬貫家財,百間房屋,年約六旬之上,身邊寸男尺女皆無。媽媽余氏,主家嚴厲,房中並無清秀使女。只因大戶時常拍胸嘆氣道:「我許大年紀,又無兒女,雖有幾貫家財,終何大用。」媽媽道:「既然如此說,我叫媒人替你買兩個使女,早晚習學彈唱,服侍你便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