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三春夢 第 9 頁


且說公府王姑尚束英,自從丈夫身歿之後,與于代子國璉有私,時結雲雨之歡,常叮嚀小叔:「凡事須聽于國璉之言。」沈瑞公年輕,承先兄臨終之言,聽嫂氏教示,深信于代子之言;況這于國璉拜認
作者:待考 / 頁數:(9 / 106)

且說公府王姑尚束英,自從丈夫身歿之後,與于代子國璉有私,時結雲雨之歡,常叮嚀小叔:「凡事須聽于國璉之言。」

沈瑞公年輕,承先兄臨終之言,聽嫂氏教示,深信于代子之言;況這于國璉拜認左都統鄧光明為干父,使于國璉橫衝直撞,誰人敢當?縱旗軍虐害人民,搶奪良家女子,強禁少年子弟,種種妄為,不可屈指。這話休題。時尚書屋
且說正話。且說城外鄉民農夫之家少,每日有人來城收買糞溺,或走上戶門前經過,或在貧家門首街前街後喚買,不知不覺誤入旗巷。韃女旗婦,一見少年生得俊秀,肥胖者誘入裡面,將房門緊閉,求他取樂。少年雖一時倉皇,不知地位,到此時亦不得不從,夜日留禁在內,逍遙快樂,時長日久,縱銅皮鐵骨,性命亦難保全。時尚書屋
那少年漸漸形容瘦損,兵盡矢窮,不能騎射。旗女諒他不能與我交歡,留他何用!若欲放他回家,恐泄漏醜事,何不將他謀死?豈不乾淨!準備酒肉與那少年飲食,將他灌醉謀死,抽出利刃,把屍骸割碎,藏在瓮內,候更深移放城南馬路。旗婦人如此行為,不止十百,不及一月之久,城南瓮子共約有八十多個。不在話下。時尚書屋
且說城外鄉中人民有子弟入城買糞溺者,不見回家,俱到城內尋訪,亦有父尋子,亦有母尋兒,亦有兄尋弟,亦有妻尋夫。每日紛紛閙閙,四下跟尋,並無蹤跡。後來有些風聲,被旗巷韃女旗婦所謀害,不保性命,屍骸剁碎藏於瓮內,穩在城南馬路上。眾鄉人見有此消息,奔至此處一觀,果然有許多瓮子,將蓋揭開,內中俱是屍首,吃了一驚,哭哭啼啼回家,各皆具呈往本鄉控告。時尚書屋
顧縣主一見狀詞,知是公府旗婦謀害子弟人民一案。知縣想了一回,我等官卑職小,安敢同公府作對?提起筆來批倒不准。眾人見縣主不准,就往府署具控。知府吳科祥收了狀詞,觀聞詞內,系控旗婆謀害子弟等八十餘命,事關重大,叫本府怎麼判斷施行?不若胡塗批他不准。時尚書屋
眾百姓沒奈何,俱皆到汪道台呈控,一概收閲,俱批落府縣查明詳報。眾人見道台之批,亦是枉然,而今潮州都沒有官府了,內中有一人說曰:「你等真正不達時務,各衙官員氣脈卑小,安敢與公府作對?這關係重大人命,非同小可,依愚之見,若欲伸此冤,除非劉鎮不可,況劉大人愛民如子,自然與俺等伸冤。」眾人聽見此言有理,莫不稱善,於是眾人備呈伺候,待劉鎮十五早往城內各神廟焚香禮拜回歸帥府時,眾人一同攔遞叫冤,皆呈上狀詞。劉大人命隨駕官,一概收起,令眾百姓赴帥府候問。時尚書屋

劉大人一入府內,立時升堂弔問,對眾百姓曰:「你等既是人命案情,可往本縣本府處控告。」眾百姓對曰:「啟大人,我等是呈告公府旗婦的,府縣俱批不准。」劉鎮聽著眾百姓言語,默默一想,便向眾人說道:「今你等先且回家,本鎮自當究出韃婦填命。」眾人叩謝回家。時尚書屋
不在話下。時尚書屋
只說劉鎮吩咐眾人去後,心中忖思這等事,須至城南觀看明白,然後可到公府稟明千歲,究其旗婦填命。明早劉帥便衣小帽帶一名跟班,悄悄靜靜往城南馬路上觀看,果然有許多瓮子,令跟役揭開了蓋,一看裡面俱是屍骸,明系旗女謀殺無疑,領了隨從上轎,直到公府,將手本呈進。時尚書屋
續順公即升坐內堂,命他進見。劉鎮見千歲禮畢坐下,茶罷,續順公曰:「今日不是朔望會的,來見本公,有何所事?」
劉鎮曰:「啟千歲,本鎮十五早往神廟拈香回衙,有眾鄉民扶轎叫冤,呈訴旗巷韃婦謀害于弟八十餘人。今早本鎮親到城南一觀,果有此事,請千歲定奪施行。」公爺聽著劉鎮之言,駭然失色曰:「旗婦如此妄法,謀害良家子弟,罪該究辦,俟本公親到該處勘驗明白,定究旗婦填命。」吩咐伺候。時尚書屋
于代子國璉聽著此事,慌忙奔到旗巷說知此事:「時刻千歲同劉鎮欲到此處勘驗,深究你等填命,國法難容。你等緊緊可往該處,將瓮子藏過,沒有證據。待千歲駁問,我等自有言語對答,若遲些是你自誤。」眾韃女快快俱走至該處,將瓮子擲入書院池中,藏密無人知覺。時尚書屋
當時公爺劉鎮俱至城南馬路上觀看屍瓮,並無一個。劉鎮吃了一驚,公爺問劉鎮曰:「你言馬路上有屍瓮八十餘個,而今屍瓮在何處?」劉鎮曰:「啟千歲,這是旗婦聽知千歲車駕至城南觀勘,先把屍瓮藏密,還有瓮腳跡為證據。」公爺聽訴,未有開言,于代子國璉日,「啟千歲,這些瓮跡,系我等旗巷軍房窄狹,將醃菜之瓮安放馬路上,而今醃菜用完,瓮子收起。這是潮鎮不知端的,誤害旗婦,請千歲明鏡推情。」
公爺年輕全不知事,聽見嫂氏之言,深信于代子之說。沈公爺向劉鎮曰:「于國璉說得有理,你等不緝虛實,胡為亂稟,而今本公亦不窮你誣稟之罪,但凡日後諸事要有證據,方許到公府稟知。」
言畢隨即轉駕回衙,劉鎮被公爺一嚇,唯唯而退。不在話下。時尚書屋
話說潮州通判嚴三春,系浙江省杭州府山陰縣人,進士出身,升授潮州通判。這日在署夜寢,內室睡臥,至更深時候,不覺披衣坐起,開門步出庭前,只見夜涼風靜,月白天清,如同白晝,正觀看間,忽然空中吹落一朵紅雲。嚴通判滿心喜悅,即步踏雲端。誰知那紅雲飛來歇住,嚴通判恰步到雲頭。時尚書屋
那雲端有座高門,嚴通判見有高門,即進入裡面觀看。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