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狐狸緣全傳 第 14 頁


那時將他請來,準保妖精可除,公子之病也可痊癒。」蒼頭聽罷,說道:「這主意卻很好。咱們先到前邊司事房歇息歇息,吃了晚飯再來書院巡察。」於是大眾出了果園,蒼頭說:「方纔延壽兒之事,
作者:清.醉月山人 / 頁數:(14 / 42)

那時將他請來,準保妖精可除,公子之病也可痊癒。」蒼頭聽罷,說道:「這主意卻很好。咱們先到前邊司事房歇息歇息,吃了晚飯再來書院巡察。」

於是大眾出了果園,蒼頭說:「方纔延壽兒之事,多蒙眾位扶持鼎力。本該治酒酬勞,但因公子之病,不能得暇。俟過日定行補情致謝。」眾佃戶道:「老管家何必如此說。時尚書屋
這些事俱是我等應該效力的,何謝之有?」蒼頭道:「公子傷了真元,恐其命在旦夕。今晚咱將書院圍裹,倘若拿住妖怪,那就不用說了。若是拿不住,你們說的迎喜觀最善捉妖治病的是怎麼個稱呼?說給我,等明日好找去。」眾人道:「這方都稱他為王半仙。時尚書屋
你老若是找他時,他那觀外擺着攤子,到那裡一探聽就可知道了。但這些事你老也須稟明公子,然後竭誠辦去方好。」蒼頭道:「眾位說的也是。你們先去用飯,候着我去通稟,回來再作道理。」
說罷,一直來到書齋,掀簾而入。見公子昏昏沉沉,在床上仍是合衣而睡。老蒼頭猛然一看更覺不堪,真是面如金紙。不禁點頭暗嘆,一陣心酸,早落下淚來,暗叫:「老天那,老天!我上輩主人世代積善,輪到我這幼主,怎麼叫他逢這樣異災,病至無可救處。」
老蒼頭正自默想,忽然見公子似夢裡南柯一般,兩眼朦朧着,扎掙起身形,東倒西歪的走了幾步,用手拉著蒼頭,含笑說道:「小姐這等用心,叫小生」,「叫小生」三字將已出口,老蒼頭便道:「公子,是老奴進來了。那裡有小姐敢入書房之理?」周公子這才將眼一睜,方知錯誤,自悔失言。欲要遮飾,又改不過口來,不覺滿臉羞怒,遂拿出那阿公子的氣派,發出那嬌生慣養的性情,一回身,就賭氣坐在椅上,瞪着兩眼大聲說道:「我告訴過你沒有?我在這裡濃睡,你也可不必進來。你偏趕到此時進來擾亂。時尚書屋
你還眼淚汪汪,不知你是怎麼個心意,難道說你哭,這病便哭好了麼!你不想,我此刻身體不比平日,往往胡言亂語,夢魂不定,再加你常來驚嚇,我這病可也就快了。從此你倒少要進我書房,我還安靜些。」這周公子夢寐之間,錯把蒼頭當作小姐拉扯,醒悟過來自覺羞愧,故此先給蒼頭一個雷頭風,拿話將蒼頭壓回去,使他不能開口,就可將這錯兒掩過去,免的蒼頭拿話戳他的心病。時尚書屋

誰知那蒼頭為主之心棒打不回,見公子這等發怒,並不理論,仍是和顏悅色的說道:「老奴前來,有話回稟公子。適纔因眾長工、佃戶至果園去找妖怪,妖怪卻無蹤影。那柳樹上卻掛着延壽兒的衣服,可見這孩子實是被妖精吃了。這也是老奴命該如此。時尚書屋
眾人已將他埋在果木園了,老奴特來回稟。不意公子把老奴當小姐稱呼,想來公子之病,也是被妖迷惑。不然,公子萬不至此虛危。如今隱微既露,性命要緊。時尚書屋
公子倒不必羞口難開,快將這本末原由說明了,咱這裡好派人尋找妖精。再者,有個迎喜觀的老道,人稱他為王半仙,此人善能調理沉痾,最能驅除妖孽。將他請來調治也可。」
公子聽到這裡,甚是不悅,心裡想著:「若依他們的主意,不用說踏罡步鬥、唸咒畫符的攪亂個坐臥不安,就是明燈蠟燭,晝夜的胡閙,胡小姐也自然不能往來。即使不是妖精,也難至此相會。他兒子叫妖精吃了,說我這病也系妖精閙的,豈不是故意的拆散姻緣?莫若我仍然不吐實話,說些夙不信邪的言詞,將老厭物止住,免得胡小姐來不了,不放心。」想罷,便面帶不悅,手指着蒼頭說:「你在我周家一兩輩子的人,難道說你連規矩記不清?從來不准以邪招邪,信妖信鬼的。時尚書屋
延壽兒雖說被害,你準知是何畜類吃了?難道說這一定就是妖怪?如今你領着頭兒無事生非,你這是瞧著我不懂甚麼,故意不與我相一。這何曾是與我治病,竟是與我追命呢。你這麼大歲數,甚事沒經煉過?為何將那摟局賣當的老道弄來誆騙銀錢?我耳朵一軟,豈不叫你們閙個翻江攪海。我是不能依你的。」
這老蒼頭乃是一片實心為公子治病,有妖精也是眼見的實事,況且延壽被害眾人皆知,故老蒼頭好意來回稟,不料公子仍說出些乖謬之言,也不查問延壽被害原由,只說一些不信邪的話遮蓋。蒼頭明知他是護短,但是忠心為主。後又勉強說道:「公子既以正大存心,諒有妖邪也不敢侵犯。還是老奴昏聵,失于檢點。時尚書屋
公子不必着急,待老奴到前邊命廚下或是煎點好湯,或是煮點粥飯,公子好些須多用點飲食,這身子也就健壯的快了。」言罷,老蒼頭抽身向外而去。時尚書屋
剩下公子,自己暗想:「適纔機關泄漏,大概被他參透。但他勸我,給我治病,卻都是人意,惟有他說我是妖怪纏繞,叫人實在可惱。現在明明如花似玉的美人,偏要說他會變妖怪,在果園吃了延壽兒。據我說,似胡小姐這樣嬌柔,桃腮櫻口,別說一個活人叫他吞了,就是那岔眼的東西,他也未必能嚥得下去。時尚書屋
況且我們二人雖說私自期會,情深義重,猶如結髮夫妻。如此多日,絲毫未見似妖精樣式。縱然真是妖怪,他見我與他這等恩愛,絶不能瞞這等嚴密,不對我明言。他又並無害我的形跡,怎麼說他一定是妖精呢?今晚他來時,我且用話盤問,果然察出他是妖精來,再與他好離好散,免的耳常聽瑣碎之話。時尚書屋
他們不說見我有病疑心,反說我被妖精纏繞,真乃豈有此理!」自己想罷,仍仰臥在榻上,閉目養神。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