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狐狸緣全傳 第 10 頁


為的是,續香煙,傳後代。我若死,他葬埋,不拋露我的屍骸。為甚麼,頃刻之間逢了惡災?莫非是皇天怪?又何妨,我遭害。害了他,何苦來。老天爺錯報循環該也不該?」這蒼頭,哭了個哀,無指
作者:清.醉月山人 / 頁數:(10 / 42)

為的是,續香煙,傳後代。我若死,他葬埋,不拋露我的屍骸。為甚麼,頃刻之間逢了惡災?莫非是皇天怪?又何妨,我遭害。害了他,何苦來。時尚書屋

老天爺錯報循環該也不該?」這蒼頭,哭了個哀,無指望,犯疑猜:「想妖物,由何來?這麼怪哉!平空裡,起禍胎。思公子,無故病,最可異,事兒歪。看來是,妖精一定能變化,日久藏伏在書齋。」
蒼頭哭了多會,無人勸解,未免自己納悶。細思此地怎能跑出妖精來呢?正在無可如何,猛然間想起:「公子之病生的奇怪。自從掃墓遇見甚麼胡小姐之後,便終日不出書房。我想,青石山下並未聞有姓胡的,亦未見有千姣百媚、通文識字的女子,彼時就覺可疑。時尚書屋
適纔吃延壽兒的明明是個九尾狐狸。狐能變化,公子一定被他迷住。如今將延壽兒吃了,老漢無了收成結果,這卻還是小事。倘若妖精再傷了我家公子,斷了周氏香煙,豈不是九泉之下難見我那上代的恩主嗎?」老蒼頭想到這裡,迷迷糊糊的,也不顧那延壽兒一堆殘骨與那茶盤茶盞,一直竟奔了書院,來探公子病勢。時尚書屋
及走到書齋門首,尚聽不見裏邊動靜。站在台階之上,知道公子未曾睡醒,輕輕的咳嗽兩聲,指望驚動起來。那知公子黑夜盤桓,晨眠正在酣際。老蒼頭心內着急,又走在窗下大聲言道:「窗頭紅日已上三竿,請公子梳洗了,好用飯。」
周公子一翻身,聽了聽是蒼頭說話,便沒好氣坐起來,使性將被一掀嚷道:「有甚麼要緊的事,也須等我穿妥衣裳!就是多睡一刻,也可候着,你便來耳根下亂嚷,故意的以老賣老。本來我不願叫你們進這書院,你偏找來惹氣。不知你們是何心意?」
從來虛病之人,肝火盛,又兼慾令智昏,這周公子一見蒼頭攪了他美寢,並不問長問短,便發出這一派怒話,辜負了蒼頭之心。蒼頭因延壽兒被妖狐所害,復恐傷了公子性命,故將疼子之心撂開,特到書房,訴說這宗怪事,勸公子保重自愛。不意將他喚醒,反被嗔叱了幾句,真是有冤無處訴去。時尚書屋
不知蒼頭說些甚麼,且聽下回分解。
第5回

 李蒼頭忠心勸幼主 周公子計瞞老家人

詞曰:

自古懷忠義仆,人人皆願謀求。盛衰興敗只低頭,到老節操依舊
拋卻親兒被害,狐纏幼主生愁。冤心受叱總天尤,仍是真誠伺候
話說老蒼頭聽了公子一派怒語,心中又是悲慟,又是難受,欲要分辯幾句,又怕衝撞了,反倒添病。無計奈何,只得低聲說道:「公子不必生惱,說是老奴故意來此攪亂。因老奴有要事稟報,所以將公子驚醒。公子若未睡足,老奴暫且退去可也。」
此時,公子雖一心不悅,然似這等老家人,夙日並無不是之處,若太作威福,自己也過意不去。只得披好衣服,坐在床頭,說道:「你進來罷,有甚麼急事?說說我聽。」老蒼頭忙答應一聲,走將進來。但見公子坐在床上,斜跨着引枕,形容大改,面色焦黃。時尚書屋
看這光景,已是危殆不堪的樣子。老蒼頭不覺一陣心酸,失聲自嘆:「想不到,我未來書院並無多日,為何形體就這樣各別?」
精神少,氣帶厥;兩腮瘦,天庭癟,滿臉上皺文兒疊。黑且暗,光彩缺;似憂愁,無歡悅,比較起從前差了好些。眉稍兒,往下斜;眼珠兒,神光滅;鼻樑兒,青筋凸;嘴唇兒,白似雪。他的那機靈似失,剩了痴獃。時尚書屋
倚床坐,身歪列;聽聲音,軟怯怯;衣上鈕,還未扣結。看起那兩支胳膊,細似麻秸。床上被,未曾疊;汗巾兒,褥下掖;香串兒,一旁撇;綉帳外,橫拋着一雙福字履的鞋。未說話,喘相接,真可痛,這樣邪,大約是眼冒金花行步趔趄。時尚書屋
謝蒼天,既然絶了我李門後,千萬的別再傷了我這糊塗少爺。時尚書屋
老蒼頭看罷公子,早把痛念延壽兒之心撂在脖子後頭,滿面含悲說道:「我的主人哪,老奴因公子近來性情好生氣,暫且躲避幾時。想不到病至如此危險。請公子把得病原由可對老奴說明,好速覓名醫,先退邪氣,再慢慢用心調治。千萬莫貪意外奇逢,戀良宵歡會。時尚書屋
總以身體為重,方不失公子自幼聰明,生平高潔之志。今若仍為所迷,豈不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了嗎?」
這周公子尚不知延壽兒叫妖狐所害,聽得蒼頭之話,句句掇心,有意點他與人私會。他便故將雙眉一皺,帶怒說道:「你真愈發活顛倒了。人食五穀雜糧,誰保不病?這清平世界,咱們這等門第,那裡來的邪氣?說的一派言詞,我一概不懂。我這病也並沒甚大關係的,只用清清靜靜撫養兩日,自然而然就好了。時尚書屋
你何苦動這一片邪說,大驚小怪的!」公子指這幾句話將蒼頭混過去,那知老蒼頭聽罷言道:「公子不必遮瞞老奴,實對公子說罷,今早我烹了一壺茶,欲遣延壽兒來送,呼叫了兩聲不見蹤影。老奴知他必在後邊來偷果子,老奴便走到果園找他。剛走至土坡之處,忽見一汪血水,一堆白骨。又一抬頭,見極大一個九尾狐,抱著支人腿在那裡啃吃,把老奴唬了一跤,昏迷過去。時尚書屋
及至醒來,這狐便不見了。我想延壽兒定然被他吃了。咱這宅裡素昔本無妖精,怎麼他就特意來此吃人呢?老奴想狐能變幻,倘若他再化成人形來惑公子,豈不是病更沉重嗎?老奴所以前來稟明,公子好自保身體。豈知公子沉痾如此,叫老奴悲痛交加,心如針刺。時尚書屋
公子既說書院並無妖怪,老奴何敢在公子之前欺心撒謊。只求公子守身如玉,從此潛養身心,老奴也就不便分辨此事了。」周公子說:我都知道了,你不必再言,用飯去罷。"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