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金瓶梅 第 6 頁


「武松下馬進去」以後,文字大體與詞話本同,刪減了「看顧」、「叉兒難」等詞語。改寫後,西門慶先出場,然後是潘金蓮嫌夫賣風月,把原來武松為主、潘金蓮為賓,改成了西門慶、潘金蓮為主、武松
作者:待考 / 頁數:(6 / 400)

「武松下馬進去」以後,文字大體與詞話本同,刪減了「看顧」、「叉兒難」等詞語。改寫後,西門慶先出場,然後是潘金蓮嫌夫賣風月,把原來武松為主、潘金蓮為賓,改成了西門慶、潘金蓮為主、武松為賓。改寫者對有自己的看法,他反對欣欣子的觀點,因此把詞話本中與欣欣子序思想一致的四季詞、四貪詞、引子,統統刪去了。時尚書屋

欣欣子序闡述了三個重要觀點:第1、《傳》作者是「寄意于時俗,蓋有謂也。」第2、《傳》是發憤之作,作者「爰罄平日所藴者,著斯傳」。第3、《傳》雖「語涉俚俗,氣含脂粉」,但不是淫書。欣欣子衝破儒家詩教傳統,提出不要壓抑哀樂之情的進步觀點。時尚書屋
他說:「富與貴,人之所慕也,鮮有不至于淫者;哀與怨,人之所惡也,鮮有不至于傷者。」這種觀點與李贄反對「矯強」、主張「自然發於性情」的反禮教思想是一致的。崇禎本改寫者反對這種觀點,想用「財色」論、「懲戒」說再造,因此他不收欣欣子序。而東吳弄珠客序因觀點與改寫者合拍,遂被刊為崇禎本卷首。時尚書屋
二、改寫第5十三、五十四回。崇禎本第5十三、五十四兩回,與詞話本大異小同。詞話本第5十三回「吳月娘承歡求子息,李瓶兒酬願保官哥」,把月娘求子息和瓶兒保官哥兩事聯繫起來,圍繞西門慶「子嗣」這一中心展開情節,中間穿插潘金蓮與陳經濟行淫、應伯爵為李三、黃四借銀。崇禎本第5十三回「潘金蓮驚散幽歡,吳月娘拜求子息」,把潘金蓮與陳敬濟行淫描寫加濃,並標為回目,把李瓶兒酬願保官哥的情節作了大幅度刪減。時尚書屋
改寫者可能認為西門慶不信鬼神,所以把灼龜、劉婆子收驚、錢痰火拜佛、西門慶謝土地、陳經濟送紙馬等文字都刪去了。崇禎本第5十四回把詞話本劉太監莊上河邊郊園會諸友,改為內相陸地花園會諸友,把瓶兒胃虛血少之病,改為下淋不止之病。瓶兒死於血山崩,改寫者可能認為血少之症與結局不相符而改。上述兩回,儘管文字差異較大,內容亦有增有減,但基本情節並沒有改變,仍可以看出崇禎本是據萬曆詞話本改寫而成,並非另有一種底本。時尚書屋
值得注意的是,詞話本第5十三、五十四兩回與前後文脈絡貫通,風格也較一致,而崇禎本這兩回卻描寫粗疏,與前後文風格亦不太一致。例如讓應伯爵當西門慶面說:「只大爹他是有名的潘驢鄧小閒不少一件」,讓陳敬濟偷情時扯斷潘金蓮褲帶,都顯然不符合人物性格,手法拙劣。時尚書屋
三、崇禎諸本均避崇禎皇帝朱由檢諱,詞話本不避。如詞話本第10七回「則虜患何由而至哉!」、「皆由京之不職也」,崇禎本改「由」為「繇」;第9十五回「巡檢司」、「吳巡檢」,崇禎本改「檢」為「簡」。此一現象亦說明崇禎本刊刻在後,並系據詞話本而改。時尚書屋

四、崇禎本在版刻上保留了詞話本的殘存因素。北大本第9卷題作「新刻繡像批點詞話卷之七」,這是崇禎本據詞話本改寫的直接證明。此外,詞話本誤刻之字,崇禎本亦往往相沿而誤。如詞話本第5十七回:「我前日因往西京」,「西京」為「東京」之誤刻,崇禎本相沿;詞話本第3十九回:「老爹有甚釣語分付」,「釣」為「鈞」之誤刻,北大本、內閣本亦相沿。時尚書屋
上述殘存因素,可以看作是崇禎本與其母體《新刻詞話》之間的臍帶。時尚書屋
五、其他相異之處:崇禎本刪去詞話本第8十四回吳月娘為宋江所救一段文字;崇禎本改動詞話本中部分情節;崇禎本刪去詞話本中大量詞曲;崇禎本刪減或改動了詞話本中的方言語詞;崇禎本改換了詞話本的迴首詩詞;崇禎本比詞話本回目對仗工整;等等。時尚書屋
大量版本資料說明,崇禎本是以萬曆詞話本為底本進行改寫的,詞話本刊印在前,崇禎本刊印在後。崇禎本與詞話本是母子關係,而不是兄弟關係。時尚書屋
崇禎本刊印前,也經過一段傳抄時間。謝肇淛就提到二十捲抄本問題。他在《跋》中說:「書凡數百萬言,為卷二十,始末不過數年事耳。」這篇跋,一般認為寫於萬曆四十四年至四十六年一六一六──一六一八時尚書屋
這時謝肇淛看到的是不全的抄本,于袁宏道得其十三,于丘諸城得其十五。看到不全抄本,又云「為卷二十」,說明謝已見到回次目錄。二十捲本目錄是分卷次排列的。這種抄本是崇禎本的前身。時尚書屋
設計刊刻十捲詞話本與籌劃改寫二十捲本,大約是同步進行的。可能在刊印詞話本之時即進行改寫,在詞話本刊印之後,以刊印的詞話本為底本完成改寫本定稿工作,于崇禎初年刊印《新刻繡像批評》。繡像評改本的改寫比我們原來想象的時間要早些。但是,崇禎本稿本也不會早過十捲本的定型本。時尚書屋
蒲安迪教授認為,崇禎本的成書時間應「提前到小說最早流傳的朦朧歲月中,也許甚至追溯到小說的寫作年代」《論崇禎本的評註》,顯然是不妥當的。從崇禎本的種種特徵來看,它不可能與其母本詞話本同時,更不可能早于母本而出生。時尚書屋
三、崇禎本評語在小說批評史上的重要地位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