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狐狸緣全傳 第 11 頁


蒼頭見公子攆他,知道其心仍然不悟。便自己想道:「我家公子到底年輕,以忠直之言,反為逆耳。恐勸不成,倒與他添煩。莫若順情說好話,暫把見妖一事先混過去,以後再作道理,免得此刻病中惱怒我
作者:清.醉月山人 / 頁數:(11 / 42)

蒼頭見公子攆他,知道其心仍然不悟。便自己想道:「我家公子到底年輕,以忠直之言,反為逆耳。恐勸不成,倒與他添煩。莫若順情說好話,暫把見妖一事先混過去,以後再作道理,免得此刻病中惱怒我。」

想罷,復帶笑說道:「老奴適纔真是活糊塗了,見的不實便來說咱宅裡有妖怪。復又一想,俗語說的好:見怪不怪,其怪自敗。還是公子聖明,見解高。況且咱這官宦人家,縱有妖魔也不敢入宅攪閙。時尚書屋
公子不必厭惡老奴了。常言說:」雪中埋物,終須敗露。大約延壽兒外邊貪玩去了,終久有個回來。老奴一時不見他,心裡便覺有些迷糊,兩眼昏花,彷彿見神見怪似的。時尚書屋
此時公子該用早飯了。老奴派人送來,再去尋他可也。"
這是老蒼頭一時權變,故責自己出言不慎,把雙關的話暗點公子。豈知公子聽了冷笑,說道:「你如今想過來了?不認準咱宅中有妖怪了?想你在我周家,原是一兩輩的老管事,我是你從小兒看著長這麼大。你說,甚麼事瞞過你呢?如今我有點微恙,必須靜心略養幾日,並不是做主兒的有甚麼作私之處不令你知道。你何苦造一派流言,什麼妖狐變化迷人咧,又什麼鮮血白骨咧,說的如此凶惡,叫我擔驚受怕,心裡不安。時尚書屋
縱然有些形跡,你應該暫且不提才是。你未見的確,心中先倒胡想。別瞧我病歪歪的,自然有個正經主意。況延壽兒平日本愛亂跑?不定在何處淘氣去呢。時尚書屋
假若真是被妖所害,果園必定有他的衣裳在那裡。不知你見了甚麼生靈骨頭,有狗再從你身邊過,大眵目糊糊着二目,疑是延壽兒叫妖怪吃了。大早晨的,你便說這許多不祥之話。按我說,你派長工將他找回來就完了。」
看官,你道周公子為何前倨後恭?他因信了老蒼頭假說自己見妖不實的話,便趁勢將書房私約隱起,說些正大光明,素不信邪之言,好使人不疑。這正是他痴情着迷,私心護短,以為強詞奪理,就可遮掩過去了。這老蒼頭早窺破其意,故用好言順過一時,然後再想方法。兩人各有心意。時尚書屋
閒言少敘,且說蒼頭聽公子言罷,說:「老奴到前邊看看去。公子安心養病要緊。」出離書齋,自悲自嘆的去了。時尚書屋
公子一見老蒼頭已去,以為一肚子鬼胎瞞過,也不顧延壽兒找着找不着,仍復臥倒。自己也覺氣短神虧,飲食減少。心內:「雖知從清明以來與胡小姐纏繞,以至如此,然此乃背人機密之事,胡小姐曾吩咐,不准泄漏。更兼羞口難開,到底不如隱瞞為是。時尚書屋

倘若露出形跡來,老蒼頭必定嚴鎖門戶,日夜巡查,豈不斷了胡小姐的道路往來?大有不便。莫若等他再來時,找他個錯縫兒,嗔唬他一頓,不給他體面,使他永不再進書院才好。然他大約似參透了幾分。適纔想他說的奇逢歡會,又什麼雪埋物終要露這些話,豈是說延壽兒呢?定然他想著胡小姐是妖精,因我說宅內並無妖精,他所以用雙關的話點我。時尚書屋
雖說這是他忠心美意,未免過于羅唣。我想胡小姐斷不能是妖怪。無奈我們二人私會也非正事,他勸我幾句也算應該。況自幼曾受先人教訓,宜知書達禮,以孝為先。時尚書屋
如今雙親辭世,雖無人管,也宜樹大自直,獨立成家。回憶寒食掃墓,自己實在錯誤。我常向人講男女授受不親,須學魯男子坐懷不亂,方不枉讀書,志在聖賢。那時與胡小姐相遇,若能抽身退步,豈不是正理?反去搭訕,與他交談。時尚書屋
幸這小姐大方,不嗔不惱,更且多情。倘若當日血口噴人,豈非自惹羞恥,招人笑話?現在屈指算來,已有半載來往,我又未探聽過,到底不知這小姐是甚等人家。此時雖無人知曉,似這麼暮隱而入,朝隱而出,何日是個結局?事已至此,有心將話對蒼頭說明了,但這話怎好出口?況我自己也辨不准他的真跡。若說他是妖精,那有妖能通文識字、撫琴吟詩這等風雅之理?據我瞧,一定是宦門的小姐,門第如今冷落了。時尚書屋
恐日後失身非偶,知我是書香後裔,方忍羞與我相會。這也是有心胸志氣的女子。」
常言說道:旁觀者清,當局者迷。這周公子原自聰慧,聽了蒼頭之話,卻也覺背禮。自愧情虛,思想了一回,原悟過一半來。無奈見聞不廣,以為妖精絶不能明通文墨,又兼淫慾私情最難拋絶,故此他認準玉狐是個千金小姐,反說:「果園即有妖魔,斷不是胡小姐變化的。時尚書屋
胡小姐明明絶世佳人,我與他正是郎才女貌,好容易方得絲蘿相結,此時豈可負了初心,有背盟誓?果然若能白頭相守,亦不枉人生一世。」想罷,依然在銷金帳內妥實的睡去了。時尚書屋
不知周公子從此病勢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6回
 眾佃戶拙計捕妖狐 老蒼頭收埋壽兒骨

詩曰:

從來採補是旁門,邪正之間莫錯分。
利己損人能得道,誰還苦煉戒貪淫?時尚書屋
且說老蒼頭自從離了書齋,卻復站在窗外發悶多時。聽了聽,公子仍又沉睡。自己悲悲慘慘,慢步出了書院之門,來至前邊司事房內。有打掃房屋的僕人見老蒼頭滿面愁容,便問道:「你老人家從公子書房下來,有甚麼事嗎?」蒼頭說:「你且不必問話,速到外邊將咱那些長工、佃戶盡皆叫來,我有話吩咐。」
這僕人答應一聲,說:「你老人家在此坐著等罷,現在他們有打稻的,有在場裡揚簸糧食的,還有在地裡收割高粱穀子的。若要去叫,須得許大工夫。莫若將咱那面銅鑼篩響,他們一聞鑼聲,便都來了。」蒼頭說:「這倒很好。」
於是,那僕人將鑼篩的「鏜」、「鏜」聲響。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