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三春夢 第 3 頁


翁喜坐于階下,有意細聽,丫環出來叫曰:「你這乞丐,好沒道理,我既有米飯施你,你為何不去?」翁喜曰:「姐姐,非是乞丐不去,我等來到此間,腹中有些微痛,容暫息片時即起身。」那丫環亦不睬
作者:待考 / 頁數:(3 / 106)

翁喜坐于階下,有意細聽,丫環出來叫曰:「你這乞丐,好沒道理,我既有米飯施你,你為何不去?」翁喜曰:「姐姐,非是乞丐不去,我等來到此間,腹中有些微痛,容暫息片時即起身。」那丫環亦不睬他,進入裡面去了。翁喜聽著花廳那個老丈曰:「仁兄,你想去歲洪水滔天,浸害田苗,今春又亢旱,大小麥無收,禾稻播插不下,米粟高貴。窮戶人口餓死者,屍積如山;幸得皇天庇佑,我家餘存者約有一千餘石。時尚書屋

不知仁兄有幾多粟?」那老丈曰:「不瞞老兄說,你弟家中足足存有三千外石。」兩個老丈說說笑笑,一問一答。翁喜聽完,牢記在心,即便起身出了大門。心中時思這裡現有許多米粟,不知他姓名,難回覆上台。時尚書屋
忽見前面有一年少者來,翁喜陪個小心,嘻笑問道:「賢官,這座貴宅上,長者姓甚名誰?乞望指示。」
那少年曰:「你這乞丐,倒是多端,欲問人家姓名做什麼?」
翁喜曰:「非是乞丐大膽動問宅上姓名,早間乞到裡面,多蒙厚施,借問姓名,唸唸於心,以盡窮人之意。」那少年曰:「你這乞丐,甚是知人情者,你豈不曉這座第宅是我揭中第1個上戶,姓吳名世毫,職列員外郎?」翁喜曰:「荷蒙指示,實感於懷。」那少年言後往前去了。時尚書屋
翁喜得知姓名,在鄉中尋見戴德,說知緣故。戴德大喜,二人回寓收拾,明早回歸潮州。進入內堂,稟知劉鎮。劉鎮聞說大喜,重賞二人酒肉銀餞。時尚書屋
二人退出帥府,回至軍房,是夕暢飲,飲得酩酊大醉。明早劉鎮召二人入府內,囑咐曰:「你等領帖往曲溪鄉請吳世毫到潮城帥府相見。」翁喜等領帖至曲溪鄉,將名帖送入吳宅。吳世毫見劉鎮有請帖,接待來人往西軒暫坐,即喚兩個兒子到花廳商議。時尚書屋
長子吳平忠,次子吳平孝,兄弟二人見父親有喚,同至堂上禮畢。世毫曰:「我子今日潮鎮大人有名帖來請,我家並無官府往來交接,今日忽然來請,未知何意?」平忠曰:「啟父親,官府相請,必非好意,定是欲借銀兩,父親你可發付來人回去便了。」平孝曰:「哥哥,非是這等說。我思劉鎮比別位官府不同,他自到任,矜恤人民,目下米粟高貴,貧戶之家,終致餓死,聞劉鎮命各縣發粟賑饑,今有名帖相請,父親理當進見,方是正理。」
世毫曰:「我兒言之有理,可辦酒席款待來人。」平忠兄弟陪宴畢,於是收拾行李,帶家人下船往潮城而來。時尚書屋

翁喜先回告知劉大人。大人喜之不勝,速命千總林五常迎接至帥府內。兩人相見序禮茶畢,劉鎮曰:「長者車到,有失迎迓,休得見怪。」吳世毫曰:「不敢不敢,小民蒙大人呼召,未知大人有何諭命?」劉鎮聞言曰:「啟長者,本帥奉命來守潮州,意望與人民共樂。時尚書屋
誰料去歲秋間大雨,洪水滔天,浸害田苗,今春尤旱,大小麥無收,早田又播插不落,米價高貴,窮民餓死者不可勝數。本帥瞞過廣東督撫三司,上疏達部,奏知天子,先將各縣倉庫兩空,米價未平;外郡米船無到,貧戶光景如前,終致餓斃,前功盡費。本鎮聞知長者有餘糧三千多石,祈懇借谷一千五百石,救濟人民,候冬下收成,本鎮自當如數送還,分粒不敢拖欠,俯望準諾。」世毫聽了一驚,答曰:「啟大人,鄉民家中並無存積,不過老少免用缺乏而已,望大人莫聽旁人之言。」
劉鎮見不允,心生一計,把將筵席款待。時尚書屋
言曰:「久聞潮州勝景有名,今日同長者登高玩賞,請長者展錦繡之心,詠詩玩景何如?」世毫不知其意,便恭謙曰:「鄉民愚拙不曉題詠。」劉鎮曰:「有所聞,不必太謙,情長者即景詠寫一首,本帥亦詠和一首。」說過次日,命千把中與他盤桓交談,使他多住鎮署;次日劉鎮又與世毫邀游金山,飲酒做詩,世毫也勉強應承云:「大人有命,安敢違逆。」遂寫一首截句呈上,其詩云:
金山酌酒惠泉深,玩刻川前鳥自吟;
酒作生涯忘歲月,棋為樂事疲春陰。時尚書屋
劉鎮看完贊曰:「長者高才佳句,與杜工部爭光,可敬可敬。」世毫曰:「豈敢,大人莫要取笑,請大人詠一首指教。」
大人亦應手題云[
一杯一刻一場親,勘破金山愁轉新;
淮陰皆從此中出,漂母高義有幾人。時尚書屋
吳世毫看罷曰:「大人題玩景佳句,何作愁饑之詩?」劉鎮曰:「長者呵!宦豪,只知飲宴之樂,誰悲饑民之苦?」世毫聽著此言,亦知其意,默然無語,仍就席飲酒,至日落西山回歸帥府。時尚書屋
只說劉鎮得見了世毫詩句筆跡,密台稿房徐光入內,令他修書一封,假世毫筆意,囑他兩兒子平忠、平孝裝押干谷一千五百石,到潮州帥府贖父回歸,徐光領命。時尚書屋
這徐稿公名光字奇亮,又號賽蕭讓,專慣筆墨,假天下賢人筆跡,難認真偽;即日修成,送上劉帥一看,文字與世毫一般,即暗囑翁喜賫書到曲溪吳世毫家中,誘平忠、平孝兄弟裝載一千五百石谷,至帥府贖父回家。翁喜戴德領命,實時起身來到吳家,將書送進。時尚書屋
平忠兄弟接見書,拆開觀看,問平孝曰:「父親老年顛倒無端,將家中米穀獻借劉鎮。」平孝曰:「明系父親的筆跡,勿言一千五百石,就是二千石,亦當聽從押去。難道我父親值不過一千五百石穀子?況且家中羨餘之物我兄弟若押粟到城,便是逆子不成?又不是劉鎮敢來強取的!」平忠聽弟所言有理,吩咐辦酒席待來人,一邊準備船隻開倉量谷,如數下船,同來人押粟至府。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