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狐狸緣全傳 第 19 頁


」眾狐道:「我們也聽說過這王半仙,他算的了什麼!他所仗的無非口巧舌辯,真本領半點皆無,不過哄騙愚人,誆取財物而已。即便他來,這又何足懼哉!」玉面狐道:「你們正知其一,不知其二。這個
作者:清.醉月山人 / 頁數:(19 / 42)

」眾狐道:「我們也聽說過這王半仙,他算的了什麼!他所仗的無非口巧舌辯,真本領半點皆無,不過哄騙愚人,誆取財物而已。即便他來,這又何足懼哉!」玉面狐道:「你們正知其一,不知其二。這個王半仙雖不可怕,只因他的師傅是大羅神仙,非同小可。此人姓呂字洞賓,道號純陽子。時尚書屋

現在仙家裡頭就是他閙手。時常遨遊人世,度化門徒,連他那大徒弟柳樹精的道術都不可限量。如今愚婦、頑童,皆知他的名號,莫不尊崇奉敬,最是不好惹的神仙。倘若咱們傷了他徒弟,他就許不依。時尚書屋
一動嗔痴,怕咱不是他的勁敵。故此,我神情不定。」眾狐聽了這一派話,更動了氣,道:「仙姑何必長他人鋭氣,滅自己威風。那呂洞賓雖說道術高廣,大概也系單絲不綫,孤樹不林。時尚書屋
咱們洞中現有我等許多的大眾,齊心努力,何愁他一個純陽子?就是十個純陽子亦是稀鬆之事。況且到那時再不能取勝,將洞主那些結拜姊妹請來幫助,總可以敵得住他。雖說他是什麼大羅神仙,要降伏我等料也費難。再者洞主隨身尚有無窮法術,豈不可自立旗槍,縱橫山洞?俗語說:'寧打金鐘一下,不擊鏟鈸三千。時尚書屋
'能夠將呂洞賓小道術破了,咱們教中誰還敢正眼相睹?」齋
眾狐你言我語,激發的玉狐上了騎虎之勢,不覺一陣火性,氣忿忿的說道:「我想,呂洞賓不來便罷,倘若多管閒事,破着我這千年道術,與他們作神仙的拚一拚,也免的他們日後小看咱們。」言罷,便吩咐一個小妖兒將文房四寶取到,寫了一個請帖,上邊是:
于明日,謹具潔樽,奉請鳳、雲二位賢妹駕臨敝洞,清酌款敘。幸勿見辭為望。並祈攜帶防身兵刃為妙。時尚書屋
下寫「愚姐玉面姑斂衽拜訂」。時尚書屋
寫畢,令小妖兒相持而去。玉狐復又言道:「王半仙大約一請便來。咱們如今既去與他相抗,你等須要聽我分撥,遵我號令。」眾狐道:「誰敢不聽洞主之命?」玉狐道:「今晚咱先齊進周宅,在書室之外,隱住身形,到那時聽著我呼哨一聲,你們再一齊現像。時尚書屋

一切衣裳、容貌,務要幻化與我相同,叫他們辨不清白,也好捉弄他們。再者,我俟王半仙來到。看他出口言詞如何,若是善言相勸,咱便退回,免的惹氣;他若要自逞其能,胡言亂作,咱就一齊下手,各攜一根荊條,輕輕把他先打一頓,給他個沒臉營生,叫他丟人。那時,再看他如何辦理。時尚書屋
咱們也再預備防範可也。」
玉狐吩咐已畢,眾妖狐一齊連忙整理衣物,安排齊備。堪堪天色將晚,玉狐遂率領眾妖,陸續的駕起妖雲,一直的奔到太平莊村內,進了周宅,俱都用隱身法遮住原形,藏在幽僻之處,專等畫符唸咒的王老道。時尚書屋
且說這個王老道,他本是天真爛熳的一個人,因自幼缺爺少娘,連籍貫、年歲,俱都湮沒難考。他在迎喜觀出家,原系流落至此。其先,本廟長老看他樸實,所以收留下他,叫他也認識幾個字。到後來,因廟內有呂祖仙像,香火最盛,每年至呂祖聖誕之期,進香之人蜂擁蟻聚。時尚書屋
有一年呂祖曾降臨塵世,欲要度化眾生,可惜這些肉眼凡胎,俱看著是個醃臟老道,也有憎惡的,也有不理論的,惟有王老道,他因自己不愛乾淨,見了別人不乾淨,他也不嫌,這也是他的緣法。呂祖在廟內游來游去,並無一個可度之人,正要出廟到別處去,可巧與王老道相遇。這王老道一抬頭,見也是個道裝打扮的,身上雖然襤褸,卻是有些仙風道骨。他便走到近前,說:「道兄請了!不知道兄在何寶剎修煉?道號怎麼稱呼?既來到敝觀,請到裏邊坐坐。時尚書屋
咱們既是同教,何不用些齋再去?」說罷,便扯着就走。此刻呂祖也不好推辭,便同他來在廟內。此時正是熱閙之際,眾人見老道扯進個極髒的老道來。眾人俱不願意。時尚書屋
這王老道並不管三七二十一,他便將呂祖讓到一張桌上,捧過些齋飯,他坐下陪着叫吃。呂祖見他蠢直誠樸,想道:「這個老道雖然鄙陋,倒還忠厚。無奈,似這等人,眾人必將他看不到眼裡。待我叫眾人從此之後俱欽敬欽敬他,也不枉他待我這點誠意。」
想罷,便故意對著王老道說:「你不必費心。齋我是不用,我有一件事與你商量,不知你肯不肯?」王老道說:「甚麼事?只管說罷。」呂祖道:「我看你到與我合式。我打算收你做個徒弟,不知你意下何如?」這也合該王老道有這點造化,他聽呂祖一說,乃隨便答道:「自是你要願意,我便認你做師傅,也不算甚麼。」
說罷,迷迷糊糊的跪下來,對呂祖就叩了個頭。站起來說道:「師傅,我可是拜咧!日後可要管酒喝,若無酒喝,作無這宗事罷。」呂祖也不回答他,站起身來說道:「徒兒,你愛喝酒,日後足夠你喝。我要去了。」
言罷,騰空而起。此時,這些眾人一齊暗怒呂祖妄自尊大,說王老道無知,怎麼年紀差不多,便與他做徒弟?況且知他是何處來的,這等狂野!眾人正在不悅,忽又猛一回頭,就不見那個老道了。眾人問道:「老王,你認的那個新師傅呢?」王老道說:「我也不知,一轉眼就無哩。」眾人說:「這事奇怪,莫非妖精來了?」正在疑惑,只見地下有個柬帖,拿起一看,上寫詩四句。時尚書屋
詩曰[
一劍凌空海色秋,玉皇賜宴紫虛樓。時尚書屋
今朝欲度紅塵客,爭奈愚人不點頭。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