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狐狸緣全傳 第 18 頁


只見一股黑煙,如雷響一般打將下去。妖狐一見,不敢怠慢,連忙一晃身形,騰空而起,只聽「鐺」的一聲,牆磚落下半塊,並無沾着妖怪分毫。且說玉狐躲過了鳥槍,縱有法術防身,未免也是害怕。於是
作者:清.醉月山人 / 頁數:(18 / 42)

只見一股黑煙,如雷響一般打將下去。妖狐一見,不敢怠慢,連忙一晃身形,騰空而起,只聽「鐺」的一聲,牆磚落下半塊,並無沾着妖怪分毫。且說玉狐躲過了鳥槍,縱有法術防身,未免也是害怕。於是故意站在雲端,用大話詐嚇眾人道:「爾等凡夫,當真要傷仙姑聖駕,豈得能夠。時尚書屋

仙姑以慈悲為心,不肯計較你們。若是一怒,叫爾等俱個傾生。到那時才知你仙姑的手段,可就悔之晚矣。」
言罷,將他拿的一條手帕向空一擲,展眼間化現了一座白玉長橋,真是萬丈有餘,直通天際。眾人抬頭,看見妖精已搖搖擺擺,站在橋樑之上。這正是妖狐賣弄他的妖術,令人測摸好生疑。時尚書屋
擲手帕,弄玄虛,化座橋,真正細,高懸在,雲端裡,好彷彿,上天梯,縱有魯班手段,也難這等急。一磴磴,台階似,一步步,層次砌,兩邊排,欄干密。看來是直通銀漢,遮住虹霓。一根根,漢白玉,是誰鑿,玲瓏體?論雕工,是巧技,有鉸角,最精異,是神功,非人力。時尚書屋
怎麼凡人一見不納罕驚奇?時尚書屋
且說妖狐用幻術變了一玲瓏透剔的長橋,便慢慢升天而去。沒後化成一股白煙,隨風而散。時尚書屋
眾莊漢那知這個障眼法兒,怔科科的向空中看著。妖精去的無影無蹤,這方回頭對蒼頭說道:「你老人家太也不斟酌,如今得罪了神女,一定復生災害。我們看還怎麼辦理?」蒼頭見眾人一口同音,又不好與他們分辨惹氣,只得問道:「你們到底說他是神仙,是妖怪?你們是被他所惑。」眾莊漢不待蒼頭說定,便一齊道:「我們看是真正仙女,方纔誰沒瞧見,從天上現出一座白玉橋,將他接引上了天咧!即今橋也沒咧,仙女也走了。時尚書屋
咱們也沒了事咧。你老說是妖精,你老自己捉去罷咧。我們不敢逆天而行。咱大家散散罷,憑他老人家一個人閙罷。」
又一莊漢說道:「將這兵器給他老留下,咱們好走。才剛仙女說過,叫咱不必在這裡多事。他與公子了罷宿緣,那時自然仍回上界。若咱們說他是妖怪捉拿他,一惹惱了,恐于咱們大有不利。時尚書屋
莫若早些躲開,免的遇見了仙女,難保性命。」言罷,各將器具一扔,哄然散去。時尚書屋

老蒼頭一見,又氣又急,想要發作他們幾句,又恐法不責眾。無奈,將這些物件自己撿起,來至前邊司事房內。一面歇息,心裡思慮今日這事:「妖怪未曾傷着,不定還來。倘若妖精怪恨在心,拿着公子報仇,老漢豈非自增罪過?況這妖精看著頗有神通,不然眾人何至被他迷亂至此?若說他不是妖精,焉有神女吃人之理?不但這事可疑,現在公子病的極虛極弱,他不以神術相救,反夜夜來此歡聚,大約神女仙姑所作所為,絶不若是淫亂。」
蒼頭躊躕了多會,又不敢去與公子商議。自己想著,真是有冤無處訴。正在慨嘆,忽然想起一事,說「有了,前日他們說的王老道,不知手段果是何如。既然這等有名,大概有些法術。時尚書屋
莫若將他請來,看看是何妖物,翦除了這個禍根,搭救公子之命。」老蒼頭忠心耿耿,自己拿定了主意,也不令眾人知道,也不騎驢備馬,拿起枴杖,先到書齋窗外,聽了聽公子濃睡。也並不回稟一聲,獨自一人便一直往迎喜觀而去。時尚書屋
不知老蒼頭將王半仙可能請來不能,且聽下回分解。
第1十回 嵯岈洞眾狐定計 老蒼頭延師治妖
詞曰[
犬馬猶然戀主,況于列位生人?
為奴護救主人身,深識恩情名分。
主虐奴,非正道;奴欺主,是傷倫。
能為義仆即忠心,何憚筋勞力盡。時尚書屋
話說老蒼頭自己踽踽涼涼,一直奔了迎喜觀,去請王半仙。這話且按下不表。卻說玉狐自從躲過了鳥槍,用手帕化了座通天橋,他便悠悠蕩蕩的似從橋上而去。豈知這乃他的障眼法,叫凡人看著他是上天去了。時尚書屋
其實,他是躲避蒼頭這一鳥槍,暗中逃遁。你說這妖狐避槍,何不就駕雲而去?作什麼多這一番羅嗦?眾位有所不知,其中有個緣故,這妖精先曾說過,是神女降世,又說有些手段的大話嚇人。他若因一鳥槍駕雲走的無形無影,恐這些人必疑他被鳥槍所傷,說他不是神女。故此假作從容之態,用這幻術,好令人知他有本領,害怕,從此之後,便可由着他現形來往,再沒有人敢拿鳥槍打他了。時尚書屋
這乃是妖狐的巧計,欲叫人揣測不來的心意。彼時這玉狐由空中收了手帕,連忙回歸洞府。時尚書屋
那些群狐望見,一齊迎接。進入內洞,玉狐雖然坐定,尚是氣喘吁吁,香汗漬漬。眾狐吃驚問道:「洞主今日回來,為何面帶驚慌之色?去鬢蓬鬆,神氣不定?莫非大道將成,還有甚麼阻隔變異之處?」玉狐道:「你等猜的不錯。只因我吃了那頑兒延壽,微露了些形跡,周家那老奴才犯了猜疑,背着他們公子,聚集了許多笨漢,手持鋒刃,巡更防守,意欲將我捉住報仇。時尚書屋
昨晚我用金丹嚇住他們,方入了書房。進去一看,周公子實病的不堪,因此亦未與他同寢。這些莊漢俱布散在書齋之外,今早出門,指望用一片大話將這些人俱都唬住。誰知眾村夫卻倒未敢動手,竟被這個老奴才打了一鳥槍。時尚書屋
幸爾我眼快身輕,駕雲而起。不然險些兒就傷了我的身體。」
眾妖聽玉狐說罷,一齊野性發作,帶怒說道:「這老奴才真是可惡,竟敢傷仙姑聖駕!咱們斷不可與他干休善罷。」玉狐道:「眾姊妹,你們還不知道呢,慢說咱不肯幹休善罷,我想這老奴才還更不善罷干休呢。前幾日我就聞說迎喜觀有個王半仙,善能降妖治病。如今我想著行藏既被老奴才看破,他必去請那王半仙前來捉我。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